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 Schee

Online to offline since 2002

Month

October 2011

歐洲政府開放資料營(五)

無論我們願不願意承認,Data.gov 已經達到了某種典範的程度。我書念的少,沒辦法很清楚的把一些概念的關鍵字從已發展的學門內拉出來,精準的描述這種重要性。但若是有人願意多看 Data.gov 在做什麼,可以從 Jeanne 這份簡報進一步了解。

Continue reading “歐洲政府開放資料營(五)”

歐洲政府開放資料營(四)

主談幾位完畢之後,我急忙移動到另外一個區域,準備我的分享場次。第一位談的是出口信貸貸款(Export Credit)以及透明度(Transparency),這名詞我似懂非懂也是完全外行。不過主講 Pranay Sinha 曾在 UNDP 負責建置 Web 系統,系統目的是揭露印度政府接受外援資金的走向狀態,所以經驗別外特殊。

Continue reading “歐洲政府開放資料營(四)”

佔領台北的省思(二)

上篇之後,本篇談 #occupytaipei 網路訊息與協作(到10月8日之前)。

  • 在反查核心成員的背景後,第一時間可以將成員的網路協作型態在心裡頭分為幾種。這心裡頭要先知道,以免透過網路協作的期許會在可見的未來會有相當大的落差。
  • 由於核心成員使用的是 Google Groups,但每次發電子郵件是否能準確即時送達收受者信箱,此乃取決於收受者本身的偏好設定,以及管理者是否對於群組設定有預先進行設定的動作。在非為管理者的身分之下,觀察一天後,即可判斷無人起頭,所以必須強勢將訊息的節奏透過密集發送電子郵件打入群組,但要拿捏如何不至於引起反感的分寸。
  • 核心成員之一僅把郵件群組當成是記錄的地方,每封信件只有一兩行不知從哪來的會議記錄。此種狀態顯示核心成員雖然年齡層為數位原生代(digital natives),但透過電子郵件進行網路協作(還不到郵件群組),顯然經驗不足。信件雖然可以用來記錄,但郵件群組的特色是可即時將重要訊息通知到群組成員,此等單純記錄之事,應在統一之處處理好後(如 wiki, etherpad.. etc),再行於信件內嵌連結寄出即可,這算是合格數位工作者的常識。但在此刻當然無權要求臨陣磨刀再上,只是你會依稀可斷運動可以在網路上以什麼樣的路徑走到什麼程度。
  • 加入時群組已運作兩日,人數約為十來人出頭。可肯定透過網路策動運動,雖然離活動日僅有十天,但還在初期而已。
  • 網路的注意力是稀缺的,勢起之時若沒打造好接引注意力的結構,只會浪費無謂的眼球。
  • 需要的「網路」才能是如何在紛亂訊息流以及完全無明顯指導科層結構的狀態下,還能把產生訊息、分類訊息、以合宜(appropriate)且低摩擦(low-friction)方式的送達指定的成員群,並引起希望發生的行動。因為你只有十天,十天要上到實境街頭,這樣的才能是網路運動成敗與否,以及能否突破萬人按讚一人響應的重要關鍵之一。
  • 若要達成前述,有網路(服務或技術)的、有溝通手法的、或是誘因提供的作法可達成。簡言之網路就是慎選平台服務,挑選協作門檻低、穩定、搜尋引擎優化度高的服務。溝通手法就是直接對核心成員「曉以大義」、帶著跑、或是運用訊息強度壓迫而造成不可逆的敏捷事實。誘因就是電子媒體採訪的機會,部分成員需要電子媒體,透過網站來取得電子媒體接觸的至高點,再傳遞給內部需要的單位,這是一種實質誘因提供的手法。
  • 進行以上思考前,務必確立自身的動機純正,至少要具體將自己的動機透明化,以取得即時的信任。

歐洲開放政府資料營(三)

開場為 Rufus Pollock(Open Knowledge Foundation)創辦人、在歐盟協助歐盟副總理 Neelie 處理 Digital Agenda 事務的 Carl-Christian Buhr、Sunlight Foundation 共同創辦人兼執行總監 Ellen Miller、實業級的運動者 David Eaves,以及波蘭 Creative Commons 計畫之負責人 Alek Tarkowski

Continue reading “歐洲開放政府資料營(三)”

初冬之華沙大公國(二)

DSC05861

給內行人看的東歐(加入歐盟者)的摩托車租賃談。這是第一部分:

