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底我還在尋找人生的出路時,第一次接受了訪問。採訪記者王慧馨是自己大學錯期未遇的同學。她在〈徐子涵 要用摩托車之旅記錄臺灣〉裡寫道:

感觸最深的摩托車之旅是九二一地震後第五天,從台北騎回南投埔里老家那一次。當時南北交通中斷,機車行進要比汽車來得方便;但他還是花了三倍於平常的時間、共十三個小時才回到埔里。那時徐子涵仍在海軍艦艇服役,膝蓋才剛開完刀,「得靠柺杖行動,」但他堅持騎車回家,參與重建工程,一路的景象可謂怵目驚心,「只有騎機車,才能清楚感受到:地牛翻身後,地形變態隆起,留下了滿目瘡痍。」目睹蘊育自己成長的土地已面目全非,徐子涵激動地流淚不止。

「從那時起,我開始關注道路文化議題。」徐子涵希望,透過道路文化的討、反省,能讓台灣人對用路文化有更深層的認知,進而提升台灣人用路的素質。他也盼望藉此改變社會對摩托車的刻板印象,可以把機動性強的機車當成生活良伴,發展出深度的「摩托旅遊」,讓摩托也可以是一種優質的生活形式。

七年後,我終於可以開始跑了:

「我曾評析認為,自己的優勢在於結合不同的資源,」徐子涵在成功使用照相手機行動記錄(mblog)台灣史上第一次合法摩托車遊行、以及台北101開幕後,接著他計畫一年內,要用一台小速克達(scooter)進行「三一九鄉趴趴GO」計畫,即運用照相手機、筆記型電腦、和加裝在摩托車上的數位攝影機和照相機書寫完整的行動旅遊部落格,希望記錄臺灣的道路、常民文化與歷史。「這是實現摩托車環球旅程前的暖身動作。」下一步,他還計畫遠征印度呢。

好事多磨。台島萬里行就是我紀念九二一的方式,希望可以走的平安走的完。

延伸閱讀:

* 921再造新故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