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午

2002.04.10

這是昨天下午的事。

昨天的天空頗為耀朗,清藍澄澈,瞠眼望去,無盡亦無垠。

我就是這副懶德性,嗅到窗外暖暖陽光,便想拉把木椅,呆呆坐下傻笑;或捲上衣袖,濯於林蔭花木之間。管你土狗亂吠還是盲蠅紛飛,反正,我就是喜歡這樣。

院子裡的葫蘆竹倚牆直立,青綠的竹葉,竄的枝結交錯,蓋住一片天。心癢,想給它修理修理。雙手埋在木桶裡搗出陳年園藝剪一雙。手握把柄,喀嚓喀嚓,泛起歪斜奸笑,不知,為何有突然莫名的快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