  • 東歐諸國法規在租賃條件部分相對寬鬆,保險制度以及預扣車險保險費用作法不盛行。
  • 道路鋪裝狀況普遍不佳,華沙市區沒有外環道路的觀念。若是南來北往不想通過擁擠市區,需繞行一大圈。
  • 若走行之幹線為運輸幹道,外側路面通常已被大型貨櫃車壓壞成W字型,晚上行駛盡量不要走外道
  • 汽車駕駛攻擊性極強,這點若有台灣經驗則不必擔憂。但東歐汽車車款也以手排為主,我等騎士紅綠燈加速可快速駛離。
  • lane splitting 沒有問題,不會觸法。但汽車駕駛仍不習慣,小心塞車時汽車左右搖晃壓擠通過空間。
  • 道路工事隨處可見,標示不清,需注意。
  • 大多數市區停車不必付費。
  • 低階車輛整備度 ok,就只是 ok 不需有太多期待。車錶車燈要檢查,通常至少會有一樣會失靈。
  • 紅綠燈是參考的(對行人而言),綠轉黃燈不少駕駛人會衝車。
  • 跟歐洲不少國家一樣,紅燈轉綠前會亮半秒黃燈以告知駕駛人需排入一檔。
  • 給現金好做事。
  • 若長租超過一週,車第一天不要騎遠,傍晚拉回去檢查。

歐洲開放政府資料營(二)

直接進入主題。通常無聊的「國際會議感想」除了躺在陳年的出差舊卷宗裡,就再也不見天日,但我等諸君既然務求開放資料的精神,當然也要把 open data 的精神落實到實務上。此揭一系列就是落實的果蒂。

Continue reading “歐洲開放政府資料營(二)”

初冬之華沙大公國(一)

這次來波蘭主要是參加一場國際的會議。不過我有個癖好,只要有機會出國,必定好好觀察當地摩托車的文化。而下手了解文化的最快方法之一就是在當地騎車,閱讀當地雜誌,跑一些當地車友會去的景點。與其在旁觀察,倒不如成員一份子。

#ogdcamp in Warsaw

於是自去年開會順道走了斯洛文尼亞和義大利東北地區之後,今年再來到了波蘭的首都華沙。由於我有一場演講,所以沒辦法很紮實安排裝備和行程。而且由於初冬頗冷,華沙目前清晨已經是零下的溫度。什麼裝備都沒有帶。但好在體能夏天時在台灣有紮實的鍛鍊,體態算是近幾年最好的狀態了。仗著不怎麼怕冷的體質,聯絡一番後就順利拿到了車。不過更巧的是,租車的地點就在會議旁邊不到50公尺之處。若是放棄這大好機會,顯然就相當的說不過去。

會議第二天,我找了空檔和車店溝通。除了租車的細節之外,聊了不少波蘭當地的狀況。他們生意不怎麼好做就是。在全國將近四千萬的人口當中,騎車的人很少。這有點出乎我意料,竟是平原遍佈的國家,雖然道路的舖設狀況實在是東歐的水準(容後解釋),但幾乎不見首都華沙路上有摩托車。我猜想可能是冬天太冷所致,而且波蘭也不像捷克有著令人光榮的 Skoda 歷史,二戰後該被摧毀的都被摧毀了。華沙所有建物九成毀於大戰,是個非常苦難悲情的國度。想到這我們就聊開了,租車騎車這回事,反而變成附屬目的。

Bialistok or Warszawa?

註:待補(因為目前在莫斯科機場轉機中)。

歐洲開放政府資料營(一)

趁著要飛回去的空檔講一下 Open Government Data Camp 的感想(極短篇)。

我那場運氣不錯,排在第一天的上午,雖然環境很不適合(相當嘈雜)而且非常混亂(有 SXSW 的實戰感覺),但幾乎是全室爆滿,談的就是莫拉克風災的經驗。我把層次再拉高一點到 open data 的「天堂」只會在災難時出現的這個點。因為泰國最近大洪水,所以聽眾很快就抓到我想表達的點。講開放資料的這些團體跟災難防救的那一群有點距離(例如 CrisisMap, Ushahidi),所以我就利用台灣的例子,嘗試把兩個串起來。

由於「莫拉克」的案例實在太特別,所以十分多鐘講完後,陸續有南非、荷蘭、英國、盧森堡、德國、法國、摩爾多瓦和羅馬尼亞的人來攀談並且詢問諸多細節。相當大的比例認為這經驗應該多說一點,所以我答應了 http://www.ejc.net/ 的一位計畫協調人,近日會寫一篇比較長的文章給她,讓這經驗透過歐盟新聞傳播學院的體系再發散一次。

這次順便把青平台基金會和 opendata.tw 廣為「佈達」。不過類似的基金會和計畫在開放資料的領域不在少數,台灣各個城市的體質以及 ICT 環境有這個機會,但目前狀況仍然沒有什麼值得提的。不過至少已經讓歐洲這幾個單位有個印象,了解台灣有組織、計畫和人在弄這個東西,也算是欣慰。

佔領台北的省思(一)

註:本文寫在飛赴波蘭參加 Open Data Government Camp 演講前。

因為明早要飛赴波蘭,很快很雜亂的講一下我對 #occupytaipei 的「近迫」看法:

