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美國聯邦政府網站(系統)建置費用初探

  •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 Web-based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WBSCM) 2250萬美金
  • United States Geological Survey – Enterprise Web (EWeb) manages and supports USGS (over 700 websites) and DOI (www.recovery.gov) 250萬美金
  • Department of Interior – Automates internal processes of managing content and webpages for all NPS units by employing a content management system across the service for use by park website managers. 370萬美金
  •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 ED.gov is the Department’s primary Internet portal and website. 430萬美金
  •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 Grants.gov‘s mission is to provide a single website for the public to electronically find and apply for federal discretionary grants. 530萬美金
  • Department of Labor – Disability.gov (formerly DisabilityInfo.gov) is a “one stop” Web portal created to reduce barriers for individuals with disabilities by disseminating critical information while at the same time saving taxpayers’ dollars. 220萬美金

更詳細的資訊,都可以按圖索驥找到。不過別搞錯,我不是來擁護 www.president.gov.tw

註:本資料由 Hopendata.org 渴望開放資料計畫為您服務。

七百萬的總統府網站 一點都不貴

有些東西不能想當然爾,尤其是關於網站建置的部份。報載,中華民國總統府網站花費新台幣七百萬元進行改版和建置的動作,這則新聞,引發不少一陣撻伐。七百萬建置一個網站,這算很貴,還是很便宜?

讓我們用白話文來說明,由其是對網站怎麼無到有幾乎沒有經驗的大多數民眾。試想,你有兩間店面,一間店面每日到訪人數一百人,另外是一萬人,在實體的世界當中,你認為這兩家店面的店租成本,會是一樣的嗎?又,你在熱鬧的家門口轉角開了一間沒有加盟的便利商店,隔壁也開了一家 Family Mart。你想想看,兩家店的最大差異會是在哪?地段租金?裝潢成本?設計費用?人事?還是後面的經銷體系和金物流?

那麼我們再想,你有兩個網站,一個每日拜訪人次不到一百人,朝九晚五。另外一個超過十萬人,二十四小時營運,每日還有「內容」需要處理和上下架。現在你想花一筆錢,想要重新裝潢,那麼,這兩個網站的建置成本,會是一樣嗎?

簡而言之,單看「花費七百萬建置一個總統府的網站」如此之陳述,不能說貴,也不能說便宜。這句話是幾近無效的表述。在我知的網站建置案子當中,最高一年約為七億日幣。

都二十一世紀了,我還要寫一篇文章來說七百萬一點都不貴,網路業者之諸君,在台灣肯定混的頗差(笑)。你旁邊的那棟三十五年中古公寓,也是要七百萬。為甚麼總統府的網站就不值七百萬?

當然,已經完成的網站是不是值新台幣七百萬,這完全是另外一個問題了。但不要混為一談。

參考:

ECFA 與一點點的表態

表態,即使是留下一點願意表態的跡象,都是禁忌,尤其是對於台灣的政治現況,這幾乎是任何中產階級的台灣民眾,所最不願意展示的動作。

世足,四年一次。台灣的中產階級可以興若慶天,為獻身奔跑的義大利球員叫好。熱情與瘋狂,沸沸塞拉般的喧囂,冀望在難以實現的彼方。談的有模有樣,即使是四年來足球連摸都沒摸過一次。基本教義如我輩者,浸淫了十幾年的青春在運動,頓時,卻變成不上道的旁門。立足,渾然不知在何處。表態與姿態,在世足賽中,是無以為名的驕傲動作,也是打卡遲到的藉口。

台灣的球迷,原來也適合接 OEM 和 ODM 的生意。

ECFA,是名,更是誘人的利。有錢在過,也有資本的再分配。天天喊錢不夠用,卻唯恐避之不及。臉書上表態的中產階級,幾稀乎也。生活,再度落入隨人顧性命。荒唐,立下看之;有利,我突然領悟到,如何把整個階級墊在腳下,前進中國這個世界。

決策,由巨大的齒輪轉動著。白旗,豎在初心中產階級的口語詞鋒。整個階級的置若罔聞,孕育出口嫌體正直的政治劇情。

小孩,於是我帶著她走上街頭。一點點的表態和行動,慢慢為這塊土地,做些事。

鐵男OG桑 賀曽利隆

日前台鈴邀請日本的賀曽利隆來台灣一趟。這位63歲的歐吉桑,在台灣的知名度接近於零,但在日本車界,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的基本資料與表現:

  • 1947年出生於東京
  • 6度環繞日本
  • 迄今騎摩托車旅行世界133個國家
  • 摩托車總騎乘距離超過了120萬公里
  • 21歲摩托車環非洲
  • 巴黎達卡拉力賽日本人首度參賽(後棄權)
  • 其他實績日文

不需多說,我想即使是對摩托車旅遊毫無興趣的人,也能看出他的生命旅程,絕非泛泛。前幾日透過管道,得知他來台環島的消息。我選了一天比較有空的下午,除了帶新公司的新產品外,也順便夾帶五本他的早期日文著作,準備給他一個驚喜。

當日在宜蘭的車行會見,我相當有心機的把他二十幾年前的第一本著作,放在他視線所及。果不其然,這舉措讓他大為驚訝。因為這書早已絕版,而且當年他尚未出名時,願意買他書的讀者,也寥寥可數。我不懂日文,但卻擁有他的全部日文著作。異地而想,若我是他,要不注意到這攜書人,還真是難。

