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瑞德寫了一篇,長腳寫了一篇,藝立雅也寫了一篇。有些朋友的IM暱稱上,也反應出正在被「一百塊」催逼亮牌的工作情緒。

不過還沒有人問我,這好,也說明了昨天和另外一外S先生的談話心得。他說我應該找個附著物,找個附著的團體。我忘了他是這麼講的,但我可以感覺那跳行間的意味,因為在離開了前一個工作後有不少朋友私下問到,你接下來要做什麼。

我不是什麼「壞」學生,但我自願退學三次,唸了超過十五所的學校,落的最後只有高中文憑。生活的動蕩,頻離繁煩,年少如我,要附著的該是學校,還是朋友所圈構起的人際?

「一百塊」如風寒般的漫散,侵噤,透骨撕裂。幾個寡頭就能決定貫穿困境的允諾之路,框住你我的視野,決定你我如何去了解這個世界的正確之道。

依附是一種結晶的態勢和過程。依附家庭,依附學校,依附升學,依附階層,這很自然。但我十五次的乖離後早被打亂到徹底的解晶,所以我不知該依附什麼,又什麼是我可以依附,但又不至於一年後又要離情忍淚,自吞挫惱。

一則新聞,兩則消息,三人六度耳語,四面百元楚歌。信任的結構就是社會順利運作的潤滑,這結構是制度,是階層,是心境,也是態度。事業夥伴的信任不足,做起事來就你牽我制;制度階層的信任不足,推起運動就是先拆先贏。

後來我慢慢的長大,慢慢的學習如何依附。我開始依附的是某種價值,某種自己所走過而生出的價值。

零和拆贏的遊戲中易生動盪,動盪下自處的常民價值是不依附,或是依附某種抓到手可以變現的價值 ─ 剛好,這正是國際政治炒手得以快速收割權力的燃料。

暫時辭掉工作,但我仍然在原來的路上走著。沙無恆丘,世無動盪,魔天出破,唯心而已。

10358_001505f862b5e2_o
Description: 2006, dakar, 4th stage, Er Rachidia, Quarzazate, repsol, andy caldecott
Short Info: Andy Caldecott, #10
Date: 2006-01-04
Copyright: Copyright free when mentioning photographer
Photographer: DP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