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公共性格的公務員

因為籌備政府開竅會議的關係,自然會接觸到不少公務機關的雇員(可能是公務員或是約聘人員)。不過我很好奇的是,越是事務型的人員,其「公共性格」的「展現」,多半發生在法規和作業習慣的框定範圍內。離開職權和業務範圍,公共性格的展現反而消褪無跡,不只網路難尋,連在日常生活當中,可能都不易窺見。

我舉個例子,比如說我們透過週末的時間,辦些活動或舉辦會議,有時也跟不同國家的機構在參與模式相對開放的計畫範圍內,撥出週末的時間,互通有無。這些活動和會議都有很濃厚的「公共事務」性質,不只是參與的不同人馬,背景多元,絕非傳統產官學界排排站的那套作法,而且活動的本身專注的就是公共事務。當然這年頭的公務事務有不少近用的管道,也有很多活生生的一面,至少「前端」不再是那麼的沈重。網路的參與是相對簡單的一環,討論和交流網路在公共事務能扮演什麼角色,自然就是現代人最為熟悉的管道。

不少任職私人公司的朋友(不是學界、不是學生,也不是來自官股法人)願意騰出個人時間, 在週末貢獻所學。這些朋友的公共性格相當濃厚。在自己的生活和工作間,也能抓出平衡,兩邊都還算顧得還算不錯。但我卻不只一次聽到公務機關的雇員問說,你們為什麼要做這些東西?是因為有趣,還是有什麼發展的機會?最近也有幾年前曾採訪過我的雜誌來訊,想問問說最近在幹什麼,以及做這些事的背後動機是什麼。

這有簡單的答案,也有複雜的答案,但問我肯定是問錯了。生活周遭處處都是公共空間,人到了一個階段,除了開始探索周遭社會之外,也會對於「權力」和「治理」的運作有著人生歷程的體悟。就像是看到東西壞了,如果修起來不難,自己 DIY 來動手研究,然後買零件、維修,改換為新品。公共事務(尤其在網路部分)也有很多值得動手研究的巨大空間,有些人比較厲害,有時間,就鎖定個範圍,動手來做。但更有很多比我們年紀輕,還在慢慢探索世界的年輕朋友,面臨到迥然不同的挑戰。於是走過的站起來,互相搭起平台,為公共事務盡一份心力。這不是衝動,當然也需要一點,這是十幾年來的經驗的轉換。

當然,若公務員的公共性格僅能從法治和作業習慣的層次接手,那麼我覺得還有不少空間,可以一起來試試看。這是我對 SmartGov 的一點私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