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台島萬里行」尋求贊助的後續不甚理想,但我仍走著執念之路。話放出去了,不咬牙走完很難交代。

八月底接到一項日本採訪任務,因機緣特別,所以我沒多想就直口答應。採訪時間為九月二十一日到九月二十五日。我申請延後兩天返台,目的是為了參加兩場有趣的研討會。第一場是日本CNET「CNET Japan Innovation Conference 2006 Autumn」,這我前一陣子在部落格稍有提及。第二場是「Mobile Monday Japan」的雙週年慶。前者規模頗大,看陣仗應該是以中高階決策人員為訴求。後者的「Mobile Monday」組織乃是全球行動產業之六度社群,總堂設於芬蘭,東京分舵在兩年前成立,我是她們的讀者之一。今年五月,我因為受不了看到世界各地陸續成立分舵,但獨其台灣卻不見這個產業的人跳下來招呼,所以自費跑去日本接受這團體的洗禮。兩週年慶,順道捧個場,心底仍唸唸不忘「Mobile Monday Taiwan」。衝動的很,不是嗎?但是什麼原因讓身在行動產業的人不跳下來?又,怎麼想要加入本地某產業的社群反而比打進去日本的還難?

在我的實務工作經驗,不少台灣網路同業﹝包括我自己﹞對於日本網路市場的瞭解極其畸零。語文是限制的門檻之一,但這不該是問題。所以從去年中開始,我就逼迫自己多忍著民族復仇的大義〔大笑〕,親近日本的網路從業,希望能透過持續而間斷之對話,對日本網路經濟的運作能有更深一層的認識。CNET Japan之秋季創新會議如火燎原開催,我多待一天多繳個八千塊日幣就能聽聽「livedoorのCGM戦略について/新blogプロジェクト」賣的是什麼膏藥,就算硬著頭皮或鴨子聽雷,我也要聽的懂。

當然,拜訪日本各摩托車協會和道路公團等相關組織的任務,仍要繼續挺進。即知即行,無有業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