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身沒份所以當然不是正式的訪問,但初窺這個基金會的運作,心裡頭似乎若有所悟。

一個多月前確認即將前往日本採訪時,趕緊寫信給目前在 Mozilla Japan 工作的 Gen Kanai。他對摩托車的愛好不在我之下,所以去年 MotoGP日本戰的比賽,他也参了一腳,特地和朋友從東京出發,騎往栃木県芳賀郡的賽道觀賞比賽。今年賽況亂戰激烈,有期待的人絕對不願意錯過。可惜決賽進行當天(九月二十四日)剛好和日本 Mozilla 贊助之社群活動「Is Open Source Art Possible?」撞期,我只好相約隔日直接殺到基金會的辦公室,或許會少點遺憾。

基金會在不起眼的五樓建築內,一進門來,即見社員六位端坐桌前各為其所,就跟小公司沒什麼兩樣。Gen 介紹我給社員時我心頭還猝涼一陣,想起 Mozilla Taiwan 似乎是幾位學生秉著一股熱情所建立的團體,台日對照,雙方所能運用的資源,至少在態勢就差了不只一截。

不過本週 Mozilla Japan 異常繁忙,除上述的活動外,二十七日另有一場「THE NEW CONTEXT CONFERENCE 2006 」。這場很可惜,我剛好錯過報名截止的時間。否則研討會剛好合我調調。活動頁面右邊的協贊企業都是我比較熟悉的,說她們是伊藤穰一幫眾也不過份。

聊到一半 Gen 三不五時還要對會議室外面的同仁喊話,我兀自盤算,還是不多打擾為佳。時辰一到,讓人家作正事好。

我的初步觀察是,一個規模不大的基金會能如此活躍,主其事者之能力當然重要,但日本網路在IT產業的「位階」夠高,能兜到的資源和台灣相較顯然也是不可同語。關於這點,從活動邀約之與談者背景分佈來看,即可嗅出端倪。對照由資策會昨今兩日所辦的Web2.0國際研討會,差距可謂不小。

胼手繼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