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際遇總是來驚去奇。幾年前猛寫部落格時,從沒想過自己會接採訪的工作。和許多朋友比較之下,我根本就是這行的門外漢。沒背景就算了,連經驗都還缺乏的很。有一顆心是一回事,但要上場站崗,顯然又是另外一回事。這是場挑戰,是一種撞擊,也是個顛覆。我來自的是newsmaster的領域,是個混雜著搜索、編輯、採訪、程式碼和撰寫部落格的新聞世界。那是一個正在浮現的新大陸。而我何其有幸,能在倏忽渾沌的階段就親身參與,哺吮生態的滋味,成為那塊大陸的一份子。

我來自那樣的世界,因此在接受採訪任務時所面臨的情境就有些澀異。如果鉛字歸傳統文字記者所管,那屏幕上的像素(pixel)就由我(們)來處理。

我這輩子接到比較正式的採訪機會有二,地點都是在日本,也剛好和我所喜愛的摩托車有關。第一次在2005年初春,我採訪了Valentino Rossi這位天才的義大利車手。多少人夢想能和他合照未果,但最後竟是最不關心Moto GP賽事的我有了面談的機會。就個人感覺的層次而言,那就好是有人把我從菜鳥拉到國際最頂端的場域,實地和日本第一線的記者們進行採訪的工作。我有沒有準備好做這件事不是重點,重點是,如此千載難逢的機會雖未帶來實質的收益,但透過採訪的經驗,我瞥見了一線曙光。

_MG_1589

Kevin Sites是學新聞的,但在有趣的時間點以不尋常的方式「跑新聞」而轟動一時。目前擔任美國雅虎新聞頻道Hot Zone特區之特聘記者。他是一個採訪模式「極端」而且迅速被主流網路媒體「收編」的例子。我當然沒想要和他競爭,也不可能做這種事。他專跑衝突不止和戰火綿延的棄地,我只是想在人生的摩托車旅程中,找到讓我停泊的人事和物。

若無意外,那麼在本月月底我將代表某家網路媒體,負笈日本,採訪世界級的摩托車賽事。這應該是台灣網路媒體史上的第一次(online media accreditation),是個小突破,所以我要寫下來留個紀錄(乾笑)。說真的,我完全沒料到我的人生會這樣發展。雖然這幾年來我陸續做過許多像是「公民記者」在做的事,但我的初衷卻完全不是那樣。你真的找我去做苦情少pay的專職記者,我肯定是不會答應的。

採訪結束回國之後,台島萬里行的計畫就準備要開跑。祝福我可以順利完成這所有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