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礫在〈不看媒體,運動何在?〉一文中提到許多細膩的媒體改革論述,但在同篇文章對於網路部分的看法,我認為是講的飽了些。例如:

相對地,我們看長期浸淫網路的使用者所型構的論述環境,確實生產出一個更廣大的領域。而一方面網路要求比電視投入更長許多的使用時間、一方面要求更細緻繁複的操作行為,但我們並沒有見到在這個廣大領域裡,用任何進步意義來檢視,使用者的核心╱邊緣分布狀態有任何變動啊。

其實是有變化的,只是因為台灣網路經濟市場的腳步慢了,所以delay不少應該發生但卻還未發生或是變成「亞種」特有的分布狀態之移動。資本無能到位所以讓各位久等了。wuliaude在〈敲自己的喪鐘〉寫到自己在個人層次的經驗:

同時,因應訊息來源變多,我也開始累積查證事實與蒐集相關資訊的經驗值。一旦看到一條有趣的新訊息,我會用各種可能的方式去查證,在不同來源之間辯詰、找尋相關的輔助資料。我知道很多訊息不可靠,但是我們有更多工具、更大的自由度去讓它們接近可靠。我發現,我接觸訊息的模式整個改變了,不再等待報紙電視餵養、會自己主動去接近訊息、自己去查證思辨。很久不買報紙,也幾乎不看電視。

我回溯了一下整個討論串,看了回文的暱稱和逆向連結,合理的推斷是在討論串中互動的朋友們沒有一位是做網路出身的。我不是對人攻擊,而是我認為論述圈內缺乏「網路原生」的基因,就是目前台灣媒體圈最為可惜的現象。

當然,這也可以說是搞網路的因為看不起傳統媒體,所以乾脆就不屑加入論述圈。「放棄」其實是不少網路人對於進入傳統媒體論述圈的態度。他們的基因就是注定的原生網路人,所以透過網路就足以滿足大部分的資訊和娛樂需求。

從上週四到現在,我覺得兩邊一直沒什麼交集。媒體圈的人認為網路人沒什麼street credibility,只是坐在電腦前穿睡衣打打字,怎麼跟我這爭戰萬里的老將比?睡衣媒體(Pajamas Media)就是在這樣的指控下所產生的新族群。真的懂傳統媒體圈在講什麼的網路人,不是早已因為Web1.0的教訓而成功遜位,不然就是根本連現在的位子都還沒排不上。不敢講出來,或是講出來也無足輕重。關心網路服務又沒有賺比較多,幹嘛憂國憂民?:p

mediachaos在〈準備好走入媒體森林了嗎?〉說:

我離開學校好一陣子,不知道今天的學生是否有那份勇氣與執著,去選擇對於這樣的短線操作說「NO」,而去真正組織起來,花一年的時間去耕耘 alternative media,落實「質報」的標準與意涵;去徹底地發動消費者運動,創造出所謂的「負收視率」這樣的機制(點名某廣告時段或版面聯合拒買運動),來制衡那些商業新聞媒體;組織起來花一年的時間從事這類的運動,然後,在一年之後的記者節,讓我們真正看到有個行動聯盟能交出讓大家說出「Yes」的成績單。

Hmm… 有些學生真的會被玩的很慘,不過我想是他們缺乏和傳媒人/網路人多對話的經驗。還有,我們就是這樣的熱血網路青年啊,不然各位以為三、四年前狂弄部落格其中之一的目的是什麼?:p

瓦礫又說:

使用網路的路徑,與使用電視媒體的路徑是受到同樣結構的影響。鄉民一樣會受到沒有理由的說法所激動,根據不曾與現象連結的事件展開無差別的轟炸批評。這樣一來,運動並沒有推動某種倫理判斷的群眾基礎,誰又會想到窺視王建民家人與窺視國務機要費內幕究竟有什麼異同?

ㄟ?瓦礫寫出上面這一段話,然後透過群體的薦推機制可互相消費的資料架築模式,將這樣的觀點push/pull到心智開放而且準備好的讀者,然後他﹝例如我﹞就會想到兩者的關聯。多寫多連多分享,張開的網就是倫理判斷傳播的基礎。

另外一提,這幾天「鄉民」發飆的媒介,BBS和論壇遠比部落格來的更為激烈。

網路是一個開放參與的架構,是透過參與才慢慢搭起架構。你的參與就是正在改變現下所蘊生的架構。你的每一次瀏覽,每刷一次PV(pageview),每一次的點擊,就是正在產生內容、就是正在拉住關聯、就是正在消費注意力、就是正在fuel網路經濟、就是正在構築共生共有共享的架構,and它正以十倍速在反應著進入這生態圈的所有應力。

mediachaos

而在這個年代,所幸我們是生活在這個年代,有另一個詞可以替代掉這些印象:we media。你可以選擇繼續當商業媒體的魍魎,像是個幽魂一樣地時不時在主流媒介框架中現身/獻聲一下,擔任不滿大眾的角色。你也可以離開這一切,從影子中走出來,掌握媒體的經營,同時利用自己所掌握的媒體從事行動。如果你真的想抵制商業媒體,「商業」是個重點,「消費者運動」是唯一有希望的道路,至於這年頭所謂的「學運」,則不過是知識份子見證自己被媒介操弄的鬧劇而已。

六先生說

而且,我看東西比較商務一點,看一個產業不爽,唯一能幹掉它的就是財務報表;只要它不賺錢,就會被取代。

網路就是那個火種和火焰,所以兩邊應該多坐下來烤烤肉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