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首批邊境開放沒有台灣 不用太意外

邊境開放本來就涉及很多的溝通和互惠原則,尤其是武漢肺炎疫情趨緩之後,對各個國家來說,都是一件頭痛的問題。各國要不要開放,如何開放,開放是透過什麼平台和管道討論,我猜這些都有既定的 protocol 可以遵循。但邊境管理業務畢竟非我專長,我們大概只能由過去的經驗,推想這些開放邊境的協商是大致如何進行的。

比如說,如果是兩個國家之間,疫情狀況類似,而這兩個國家是陸連國,出入境有一定的管制。那麼這兩個國家之間,大概要互相協商如何開放,從哪裡開放,應該不是難事。有些國家相鄰的國家有超過三個,我猜在比較正常的狀況下,例如雙方不是在交戰狀態,也沒有大量難民從A國直接流竄到B國的問題。那麼在疫情趨緩後,人總要流動的,A國之人可能白天在B國工作,晚上又回到A國,這在歐洲各國皆屬常見。多方協商邊境開放和防疫管制事宜,大概也不會不知要如何開始。

比較特別的是海島國家,例如日本、英國、菲律賓、斯里蘭卡等。但這些國家和台灣不同的是,在不少協商的平台和管道,可能會依照某些成文或不成文慣例,直接被納入討論。台灣的狀況,我也不用多說,這裡也不用說的細。但要知道的是,可能有些平台「疏於維護」,對於互相協商的 protocol 也缺乏熟稔之人。因此雖然疫情管制和社會安全,台灣實則在世界名列前茅,但這些名列前茅的媒體報導、報告,或是雙方和一對多的論壇,多半僅僅是權宜之下所搭建的平台。就算台灣能見度大開,也只是算是在媒體(包含社交媒體)的關注,只要回到各國「正規」或「正常」的作業程序,台灣很容易就被忽略。這道理大家都能理解:台灣很紅(相對)跟一起要做事是無關的兩件事。

這忽略或許不是惡意的,更多可能是慣性。再加上台灣這一波在國際參與,發展出了很有自己「味道」的打法。這些打法其他國家可以欣賞,但是否能學習,顯然又是另外一回事。你好歸你好,我當盆花來欣賞,來崇拜,但沒有要大大買單,因為這不是我要的,這樣總可以吧?

各國首批邊境開放沒有台灣,我認為不用太意外,這可能是一時的。但這一時的前後差距所造成的影響,不能說很小。國際參與不單是講好話講大話給人家聽,熟悉國際語言,不要誤把媒體報導當成是正式國際各種合作努力經營的一環,這應該是這個階段面對邊境開放議題首要的認知。

自己好當然很好,但要能合作。這合作不是說就是完全開放台灣的邊境以達到互惠的實質效果,而是有很多更全然要考量的面向。”Persistent engagement” 非常重要,自己的國家要有團隊能夠把這事認真長期專心的做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