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本文寫在飛赴波蘭參加 Open Data Government Camp 演講前。

因為明早要飛赴波蘭,很快很雜亂的講一下我對 #occupytaipei 的「近迫」看法:

  • 運動之所以會如何發展取決於初期核心成員特質、參與力道以及資訊的節奏。這些透過網路都可以反查的到
  • 透過反查資訊即可判斷運動之左右以及發展的限制(或優勢為何),所以「萬人按讚一人響應」的推論,事實上在10月07日左右就知道可以有所突破
  • 運動本身即使是所謂的「蠢左」也好,但若要勢起搭順風,一定非及早參與不可。與其什麼都落空被看笑話,有餘裕者倒不如貢獻一點關注(或執行)心力,乘風而行
  • 風與運動的核心力道因為媒體關注的降低而削弱後,再把力道卸往想發展的主軸(例如 fork 出 projects),互為助力,才是好方法
  • 原始建立的 Google Groups 在前兩日幾乎沒有討論氛圍,這很危險,也先驗了未來會遇到的一些事情(在網路協同作業以及資訊流的處理上)
  • 內部主要成員幾乎沒有網路快速協同並且在混沌中找出方向的資訊溝通默契。這要求或許不近人情,但互不認識、互在不同地域、互有公私心以及互有不同之期許等條件因素下,網路所扮演的角色,無論是對內、對外溝通上,都需要被賦予更重要的角色。網路不是單純的工具而已,而這活動超過一半的具體「存在」
  • 對於網路「工具」的掌握度很低,則是具體反應在所使用之網路「工具」所產出的資訊特性,文句間洩漏對於網路工具期許的維度,以及工具使用的節奏等
  • 在 Facebook 內封閉網路的資訊如何翻攪,跟實際能發散到網路上的資訊廣度不是正相關。能不能發的出去會跟核心成員本身既有的社交網絡扣死。高熱量般的頁面跳轉數據,本來就不應該被視為#occupytaipei 的自滿訴求
  • 錯把核心 coordinated communication 和 social media 混在一起
  • 網路在這種活動當中扮演的不是單純的「媒體」。很多順利的溝通不是不能做到,而是不會用
  • 網路論述在這場 #occupytaipei 的運動當中是稀缺的。有不少媒體賢人的評論多矣,但網路原生論述鐵定很少
  • 忽視網路協同的內部氛圍導致運動主體的後繼無力,過度把網路歸類成「工具」則是忽略了溝通的藝術和難度
  • 所謂的 #occupytaipei 是否「成功」,有很多向度可以講。至少與國際媒體的關係一下子就建立起來。這或許不是首創,但卻是近年難得一見
  • 網路不熟,就只能玩有多少資源做多少事的遊戲。這剛好是 #occupytaipei 應該最不想見到的

其他還有幾十點(更正:上百點)的觀察就先擱著,等波蘭回來後再與各位分享。這東西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