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心看到這則新聞這則新聞,讓我憶起〈 身為運動員的悲哀〉。然而以一個運動員的角度,我只想問個上次問過的類似問題

離你上次手握一整顆的棒球已經有多久了?

不然你說說上次跟小孩玩傳接遊戲是什麼時候。抱歉,我不太能接受一年中連球都摸不到一次但又自稱忠實無比的球迷。我不是厭惡,也不是惋惜,只是沒有情緒的不能理解。我是基本教義派的。

唯有玩過,你才能切切真真的體會達到那種performance level的無比難度和價值。玩過的人如果還是這麼的少,那麼這運動的水準,就只會停留在空架拜祭的嘴上國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