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真正多元但有自己格調的城市

我不是在說台灣的地方選舉還是高雄北漂什麼的,我是在說日內瓦。

日內瓦的規模不大,但知名度極高。更精確來說,日內瓦可分為日內瓦州和多數人比較熟悉的日內瓦市。後者多半是城區,設籍人口不過二十萬左右。任何在亞洲可以稱得上是「城市」的候選,其人口規模和地理範圍,不知比日內瓦大了多少。但日內瓦響噹噹的名號,在西亞、北非和歐洲人眼中,知名度和重要性,比台北市高出不少。不過今天並不是要來介紹日內瓦,而是在日內瓦待得夠久的台灣人並不多,這些台灣人又普遍可以分為傳統的幾大類,然後你可能一輩子認識不到一位。類似我們這種以堂堂正正男子身份又在日內瓦高新科技產業工作者,當然是屈指可數。

不過今天不是來介紹日內瓦的工作氣氛和環境,當然也不是聊勞動條件和各種稀奇古怪的限制。日內瓦和其他瑞士一級城市令人驚奇的是,就是地方自治風氣之盛,這個風氣也讓待比較久的人有很深的感受。

比如說,在日內瓦州除了日內瓦市之外,共有40多個「市鎮 (municipalities)」,離日內瓦市較近者,如 Carouge, Lancy, Meyrin, Onex, Plan-les-Ouates, Confignon 等。這幾個市鎮位於日內瓦市週旁,住了不少人,但規模不大,人口約莫是兩三萬到上萬人之譜,都會化的程度相近於其他日內瓦州的市鎮也比較高,這從市容和商店的分佈就能得知。日內瓦州有不少市鎮的規模僅有一千二到一千五百人設籍人士之譜。

如果我們單看人數和地圖,再對比自己所居住的台灣,你可能會覺得,日內瓦真是小,小到連一萬人的小市鎮竟然都可以有自己的自治權力基礎,更別說看起來就是村莊聚落,才一千人也能有議會?對台灣而言,在六都之內的行政區,都會化程度也極高,事實上遠是高於日內瓦的,但這些「區」的面貌,一直不是很清晰。比如說,中正區對上中山區,蘆洲區對上三峽區,或是坪林區對上雙溪區。我在想,這不清晰的原因是如何成為我的印象?是因為居住人口太多,地理面積狹小,所以行政區之間的分野和生活環境的分野,已經沒有必然的關係?我想想在日內瓦市周遭幾個比較大的市鎮,也有此感受。但日內瓦畢竟人還是比較少的,行政區和行政區之間的分野,還是比較容易感受得到。尤其是出了所謂都會化高的市鎮之後,那種體會更是明顯。越是人跡稀少的市鎮,設籍住民認同感在生活場域的「展現」,就更為強烈。例如在難得的夏天,整個市鎮的節慶、活動等。屬於市鎮的巡守隊負責維護市容,掛起代表本市鎮的旗幟,飄揚在市鎮入口的主要道路。不注意到都很難,尤其是對我們這種移動力高,喜歡地毯式探索的人們,這些各有特色小巧精緻的市鎮,可說是週日休閒騎車的好去處。有時整個市鎮就只有一家小餐廳,一家咖啡館。這種店更是值得拜訪。

另外日內瓦州各市鎮的特色是,非本國出生的設籍極高。例如最北邊的 Versoix,海外出生者早就佔了所有設籍人口的四成以上,不少東亞落地生根者,買房在此處。除了歐洲和歐盟境內流動的勞動人口之外,本地的社會人口結構如此多元豐富,這即使是在規模小一點的市鎮,動不動就能在方圓幾百米之內,與來自十幾個國家的常住交流,這經驗只能說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罷了。美國的幾個城市相較之下,只能算小兒科。

綜合上述幾個觀察來看,日內瓦是個很妙的城市,一來有些市鎮的存在歷史遠久於現代瑞士的建立,二來是,瑞士對於移民有極高的限制,常住人口的流動率是很低的,但同時卻有如此多元和高比例的外國出生人口。三來是,在日內瓦境內的工作人口,拜n個全球性組織總部在此之賜,高達十分之一的人口來自於全球兩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為這個城市的多元增加了其他亞洲大都會難以項背的表現。但這些人又自成一體,和日內瓦一般民眾的生活幾乎是井水不犯河水。「照理」來說,或是國際化的城市,就越不容易保有一些自己的東西。但日內瓦還算平衡得宜,這等經驗,應該多多交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