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蕃薯藤,我做了什麼 – MobileMonday Taipei

MobileMonday Taipei(後簡稱 MoMo Taipei)最近因為 NFC 的關係而重新受到關注,但在這之前,有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

在2007年4月的時候,MoMo Taipei 正是在台灣發起第一次的聚會。但早在2005年中時,我和一位朋友赴日本參加 MobileMonday Tokyo(成立於2004年9月),和當地的主辦單位正式商討引進台北一事。不過這位朋友C君對於透過「代理」品牌聚會進而建立商務關係的社交手法仍有疑慮,C君自覺公司太小,不適合做此事,所以回來後萌生退意。我的判斷反而不一樣,認為既然C君公司長期從事行動業務,和美國矽谷IT產業的關係,也早在2000年就已經打通建立。此時不做,更待何時?

雖然隱約能看出未來此聚會的價值(例如在 Computex 會展期間邀外商高管座談),但我當時沒往煮石頭湯的這條路思考,總想做點紮實的事,此計畫無疾而終,我也沒再醞釀。頂多是多次赴日,參加 MoMo Tokyo 的聚會,順便多了解 KDDI

2007年當 Toro(目前 MoMo Taipei 主辦單位)要把活動引進台灣時,承辦人來信詢問是否可協助。我查了一下發現是法國公司,大概知道法人來台會如何處理這樣的聚會。那時我在中研院弄數位典藏計畫,所以對推動相關社交聚會以達到高級商務的手段興趣缺缺(也可能是我本質上不想這樣做)。就幫 Toro 介紹了那時候的 FON Taiwan,成為第一次活動的贊助商。

印象中三次活動後,Toro 認為自己可以完全處理議題和講者的邀請,所以我就沒參與邀約的過程。沒想到和 local 團隊托鉤後,活動一次辦的比一次慘。變成熟人幾個的網聚,無聊至極,瀕臨破局。Toro 的承辦人不得已才在第六次的聚會,重新徵詢我和一些朋友的意見。我和 Rio 本著活絡產業環境的初衷,開始主動協助。很快之後的好幾場活動,參與狀況和熱絡程度大為逆轉。顯而易見的是,至少這活動在那時因為我們的介入,讓活動脫離逃出下降的曲線,成為 Toro 在台灣最主要的業務。後來台灣做行動相關服務的業者們,也有不少曾受邀到 MoMo Taipei 分享產業裡打滾的經驗。

不過社交和外交要跟法國人玩,總是需要不少手腕。我和 MoMo Taipei 的關係也若即若離。我的初衷本來就是把這活動以活絡行動產業環境的方向在思考,所以和 Toro 的角度不太一樣。在我們以及原承辦人離開後,活動停辦了相當久,直到 NFC 救星的態勢出現後,MoMo Taipei 才又死而復生。

目前活動的主辦和協辦包含 Yushan VenturesTechOrange法國工商會等單位。我看應該是相當穩定,在 Computex 也如當初所料,會有外商高管順道來訪。對我而言,這是好事。只不過這好事還是差了點,跟目前的 Startup Weekend Taipei 在一年後所會面臨的困境,我猜,可能會相當類似。

這聚會的知名度在台灣的電信業者高階管理階層之間,也慢慢傳開。不過台灣的電信業者在 iPhone 開賣前,一向姿態很高。這種源自芬蘭的社交商務的活動,操作細膩,效益也很細膩,所以他們一直不怎麼支持,或是會在部分場合傳說這活動是「OP 批鬥大會」(笑)。反而是熟悉此道擅長外交的外商商務人士,到台灣後還比較知道要抓著即使在全球各地都已經漸漸褪去光環的 MobileMonday

在我不怎麼關心 MoMo Taipei  之後,把學習到的經驗,放在下一個離開蕃薯藤後的公益計畫,也就是近年來在台灣網路相當熱門的 Punch Party。這活動跟我有一點淵源,我所擔任的角色和 MoMo Taipei 的模式不太一樣。比較具體的是至少活動的品牌命名是我在一次偶然的誤會中取的。雖然我僅參加了第一屆,但背後有一些故事和經驗,有相當寶貴也有極為可惜的地方。我明天再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