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潭

關於去日月潭要怎麼賞景,我建議步行,但時機為清晨破曉,或是夜半時分為佳。老一輩的埔里人遊潭都是用走的。不妨,沿岸徐行。有岔路極多,可直下潭邊;隱幽於湖畔之階地,多為當地人垂釣據點。萬籟寂寂,汝心悄然,水沙連宛若靜睡女子,甚是動人。

2003.01.13

補遺:文武廟頂,本可跳攀而上。覽皓月之映映,親明湖之波波。但九二一後傾圮,不復得矣。

負向定義 – 例子(regarding meditation)

昨天晚上要去睡覺的時候,順手拿了本 “Prayer”, 裡面有摘錄到關於”負向定義(sorry, 自創詞)”的詩詞… >

It is not outer awareness
It is not inner awareness
Nor it is suspension of awareness
It is not knowing
It is not unknowing
Nor is it knowingness itself
It can neither be seen or understood
It cannot be given boundaries
It is ineffable and beyond thoughts
It is indefinable
It is known only through becoming it.

The Mandukya Upanishad

Meditation is known only thru becoming it,
此外,我感覺到『愛』也是同樣的。

Meditation – 負向定義?

我舉一個例子來撥露什麼是 “meditation(我自己智性上的認知)”,不知是不是很合適:

有時人家問我們一個問題時,我們會用到 “neither” + “nor”的這個句型。我們可以想一下自己被問到什麼樣問題時,我們會使用這一個句型?

比如說,光是波動還是粒子?或是,攝氏二十四度算是冷還是熱? Meditation 跟閉著眼睛冥想有關,跟能量的流動也可以有關,跟集體潛意識更是有關係。但它不是任何一種,也不是這些所有的集合。

對於一個陌生的觀念,我們是不是要創造一個新的語詞才能夠具像化這個觀念,才能為人所用,然後我們有共同的語詞,代表大致相同的意象,進而再根據這個意象做出互動?或是說,太倉之初,渾沌未名,語言就好比套索工具,套出一塊渾沌,邊際界線既出,名焉然賦予成之,然後大家就好辦事了。但如果渾沌是流動的,套索要怎麼套?

想要給 meditation 定義就好比用繩索套水。

那這麼多世代以來,很多人是怎麼樣給 meditation 定義的?其中一種方法,就是所謂的 “neither + nor”, 或是梵文的 “neti neti(not this not this).” 利用非二分(non-duality) 的方法,層層撥去我們所提出問題。撥可以是永無止境的,但撥到一個點之後,如果突然意識到這個『撥下去』其實是一種工具,是一個可以讓你撥去之前的層層迷霧以窺本初之形的工具,那,那道閃燃的意識,就是可以是窺見 meditation 的一扇窗或是一道光。

定義觀念有兩種,一種是正向的,也就是直接定義;另一種是負向的,利用撥去法。前者佔了人類觀念中99趴以上的地位,但有些觀念其實可以用後者來釐清。利用正向來定義的語言很適合作為描述科學現象的媒介;利用負向定義的語言在詩方面尤有前著難以表達之美。英法文偏正向(絕對定義),中梵文偏負向(相對定義)。觀念也是,有些觀念的定義清楚,適合採納於科學研究中;有些則是近乎流動的,在宗教文獻上可以找到很多這類的觀念。

Meditation 在廣義的現象界中是屬於正負相向的,但我們似乎都太習於正向的定義世界,以致於稍微偏負向,就不理不解。更何況是,牽涉到流動相度的現象:要抓住,只有先放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