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淑薇拿不到台灣的資源這件事,也許不用重新再檢討一次表面的問題。台灣的各級政府一向是以 G2B 和 G2G 的心態來做 G2C。C 就是民眾、消費者、觀眾、以及不在你台灣政府治理範圍的公開生態圈。換句說說,就是收視運動賽事的觀。

台灣政府對於買不買帳這件事,看的是 G,作法也是 G,這源自於腦袋也只有 G。但走到了世界和區域,多層次的生態關係,根本就不是腦袋只有 G 的決策組織能理解的。所以就是用 G 去評估 B, C 的價值,用 G 的手法去處理 B, C 的評估,然後再用 G 的事後態度,來消費 B, C 所創造的消費激突(如 ‎#wimbleton 和謝淑薇)。

運動是非常 C 的領域,B 和 G 雖然至關重要,但多會老實聰明的退到 B 和 G 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唯獨台灣政府總是喜歡拉抬 G 來刺激 B 和 C 的消費,所以自然只有 G 的世大運,而沒有個人 C 站在 G 前面的可能。

很可惜的是,台灣的 G 在世界上不是 G,而且吝於讓 B 和 C 走上舞台,帶著 G 走。有些舞台人家就是不要你不上道的 G,不管哪一個 G 來都請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就好。

所以台灣的 G 就 GG 了。

G: government
B: business
C: consu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