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台灣與開放政府

早餐等開會時順手來一篇。

這次去香港參加香港前瞻中心香港歐洲商務協會所共同舉辦的 Open Government Seminar 是一個誤會。我本來不知道有這個會議,但從 Open Knowledge Foundation 的一位朋友信中知道活動訊息後,心想香港也不遠,而且這主題來的正式時候。不假思索,直接報名參加。會後與基金會的 Councillor 聊天才知道,原來我竟然是第一個報名的,而且積極的程度有點意料之外。這顯示了幾個有趣的事實,而這事實也透漏著 APAC 區域的 Open Government 和 Open Data 會如何發展。

這裡有幾股勢力在競逐。首先是來自 E-Government 治理想望的餘蔭,這股想望相當強大,也是東亞各官方色彩較為明顯的單位所第一優先考慮的發展路線。簡單來說,公單位過去在電子治理電子政務電子政府)所佈署的政策架構,包含法規法令、組織權責更動、流程數位化等,腳步快的已經進行十年有餘,腳步慢的才剛開始發展。但無論 E-Government 的內涵如何,至少運用現代的電子技術和通訊技術,針對部門和部門(G2G)、部門和商業公司(B2E)或是部門和民間(G2C)等幾大領域進行管理、流程和效能的投資,短期內 E-Government 在亞太地區各國的政策資源加碼,或許會變形(如 GFW),但應不致於大幅減少。

但 Open Data 和 Open Government 來得正好是時間,因為有些國家(或城邦國家)走的快,早已到必須另謀路線的時間點。雖然政策的寬軌無法快速切換,但至少不再提隔靴搔癢的 “E-Gov” 。這道理就好比當國民的識字率達到99%之後,或是手機(終端)的滲透普及率達到100%以上時,「E-Gov」或「M-Gov」等多加冠詞的過渡賦詞,反而是暴露決定數位治理的數位移民者(官員)不足以勝任數位時代的最大徵象(敗象)之一。Open Data 的嘶喊來自民間,Open Government(或 Open Government Data)的助力有官有民。官者如美國國務院主導的 Open Government Partnership,民者如日前我所參與的 Open Government Data Camp 年會,一股自2007年後在網路產業、次世代媒體以及社群間的趨勢,西風東漸,怎麼樣都會吹到東方的此岸。

但香港各界要如何要因應 Open Government 此一風潮?我感覺有些本次 Seminar 上有些可能的路線正在發酵。這些路線為港府所特有,但也是台灣能立帆引風,對區域數位經濟使上力的微妙槓桿。

讀更多關於 open data

參考資料

  1. United Nations Departmen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 “United Nations E-Government Survey 2010″. UN. Retrieved 2011-12-05.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