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改的超前路

編按:有一個領域是人人喊打人人也說沒辦法,但我卻不這麼想。

對大多數的民眾來說,媒體就是了解世界的唯一窗口,但是當電子媒體集體充斥極度窄化的訊息時,多數民眾的世界觀,自然也就是窄化了。無力抵抗這個狀況後才來說嫌三到四說台灣人都沒有世界觀,其實大多數也不知道怎麼脫身於這個無盡的循環。

Continue reading →

問題都出在資料有沒有開放

最近有幾個重大公共政策的議題,在國內吵的熱沸騰騰,不只各方說法莫衷是一,忽然冒出一堆相關資料,反而讓民眾墜入更深的五里迷霧。首先是美牛培林瘦肉精,然後核癈達悟求生存,再來師大夜市黃絲帶,還是去年的房價實價登錄,或是攸關全體國人隱私但僅得到低度關注的健保資料加值一事。這些在公共和私人領域衝突的議題,本來不必然會落得官民互不信任的窘境。但由於屢次處理不當,公私間的信任機制慘遭瓦解,連帶附著在各議題上的公開資料,也淪落為各執其言的操作工具。

其實這些問題都出在資料有沒有開放。

Continue reading →

Product-Market Fit

前幾日到 GTUG Taipei 與 Samsung Taiwan 看了一下,有點間接的感想。

開發者對於市場與消費者使用情境的想像(和預設立場)

我舉個例子,比如說就以「利用電子產品來記錄旅遊行程」的這個情境來說,會有一些實際運用狀況。這些狀況的資料來源有直接涉入(自己下去玩)、直觀觀察、透過服務來收集使用者數據、或是購買市調研究報告以進一步分析等路線。 若是把上面所說的放在新創公司(或產品服務)的 product-market fit 的 context 底下來看,這些使用的情境推演會因為(一)詮釋途徑的切入不同,(二)詮釋者經驗和能力,以及(三)新創公司本身的 capacity 狀況等三種條件,而會有不一樣的挑戰。講白話就是怎麼把 product drive 到 market fit. 這是一門學問,而且在 internet startup 的產業,更是難抓。 或許之後我們可以辦個活動,鎖定幾個主題,來交流這些經驗。

健保、醫療記錄與開放資料

記者會上的發言,給各位參考。

開放資料(open data)的核心精神是透明(transparency),強調的不僅僅是公共資料的公開(publish)而已。這裡的透明指得是政務效能和政策資源,能透過公共資料的釋出,促成民間和政府各單位的自我檢核、重製、回收、以及運用資料的社會發展過程。各國著眼點不盡相同,但都有共同的精神。法國強調的是政務透明、產業創新以及開放文化。美國則是透過聯邦開放政府(open government)的架構,強調(一)政務透明以帶來責信(accountability)、(二)提供參與架構以廣納創意、以及(三)鼓勵政府單位之間和民間企業的協作。我國政府對於 open data 的推展不應偏廢於下游的資料加值(例如非屬公共資料範圍的醫療記錄),而刻意忽略了更為重要的透明

在健保資料與加值部分,綜合各單位的發言,我認為應該要有至少五層的資料隱私和保險處理:

  1. 法律:無法律規範則不得進行相關計畫,如台權會所提的訴求
  2. 受試者資料擁有權:若原有個資需 re-purpose 其用途,應逐一取得受試者的主動同意,或是學研成果的資料歸屬與擁有
  3. 資訊安全:資安各環節的處理,如加密、去可身分辨識資料、供應商關係管理等。
  4. 社交工程防範:處理資料的人要經過訓練。
  5. 道德與倫理:例如台灣受試者保護協會所提出的一些看法。

雖然資料如石油般的珍貴,但開採若涉及個資者,需謹慎再謹慎。能源開採過程若不慎,會發生什麼問題大家是知道的,更何況是你我都有的醫療資料?

看看其他說法:

媒改與治水

其實治媒體好像跟治水有些類似:

  1. 原本的媒體當成是某種性質的一環通路
  2. 在可以透過相對低廉成本而建立的媒體通路,如社交媒體、網路媒體等,建立通路體系(節點、內容、人、消費行為等…)
  3. 分流傳統媒體通路的獲利金流和人流
  4. 讓媒體識讀團體或學界有足夠的能力「識讀」新的媒體通路
  5. 聯合新媒體戰線,漸次漸地切斷和轉移傳統媒體的通路到新媒體通路
  6. 搭著消費性電子大廠的「風潮」助力,做這件事

想想還真的用「治水」這個隱喻來做事會比較對。

我看 we-report.org

去年十二月份和今年二月份對這網站捐了兩筆,有些簡直的觀察,提供參考:

  • 定位:不會有人真的關心新聞優不優質
  • 團隊:成員內需要有 “web presence” 夠強的角色,因為整個運作的場域是 web, 不是傳統的新聞圈子。捐款行為也是在 web 上發生的。在 web 上一人抵萬人的情況屢見不鮮,有效的成員對於拜訪/締結的增加會有意想不到的助益
  • 捐贈:捐贈者除主動登入網站外,無從得知已贊助專案之成敗狀況,以及贊助案成立後的訊息狀態
  • 捐贈:捐贈行為成立時缺乏讓贊受雙方「順手」達成溝通的默識機制
  • 營運:營運單位應對網站營運數字定期檢討,並發展出檢討對的數字的能力,例如到哪一頁就跳出去,或是捐款動作到一半為什麼沒有繼續等。以 we-report 規模,金流商應該沒有這些數據,那可能要多問多看
  • 營運:協會對專案之發起,應主動建議往敏捷小的模式發展,以增加提案以及贊助的締結率
  • 營運:網站本身缺乏定期定流的社交媒體內容投射物
  • 網站:專案發起人的角色在網站配置裡過於模組化,「人」與「內容」樣式沒有分離,無法辨別,缺乏運用「人引人」的思考
  • 網站:網站基調沈悶且過於嚴肅,無法引起潛在捐款者的感同情緒
  • 網站:網站內容配置,無法給回訪者流動和更新的體感
  • 網站:低度結合既有的網路生態圈,僅能自行透過有機的社交網絡傳播效力,緩慢發展。等於是任其自行流放
  • 網站:有很多小細節可以做,例如增加電子郵件訂閱欄位以提醒有意捐贈者提案時間截止日,但主要思考的方向是從各種細節僅可能提訪客與捐款的比例
  • 文體:文體寫法缺乏外延連結,缺乏網路新聞文體訓練
  • 其他:新聞準則的位階,排除了可能的非新聞工作者參與胃口

資通訊政策的數位落差

最近和不同單位接觸後有些感想。

我們通常想當然耳的「數位落差」是發生在最後一哩的鄉間,例如相對於台北市而言,屏東縣是鄉間。相對於矽谷灣區來說,新北市是鄉間。這些落差的分佈樣貌,你我在生活也都有所感受。落差的存在本來就是很自然的,但造成落差情況惡化的最大原因,卻是我們都知道但是卻不好意思說的,也就是政府本身的資通訊政策。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