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Meetup #3 台中

今天是 Web Meetup 的第三場,也是台中的第二場。聽起來這活動似乎很頻繁,但事實上第一場也只是兩週前的事情而已。每週在台灣的各個城市奔跑,美其名為 Web Meetup,是網聚,是新訊息的交流,也是重新和久未聯絡的朋友們敘舊的時刻。但真正的目的是什麼? 最後的結果會是什麼?

我的初衷在前兩天寫道 [1],今天再次來到台中。出席率百分之百,多了些不一樣的面孔,而來自加拿大的 Adam(@foodjing),也因為在活動的前一刻看到了目前在資策會任職的 James(@jameshilltaiwan)的訊息,直接跑來了 Mojo。

能交換心得的東西不在少數,看到這活動願意出席的朋友,動機也不太相同,背景更是大異其趣。不過有個可能的共通點就是,願意撥出生活和工作中閒暇的時間,看看新的事物,認識新的人。 +Kang-min Liu 在新竹,說要來台中買麵包。 +Jedi Lin 在彰化,其他人主要在台中,而我在台北,帶著老婆和小孩四處遊玩。

這次聚會總共有十位朋友,場地已經容納不下。

型態雖然隨意,但台中畢竟不若台北,人移動的成本相對而言還是相當高的。組織化的 meetup 是好是壞,該不該很有系統的辦個東南西北每週跑的活動,我也還不知道。

今天 web 談的不多,但聽到幾位不同背景的朋友講述自己產業怎麼切過來 web 的經驗,我很好奇,因為 web 除了是你我的生活的主要空間之外,在工作的範圍裡,也是慢慢不得已必須要面對的課題。對於專注在這產業稍微早一點進場的我們而言,有些社群和商業情勢的脈絡,再也清晰不過。但這事本來就是相對,早進場不一定比較有辦法,只是剛好,或是碰過而已(例如 +吟遊詩人安可 提到的 Wikipedia)。幾輪談話下來,曾有傳產經驗並負責實際業務的其中兩位朋友 +chuyi huang +I-Ting Ni ),切入的點就很不一樣,值得細細咀嚼。

我想聽的更多,即使是同一位 +ET Blue ,兩次對於她所從事的產業,都有不一樣的理悟。人生百態, +CQD the Good 說自己是竹科的逃兵。竹科?聽起來很近又很遠,台灣的話題總是會逃不出這個科學園區。 +Alan Lu 不知道為什麼,隨時敲著鍵盤,掛著神祕的微笑。

下次預計 10.14(五)同時段在東海書苑舉辦。我知道,還有 wiki 頁面要處理好,這也是身為一個拈花惹草的角色必須肩負的 to do item。活動訊息,容後發佈。另外也要先畫個押,以後我所知道的最新訊息,只會在 Web Meetup 分享。這應該算是彌補今天 web 濃度不足的懺悔動作。

[1] http://blog.schee.info/2011/09/29/web-meetup-3/

後記:通常「移動」就沒辦法 consolidate,會失去很多,不過我覺得這樣反而更好。

只奢求生活中有一點小小的移動

最近在一個月內在幾個城市一連「辦」了名為 Web Meetup 的活動,這些城市有台中、高雄以及宜蘭等地,活動的場數也約莫是每週一場。有些朋友很好奇,在言談之間問我為什麼要這樣做或是背後的目的是什麼。我想了想也不知道該怎麼清楚的表達。行動的原因當然有很多,但部分已經成熟的想法,當然是可以據實以告。

首先從 Web Meetup 活動本身談起,這活動比較像是下午茶型態的聚會,主題望文生義,只要跟 Web 有關的範圍,都是歡迎談的主題。活動的時間多半挑在輕鬆的時段,例如台中的週五晚上高雄的週六下午,以及宜蘭的週六下午。型態就是喝茶聊天,交換網路工作的心得。人數一開始設定不超過十位,因為超過了就比較缺乏彼此懇談輕鬆的氣氛。雖然活動主要是我發起,但實際上只是換個藉口和各地曾經共事過或是認識的朋友們,找個機會見見面,保持聯絡的溫度,然後更進一步熟悉彼此目前生活、工作。或是思考的主軸。