交流

交換名片

我早生個三十年,也在日本成長,或許就會是今日的他。

有時想想,有天賦,但沒有環境,真是身為台灣人的悲哀。上一代努力不夠,所以我等這輩,只好低聲下氣,自願認栽。但下一代的環境,我想應該沒有什麼藉口,就是吾輩之責任。

改日再去日本騎車,應該可以請他約約幾位其他大老,拜訪拜訪。

莫拉克颱風網路防救經驗 前進泰國

據我所知,莫拉克風災時,有幾個專注於網路的團隊曾經作過一些努力,例如鄭伊廷周鍾旭朱學恆、幾位中研院資創中心的前同事,以及我喊不出名稱的另外幾個。事過境遷後,受限於社會資源和議題的關注度,這些團隊多半早已退場。目前應該仍有三到四個民間團隊,在網路持續針對莫拉克颱風網路防救的經驗,不捨發展。

台灣數位文化協會不是當時最為人所知的團隊,但卻是不斷付出後續努力的少數單位之一。日前洪進吉在 APEC TEL 的2010年會當中(新聞連結),代表出席提案。以 social media 和災難防救如何結合為例,愷切陳詞,讓提案獲得通過。台灣災難防救體系擁有不少資源,但對網路資訊於災難防救之認知如此錯亂的狀況下。台灣數位文化協會的提案,獲得 APEC 經合會電信工作小組青睞,特屬難能,堪稱突破。相關花絮側寫,請詳洪進吉的 blog

颱風季節又即將來臨,日前暴雨數場,再度提醒國人莫拉克風災慘痛經驗的重要性。你可以不關心台灣數位文化協會,但對於備視野、有能力、願做事、肯前進,並且走出國際進行計畫實踐的各台灣民間單位,應給予更多的肯定。

年代 FACENEWS

年代 FACENEWS

承蒙有人邀請,因此以「公民新聞記者」的角色,上了年代新聞台的 FACENEWS 節目。與「記者團」成員交換意見部份意見,也問了蘇貞昌一個問題。感想:

  • 人們會自我審查,那味道很容易嗅的出來。
  • 電子媒體透過名相來了解人的味道,更重。所以我那曾經短暫在三立電視台擔任過網路部門主管的經歷,顯然是有用的。不過我不是部落客,也不是公民記者。隨意,都好。
  • 當我聽到問題的第一句就可以猜出下一句要問的是什麼的時後,我會下此斷論,就是政治議題又被操作成不是眾人的事。
  • Power is never given – 所以年輕人請自己來。

我的原始問題大致是:「台北市市民的社經結構,使得資訊在選舉中所扮演角色,明顯大於其它縣市。當20~35代年輕人的主要資訊來源是網路時,社會資源和網路間卻有著巨大的鴻溝。請問蘇前院長,您對於給予年輕人透過網路來進行政治改革,有何看法?」

圖片來源:翻攝自年代新聞台 FACENEWS

為甚麼我會避免跟台灣的產品/產品行銷經理合作

我這邊所指的產品/產品行銷經理,主要限定於下面兩個產業:網路服務以及製造業。在我過去和他們的合作經驗當中,我發現了一些明顯的特質。

看得太少

大部分我認識來自台灣的產品經理,普遍對於專業領域的書籍、雜誌和文獻看得太少。閱讀有助於培養敏銳度,而大量的閱讀也有助於快速辨認市場所需。「早知道」的價值是非常高的,「看的比較多」也有助在產品行銷階段做出精準的判斷。

看得太多

同樣的東西看得太多。例如,只透過閱讀國內的科技「新聞」報導來了解國外的產業趨勢。這是嚴重的偏食。

累積工時是美德

以工時累積來解決問題的方式,是台灣產品經理最明顯的特質之一。透過累積工時才能達成目標,是藉口,不是美德。如果一個案子的一個環節,可以透過流程的改善而大幅降低工時的付出,那為何不在可控制的範圍內多加嘗試?許多台灣的產品經理對於自己是如何培養出目前處理問題的流程,毫無所知。對於其他人如何透過流程改善來達成降低工時提高價值的表現,也不太會主動、積極的交流。

堆砌規格的習慣

最泯滅智慧的作法。與台灣的產品經理合作時,更容易體驗到這種難堪的窘境。推薦閱讀此文

對區域了解不足

誠如前文指涉,也可以同樣套用到來自台灣的產品經理。他們普遍對於其他國家(中國可能除外)之同業人員的職能要求、產業環境、乃至於薪資水準、升遷管道、權益團體等領域,都相當的陌生。產品銷售區域的政經文化,那就更不用說了。

對台灣了解更是不足

許多來自台灣的產品經理,對於台灣社會、政治、經濟、消費等情勢,了解程度都非常糟糕,即時是從小在台灣長大的也是如此。我想這應該是台灣的特殊政治情勢所導致,只是這影響所及,遠比他們所了解的還大。

不會問問題

iPhone 4 在 WWDC 上正式亮相的當天,你身旁來自台灣的產品經理會問什麼?只要是一開口直接問規格的,都是我會盡量避免合作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