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榮幸〈他已經跑了4200公里〉:

國人對林義傑已經不陌生了,但與王建民集三千寵愛於一身相較之下,像林義傑等同樣在國際上展露頭角的各領域「台灣之光」,社會各界的關切與支持卻還是不足,這不能不說是「王建民現象」發光發熱後的相對遺憾。

殘酷的事實是,因為「超級馬拉松」在國際的體育賽事位階是相當低的。林義傑在選擇某特定的運動項目時,就早已注定會面臨外部資源挹注上的限制。棒球的後面還有個美國,而美國是運動經紀(或是經濟)發展最為成熟的地區之一。反觀超級馬拉松這個難以被標準化的競技項目,連在未來是否能被IAAF(國際田總)納入體制都還很難說。如果國際上最大的專項運動組織不承認你這個運動項目,那麼要尋正式的管道獲取資源鐵定是困難重重。林義傑的表現非常不可思議,也是激勵我持續向達卡拉力賽FIMFIA皆承認)邁進的動力。但在關注之餘還是要瞭解的現實是,他的表現所造成的對內激勵,遠遠大於其對外的意義。也正因為如此,只要他不要再次被國內的贊助商呼弄,就已經是天佑吾土了。

所以何榮幸也請別遺憾,身為台灣的運動員就是注定要被犧牲,看開就好。或是,看看我正在嘗試的,花個五到六年的時間,先從媒體(網路)的本身下手,以期在我(同樣是身為運動員)於參賽的屆時,能兜取更多的正向的注意力經濟,讓台灣的運動員得到應有的尊嚴

媒體就是他拿不到資源的原因之一,聽到了嗎?

回溯閱讀:

* 身為運動員的悲哀
* 基礎運動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