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的不是兩場的記者會的本身,至少不是在這個時間點,而是環繞在這兩場記者會周圍的談論所反應出來的幾個現象。

具名和匿名

我們大概都有這樣的經驗,不少耳熟能詳,書寫領域以網路為主的歐美部落客們,其願意具名的比率極高,因此在某個極具爭議的事件爆發時,我們能透過她們的部落格瞭解誰對於這個議題的看法為何。一兩年後,我們如果再透過部落格搜索等工具服務追溯,也多少能瞭解某個人對於過往事件的意見為何。具名有具名的考量,不具名也有不具名的考量,但台灣地區部落格願意具真名的比例有多少,我不知道。比例不高是我個人的經驗。

在這兩場記者會舉辦過後,在各社群服務之間容易取得曝光位置的部落客們的具名狀況為何,這是我們可以觀察的部分。部落格願意具名的是誰?她們為什麼會具名?沒有具名的部落客又是哪些人?她們不具名的原因是什麼?

業內和業外

以這兩場記者而言,所謂的業內,就是指網路產業的從業人員。再具體一點來說,狹義的網路產業,可以簡單分為:

* 類似雅虎奇摩這樣的入口網站和一線業者,也就是記者會的主角
* 類似智邦生活館的服務,姑且稱之為二線業者
* 傳統媒體的網路服務部門,如中時電子報和UDN等
* 主要業務為網路的廣告代理商,如ADCAST
* 數位行銷顧問公司,如知世網絡
* 市場研究機構,如創市際

「業內」的定義說明之後,我就想到了幾個問題:

# 來自於業內的評論在哪?
# 來自於業外的評論又在哪?
# 業內的評論者有無具名?
# 業外的評論者有無具名?
# 業內為什麼沒有評論?
# 業外為什麼這麼多評論?
# 兩場記者會背後所代表的公司,她們的員工在個人部落格上的意見是什麼?
# 哪一家公司的員工在部落格上的意見比較多些?
# 哪一家公司的員工在部落格上的意見比較少些?
# 為什麼某一家公司的員工在個人部落格上的意見,我們可以很容易的取得?
# 為什麼某一家公司的員工在個人部落格上的意見,我們比較不容易取得?
# 業內公司的員工,其個人的部落格意見是否容易被業外所取得,這所反應出的是不是某公司公關政策所直接或是間接影響的結果?

想想看,當我們從RSS Reader內看美國網路某個具有爭議的事件在被廣泛的討論時,具有社群影響力的部落客們,是業內居多還是業外居多?

譬喻和直指

教育部國語辭典,【譬喻】:

利用二件事物的相似點,用彼方來說明此方,通常是以易知說明難知,以具體說明抽象。可分為明喻、隱喻、略喻、借喻、假喻五種。

我在想,什麼時候我會用很多的「譬喻」來談一件事情?

* 保護身份,因為我的身份有利害關係
* 我所談論的事件的領域,我所知有限
* 我所談論事件,我沒有參與,持保留態度

這只是我自己的狀況。

我們再往前推一點來看,談論這兩場記者會的論述,哪些是「譬喻」用的多?哪些是「直指」用的多?又,來自業內和業外的部落客們,觀察一下,是前者所使用者譬喻多些,還是後者所使用者譬喻多些?

再進一步,具名的業內的部落客們,對兩場記者會的評論,在整體論述當中所使用的譬喻,和不具名的業外的部落客們,對兩者記者會的評論,在整體論述當中所使用者譬喻 —— 兩者相較,是什麼樣的情況?

將近九千字的聲明稿,說的是什麼?哪裡是可以討論的?哪裡是有問題的?

短結

你可以把上述我所說的幾個要點拉出來看。我再整理一下好了,它們分別是:

* 具名和匿名
* 業內和業外
* 譬喻和直指

議題在社群的曝光

環繞兩場記者會涉及議題的所有討論,承載這些論述的部落格,有幾個特性是我可以(姑且)先下定論的:

* 匿名高於具名
* 業外多於業內

然後對照台灣現有的幾個書籤服務來看,比如說取向最為「網路使用」菁英的HEMiDEMi,被推上到顯著曝光的幾個論述,是否符合我上面所說的現象?我先抓幾個很明顯我不用透過HEMiDEMi的搜尋,就可以找到被推上社群顯著地位的論述。

# 廢業青年日記: [Conference] 膀胱無力的任性哭訴Popup
# 夜的轉運站:反了Yahoo購併無名之後,那我們呢? – 樂多日誌
# 當Yahoo!奇摩就等於網路時,網路世界還是自由的嗎?
# 兔眼看天下 » 我沒有去Webs-tv的記者會
# 遨遊天地任我行 下一個無名小站已死?
# [ METAMUSE ]: 當 Yahoo! 奇摩等於「台灣」網路的時候,我迫不及待迎向這樣的自由

我的問題來了:

* 具名的有哪些?
* 匿名的有哪些?
* 哪些是業內從業的論述?
* 哪些是來自業外的論述?

請先不要急。我因為之前工作的原因,大概知道產生這些論述背後的部落客們,在目前這個階段是屬於匿名還是具名,業外或是業內。基本的職業道德還是要有的,所以我暫時先轉個方向,再問一個問題:

* 為什麼來自業內的論述,比較難被推到HEMiDEMi的顯著位置?
* 如果兩場記者會的業者不是來自於網路服務業,那部落客的反應會是什麼?

為什麼?想想看,是什麼?又,這樣的現象,和台灣網路發展的現況,有什麼間接的隱喻?或是,這樣的現象網路和所衝擊到的產業,所牽連的產業(the internet eats everything it touches),有什麼樣的隱喻?我心裡頭對這些問題其實是有看法的,不過等過個幾天再和各位分享。

我想,我對「群集之智」所看事情的「模式」是什麼,遠比群集之智所下的「結論」是什麼,還來得有興趣的多。

延伸閱讀:

* 我看網絡數碼、蕃薯藤、網路家庭和Yahoo!奇摩的記者會
* 反對Yahoo 記者會 – Google 搜尋(Google Co-op)
* 哭, 不就兩千萬嗎?
* 四家公司的一場網路麻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