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礎運動的困境

跳高不到一米五 也能得牌〉:

「有些大學女選手跳不到一米五,比小學生還差,也能在全大運得牌。」教育部體育司司長何卓飛感歎地說,過去希望廣邀各地選手參賽,就怕有遺珠之憾,但如今的全大運及全中運,已是「大而無當」。

田徑是運動之母?〉

田徑為各運動之母,但是我國近幾年田徑運動卻在倒退,國際比賽成績每況愈下,今年奧運會參賽人數更是歷屆最少的一次,主要原因是主事者對田徑運動不夠熱心及投人,全靠地方基層教練維繫選手的訓練,惡性循環之下,田徑成績一年比一年差,國際賽參賽選手人數一年比一年低,再不重視可能就陷入國際比賽連參賽門檻都無法越過的難看局面。

劉元凱 黑手歲月不忘田徑〉:

二十四歲的劉元凱田徑生涯充滿坎坷,大甲高中畢業那年,他報考龜山國立體院失利,在無書可唸下,整整流浪一年,那段期間他在同學介紹下到鐵工廠當起黑手。但劉元凱對田徑的熱愛從未減少,他利用下班後獨自到台灣體院練習,隔年終於如願進入台北體院。

對田徑的熱愛,唉。

基礎,基礎建設,基礎架構。十二歲喊出來單挑,日本人也沒比較強,但基礎建設勝出,所培育選手之成績就有天壤之差。太聰明的多數「個人」反而不太想碰基礎的建設,簡單來說就是缺乏資深黑手吧。慎之。

延伸閱讀:

* 2006全大運,女乙組田徑跳高決賽
* 世足賽:國家只是發獎金的界線而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