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會教育訓練者的一些思考

與其說是教育訓練,倒不如說是互相交流還來的貼切些。兩個基金會,透過不同的途徑而有所接觸,它們分別是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新台灣人文教基金會。單位的對口人員表示,教育訓練的需求都和部落格有關。

困境的因應

我想這一兩年網路時局的變化,讓不少以公益為訴求,無論是社團或是財團法人的團體,在思索組織要如何正式或是非正式的因應「部落格」時,都遭遇了不等程度的挑戰。我因為前一個工作的職務便宜,曾有不少機會和這些組織針對不同的需求進行對話。幸也不幸,幸的是,我個人因此而更進一步瞭解「數位」在NGO營運領域的困境:不幸的是,這些益發的困境,隨著網路工具量質的爆炸,還沒有讓這些團體受惠之前,就先讓主其事者一個頭兩個大了。不要說草率「迎擊」,更多的是,連網路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都是在三到四年後透過輾轉又輾轉的媒介傳遞才猛然驚覺。這時要再擬上策因應,顯然是不可能的任務。

流暢的訊息管道

從某個層向來說,如果組織要在某個時間點對某個看起來突發的狀況早有心理準備,那麼擁有「暢通的訊息管道」可能就至為關鍵。就以被談到爛掉的部落格來說,如果A基金會能在2003年預先注意,開始以零碎(時間)但有系統(方法)的接觸部落格,那麼當2005年其他NGO團體才透過媒體的報導而涉足理解時,A基金會在這個領域,早已經儲備了兩年有餘的認知動能。這股認知動能,即使無法漂亮的轉換為組織在內外部事務執行上的直接助力,但卻能夠讓組織節省大量數位學習的人時成本,並且在未來少走一點冤枉路。

要找誰?

這麼一來,組織有無熟悉數位服務的人員編制,就成了A基金會是否能快速因應「部落格」的要件之一。但在我的經驗之中,除了本來業務領域和數位就息息相關的團體之外,NGO本身對於數位服務的解讀能力,普遍是相當不足的。不足就要靠外力,而外在的助力通常是透過「人」的仲介。但如果仲介的管道過度趨於同質,那麼找來救火的人也很可能只是讓事情稍微不那麼痛一點而已。

比較常見的狀況是,既然是數位,那麼就直接找組織內數位原生的住民。講白話一點就是年輕的編員和義工。年輕的編員雖然是數位的原住民,但多數的數位原住民也僅僅是各類服務最末端的使用者而已。認真的組織所需要的,不只是零碎工具應用層面之經驗談,而是從較為整體的工具應用觀來評估需求的能力。這樣的任務,一般的使用者是無法勝任的。

所以在問到底「要找誰」之前,倒不如先看看「我們本來都是怎麼找人的」。

不少行業是透過「不透明的累積」來支撐本身的經濟動能,人力仲介公司就是一個例子。當類似LinkedIn這樣可以透過某種程度將人和人的關係透明化的服務然出現時,部分人力仲介公司就應該要警覺,業務遲早都會受到挑戰;對NGO團體來說,利用類似的服務來尋覓適合相談的人選,也未嘗不是選擇之一。

1 thought on “基金會教育訓練者的一些思考

  1. 兩.三年前開始對部落格有興趣
    最常上中時編輯部落格
    也喜歡去輔大生命力看些新鮮的玩意兒
    增添生活的樂趣

    那天在伊甸聽了你的分享
    使我對部落格的概念更具體清楚的明瞭了
    原來這個虛擬的部落裡
    還有習俗集會…等以往不知的常識
    這個自主的媒體還真有趣

    看到你如此專注經營部落格
    讓我很感動
    藉著你的專注
    使我們在這時代中能保有如此優質的媒體
    也是一種幸福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