  • 運動之所以會如何發展取決於初期核心成員特質、參與力道以及資訊的節奏。這些透過網路都可以反查的到
  • 透過反查資訊即可判斷運動之左右以及發展的限制(或優勢為何),所以「萬人按讚一人響應」的推論,事實上在10月07日左右就知道可以有所突破
  • 運動本身即使是所謂的「蠢左」也好,但若要勢起搭順風,一定非及早參與不可。與其什麼都落空被看笑話,有餘裕者倒不如貢獻一點關注(或執行)心力,乘風而行
  • 風與運動的核心力道因為媒體關注的降低而削弱後,再把力道卸往想發展的主軸(例如 fork 出 projects),互為助力,才是好方法
  • 原始建立的 Google Groups 在前兩日幾乎沒有討論氛圍,這很危險,也先驗了未來會遇到的一些事情(在網路協同作業以及資訊流的處理上)
  • 內部主要成員幾乎沒有網路快速協同並且在混沌中找出方向的資訊溝通默契。這要求或許不近人情,但互不認識、互在不同地域、互有公私心以及互有不同之期許等條件因素下,網路所扮演的角色,無論是對內、對外溝通上,都需要被賦予更重要的角色。網路不是單純的工具而已,而這活動超過一半的具體「存在」
  • 對於網路「工具」的掌握度很低,則是具體反應在所使用之網路「工具」所產出的資訊特性,文句間洩漏對於網路工具期許的維度,以及工具使用的節奏等
  • 在 Facebook 內封閉網路的資訊如何翻攪,跟實際能發散到網路上的資訊廣度不是正相關。能不能發的出去會跟核心成員本身既有的社交網絡扣死。高熱量般的頁面跳轉數據,本來就不應該被視為#occupytaipei 的自滿訴求
  • 錯把核心 coordinated communication 和 social media 混在一起
  • 網路在這種活動當中扮演的不是單純的「媒體」。很多順利的溝通不是不能做到,而是不會用
  • 網路論述在這場 #occupytaipei 的運動當中是稀缺的。有不少媒體賢人的評論多矣,但網路原生論述鐵定很少
  • 忽視網路協同的內部氛圍導致運動主體的後繼無力,過度把網路歸類成「工具」則是忽略了溝通的藝術和難度
  • 所謂的 #occupytaipei 是否「成功」,有很多向度可以講。至少與國際媒體的關係一下子就建立起來。這或許不是首創,但卻是近年難得一見
  • 網路不熟,就只能玩有多少資源做多少事的遊戲。這剛好是 #occupytaipei 應該最不想見到的

其他還有幾十點(更正:上百點)的觀察就先擱著,等波蘭回來後再與各位分享。這東西很有趣。

在地的網路火花

這是第二次在高雄的聚會

一如往常,心色忐忑的到了高雄軟體園區,帶著老婆和小孩先在旁邊的店面覓食。13:50,到2號樓下等待其他人的到來。只見蔡志浩已在門口閒晃,我上前寒暄兩句。雖在網上認識至少有七年,但從未會首。此行初次照面,實在值得。不久後 Leon 也到,我兩笑說今日搞不好高標就是四人到場。眼見往來行人多半不認,暗自咐道真是選錯日子,三天「國慶」連假,早該出門遊玩。

不一會多人齊來,有兩位是日前在台北 Open Data 講座以及台中 Web Meetup 之友。原來出身高雄者並非少數,只是,有說不出的只是。好巧適逢大日,兩位朋友(Conrad 與富源)帶來婚宴名餅,飽食感添加不少。

4F窗台伴有碼頭美景,我等十多人,分次娓娓道來己身如何。這次僅有三位(包含我)是上次出席成員,其餘皆為高雄本地新識。此情甚好,否則三兩總是難以避免老調重談。此次來者,有產業背景居多。常駐台北而南下者有二,一位學生剛畢業,其餘則是高雄本地工作之朋友。有十年前返回創業的 Leon,也有近期才南下者。

但面臨的產業環境問題,卻不分南北,只是程度大小之分。我對高雄了解不深,頂多是十多年前海軍服役在左營登艦,當地產業結構,則是一概不知。有些困境雖然推想可得,但在 meetup 中諸君侃侃而談中,無論是單純抒發自己公司的經驗(現場有兩位老闆,一位是網路社群,一位是動畫),或是議及產業問題(幾乎每個人都有切身經驗),茶過幾旬,高雄 Web Meetup「忿忿不平」的感受,完全壓過台中場的氣味。

我也無法理解為何如此,可是隱約能感受道,好的契機正在萌芽。至少我等雖然同在資訊(軟體、網路服務)產業打拼,但過往沒有機會認識,也沒有這麼深刻的討論過一個地方的劣勢如何轉化為優勢的想法(例如台北相對於矽谷灣區而言,也是在地)。討論的這些人即使未身經百戰,也都有相當的經驗,願意花點下班的時間,在 Web Meetup 的場合討論、分享,甚至是激盪出在地與網路層面的可能性,這真的很不容易。

