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國威說

特別報導的部份也差不多是這樣。談到Schee的時候,難道不能多提一點他面對的挑戰與挫折嗎?談到Mr.6的時候,不也應該提一下反對他樂觀意見的人的看法嗎?談到Sana,也該順勢反省一下圖文blogger未來的發展與台灣環境的侷限,不是嗎?

其他兩位我不清楚狀況,但我說明一下我所面臨的挑戰和挫折。

如果領域是限定在「部落格」或是更廣義一點的網路,那麼我面臨過的挑戰和挫折,可以先從我所經歷過的「身份」來講起。不同的身份所面臨的挑戰當然會不一樣。而若是不一樣的身份又同時存在,那麼所面臨的挑戰當然就更為細膩和交錯乖違。在網路媒體和人身透明度越來越高的現在,這些沒說的經驗,遲早是每一個想運用網路媒體做些事的人都會遭遇的。以後當這個產業的型態足以稱起更多的商業模式時,細膩的問題也會隨著規模的變大而放大。

* 國內先期使用者 – 2002
* 先期使用者(moblog) – 2003
* 在地化自願推廣者 –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 全職無給薪部落客 – 2003
* 透過部落格找到工作的部落客 – 2004
* 企業部落客(揭露前) – 2004
* 企業部落客(揭露後) – 2005, 2006
* BSP平台實務經營者 – 2005, 2006
* BSP平台決策人員 – 2006
* 業內,部落格行銷人員 – 2005, 2006
* 業外,部落格行銷人員 – 2005, 2006
* 部落格教育訓練人員 – 2004, 2005, 2006
* 部落格教育訓練人員(NGO sector) – 2003, 2004, 2005, 2006
* 媒體上的個人部落客 – 2004, 2005, 2006
* 媒體上的企業部落客 – 2005, 2006

我是這麼看我自己的經驗,而它們跟「部落格」的關係反而少些。那比較像是,當你看到了一件人人抱怨的事情,但願意動手自己來改善這個環境的人,比例卻仍是這麼低的時候,你要如何透過體制和非體制,商業或非商業,個體還是群體的交互撞擊、衝突、競爭、連橫、防堵、依靠、釣引、收割、犧牲、帶領、跳出、傳衍、紀錄… 等節奏,去把自己的理想「成之不必在我」地做出來的一份經歷。而這份經歷所實現的「場域」,對於網路的依存度,比作其他「事業」來的高些。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