會有這樣的想法主要是我有回鄉貢獻的計畫。這個「回鄉」可以拆成兩個層次來看,一個是「回」,另一個是「鄉」。回是延續「胖卡」計畫 [1] 的精神,將「資源帶到偏鄉,將觀點帶回城市」。不過我是反過來想:「把觀點帶進偏鄉,把資源帶回城市」。這 meetup 本身的目的就是一個「回」的過程,至於後續會撞擊出什麼樣的火花,埋下什麼樣的因子,就隨著時間的推演再說吧。

第二個層次是「鄉」的層次,台中、高雄、宜蘭等都會地區,當然不算偏鄉,但如果我們把某段在台北市相對比較完整的產業鏈價值套在這些城市,這幾個城市在這段產業鏈的完備度,就以 web 來說好了,顯然就是「偏鄉」的狀態。當然,若是把地理範圍拉大幾圈,台北市也不是什麼很值得驕傲的城市,在不少領域不只是偏鄉,還根本是沙漠的狀態。所以台北也算是「鄉」,也是一個地域。

因此,有了「回鄉」兩個概念結合後,就出現了這幾場的 meetup。我必須承認,雖然參與的人次不多,到目前為止也只進行了兩場,但那參加之前的興奮期待以及閒聊過程中所觸擊的思辨之旅,遠比我期待中的更為豐富。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時間和地域感的開始錯亂,比如說在台中的第一場聚會好了,才過個週末,我就在期待下一場的來臨。內心不只是想聽聽朋友間目前的近況,也更想了解朋友(或還不是朋友)的不同面貌。

我在2006年曾經騎車走過全台灣的所有省線道,日本的百名道我也走了三分之一,或許還遠比不少日本人走過更多的當地,但是藉由 meetup 這種形態活動,很快的創造出一個無負擔的藉口,自己帶著家人在每個週末走馬看花,我覺得那感覺很棒,也慢慢地在穩定的生活間添加了不少點綴的色塊。這感覺,甚至比在世界各地騎摩托車還棒。

在目前台灣的社會當中,能「移動」是一種難得的奢侈:階級、薪俸、工作、家庭、學業、理想、規範、貸款、地產、期許、名聲、政治傾向、意識型態等,都讓甚至是還未邁向中產的學子們早早就開始失去「移動」的想像和能力。我辦這一系列的 meetup,一方面是讓自己移動,一方面也是想攪動更多因為地域錮鎖而無法移動的因子。

其實這活動也不能說是我辦的,只是起個頭,找藉口聚聚罷了。另外就是「移動」也可以借代為「行動」一詞,若行動是 “mobile” 或是 “action”,那麼這就有更多好玩的事情了。

[1] http://puncar.tw

由資料驅動的組織

昨晚在幾封信的回覆中想著 data-driven organization(由資料驅動的組織?)的時候,下意識中浮現了前幾份工作的經驗 - 有淒離失敗的片段,也有快意成功的突破。一個組織的競爭優勢是否有機會建立在資料驅動的模式上(例如 eBay, Walmart),我嘴巴畫個樣子,應該不難推敲。

比如說,某個組織(不特定是商業還是公益)的雇員分為三個階層,分別是高階經營、中階管理以及初階營運單位。高階經營的主管在決定事情時,多半以直覺出發,要不然就是模式(pattern)。中階主管則是科層(bureaucracy)和混沌(chaos),初階則是流程(flow)以及公司規定。

這跟 data-driven organization 的關係是什麼?我覺得在輔導(?)或是誘惑組織進行深度內化的資訊改造前,應該要搞清楚這三個層面的人員是怎麼「決定」要做事情的。

當然這也可以應用到政府機關以及開放資料(open data)。

待續。

十月份上旬公開活動行程

九月份下旬的五場活動之後,十月份上旬比較確定的活動行程是:

  • 10/5(三)從群眾外包(Crowdsourcing)到資料民主化探討公民參與,台南
  • 10/8(六)Web Meetup #4, 高雄
  • 10/14(五)Web Meetup #5, 台中(原聚會地點租約到期,9月30日活動再討論)
  • 10/15(六)Web Meetup #6, 宜蘭(6minut.es 會在當日公開)

歡迎舊雨新知繼續捧場。回鄉從喝咖啡(或茶、或豆花)開始,我想是最沒有負擔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