尤其是這聚會本來就沒有主題,也不是既有組織動員而來。

我很期待能具體的在高雄開出一個跟 web 有關的 project。或許 Web Meetup 的主題反而不是 Web,而是 Meetup 的火花可以怎麼用 Web 來實驗,例如蔡志浩所提到的 “Service Design” 和高鐵

也歡迎台中和高雄的各位來 webmeetup.org 走走,這就是網路的聚會。十一月中,希望台南可以成為第三個固定舉辦的城市。

後記:聚會最精采的部份是各種當地的產業情報(苦笑)

鄉鎮逐時天氣預報與開放資料

本文同部刊載:http://www.opendata.tw/gov-data/cwb/

最近有一則關於氣象局新聞頗值得關注。根據媒體報導,氣象局在天氣預測的部份,即將實行368鄉鎮的預報[1]。預報資料的頻率是鄉鎮市區兩天內每3小時天氣預報,以及7天內每12小時的天氣預報資訊。

在開放資料的各種討論,氣象和交通資訊通常是最常被提及的資料類型。不只是因為這兩者所產出的資料,幾乎是所有民眾每日生活所需,而且由於資料本身的變異以及更新頻率相當的頻繁,在資料應用的方式以遊戲規則方面,也有不少的發展。

對於一般民眾而言,這是件好事。例如我們可以拜訪 www.cwb.gov.tw 檢索旅遊地區隔日或是未來幾日的天氣預報,好比在台北的萬華區,最近的氣候狀況和南港區其實差異頗大。以往在網站上只能看到整個台北市的天氣預報,現在預報區域縮小,透過專業的氣象人員所產生的天氣預報(詮釋),參考價值應能得到有效提升。

不過所謂某個地區的「天氣資料」以往並不是不存在,但民眾無法順利取得。原因不少,但我猜想,主要是氣象局並沒有義務或政策依據必須提供民眾透過網站使用氣象預報資料(或產品)。在「發展鄉鎮逐時天氣預報系統計畫」的資料內我們可以看到,雖然這是民國99到100年中央氣象局主要的施政計畫之一[2],但預報資料要怎麼在網站上呈現,或是如何提供應用程式開發者一個合理的接取規則,顯然不在整體的考量範圍之內[3]。我們看到的反而是資訊服務被放在「加強氣象服務與推廣氣象防災教育宣導」的章節,而且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狀況。

這不單是氣象局本身的問題,更進一步來看,這幾乎是所有擁有大量資料的政府機關的問題。就算退幾步來看,不要求提供以開發者為導向的資料接取服務,即便是一般民眾要檢閱現有的氣象資料產品,達到氣象局所謂「推廣」的目的,可是,氣象局的網站在親和度(accessibility)卻一直是詬病的指標之一。網頁充滿了未經全盤思考卻硬把資訊塞放在首頁的毛病,網頁資訊區塊成為高階長官在螢幕上「指指點點」的受害者。相對之下,日本的 www.tenki.jp 就清爽許多。

試想,氣象資訊的數量之多,異質性高,但又必須整合為在效能、審美、人力、內部流程以及預算等各方面都符合要求的網站,誰說網站在開放資料各種討論當中,不是一門具體而且頗難的學問?

在政策和預算都無視網路已經是最主要資訊服務管道的此時,氣象局的網站氣象產品,也只是這些因素的果實罷了。網站服務既不是主要的業務,提供這項業務也需要相當的成本。若是民間的開發者[5]想自行運用氣象站資料開發天氣的應用程式,也只能透過迂迴的方式達成[6]。各相關者對於氣象局網站(資料)的諸多抱怨,其來有自。

欣聞最近又有不少以「雲端」為名的聯盟競相成立,但在刻意忽略國家級氣象和交通資料服務的狀況下,雲端要算什麼[7],我認為大概只有行事(或形式、形勢)的算計層次而已。

[1] http://www2.cna.com.tw/ShowNews/WebNews_Detail.aspx?Type=FirstNews&ID=201109300017

[2] http://lis.ly.gov.tw/npl/report/991103/1.pdf

[3] http://www.cwb.gov.tw/V6/about/Strategic_Plan.htm

[4] http://zh.wikisource.org/zh-hant/交通部中央氣象局附屬測站組織通則

[5] http://zonble.github.com/twweather/

[6] http://pweb.cwb.gov.tw/phpBB2/viewtopic.php?t=1721&sid=fb68d5d24ba3daf14379428a6dd21ef0

[7] http://www.ncp.org.tw/vanilla/vj-attachment/2011/04/attach112.pdf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