淨沙

雨聲淒厲,來得急,去得也快。偷望窗外,雨倦倦而下,依舊召喚著剛才逝去的晴空,留連不走。向晚時分,人越易迷濛。

小晴片刻,心扉亦啟。盪開足步,下樓找出上次到海邊裝的一瓶一瓶沙子。那天,夏日午後,出神的天空,海風吹劃臉頰,洩漏我不知多少歲月的記憶。蹲了下去,跪在軟織的暖暖白沙,好暖,好潔淨,好舒服。

報紙一攤,瓶口一倒,流金般的細沙涓滴竄逸。時間,悄然揮手說再見。

永安漁港

今年我去了三次永安漁港,今天是第三次,那裡有著我在台灣看過,最美的如處子般的
沙灘地之一。

上午七點,開著得利卡去接朋友,直奔永安。天是蠻捧場的,好像解除了我倆每每伴行必有天雨地風交加之魔咒,善哉喜哉。

抵觀音後,於台十五線續往漁港而去。稍加油門,快意乘風,陽光狂恣地溢灑於夾道之林投與木麻黃。針莽交錯,心麻交亂。

處子,已被玷污。

新竹縣政府在永安海濱公園大興土木,築起暴力的消波堤防。灰粗粗的磚泥,狠狠地在濱線與防風林間,烙下永遠不友善的疤痕。

淪陷了,就這麼淪陷了,我好難過。眼淚,也在業已茫然之中,轉了不知幾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