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我前四天已經在彰化跑了一千一百多公里,台北的魍魎還閒逛在同一個地方。天大地大,怎麼恁走不開身?

我想到一則「據說」。警方在追緝逃犯時,若是眼見快要追上,幹練的老警是不會伸手抓袖,叫逃匪站住的。相反的要違反常識,在接近的那一剎那猛推一把,以其讓逃犯因足步錯失而撲跌在街。我沒抓過逃犯,所以無法確認這則「據說」是否為真,但在面對魍魎也可以這樣做。不是叫喚回頭,也不是拉扯盼止,而是搭勢使力,猛推一把,讓魍魎跌跛在自己的腳步之下。魍魎多跌幾次,悸留於人人心中的魔魅,也就越來越無召喚的力量。

自宮去勢要趁勢。我去騎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