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新南向無任所大使是什麼?能吃嗎?

前因:總統特聘林佳龍為無任所大使 專責數位新南向(自由時報)

我對這件事有點好奇,因為無任所大使目前有很多位,而負責「數位」部分加上林已經總共有三位。一個國家需要有三位數位無任所大使到底是什麼狀況,這就不免令人想討論了。

(以下人士敬稱通篇省略)

無任所大使的名單在 Wikipedia 比較好找到,有幾位在國內有明顯的知名度。

  • 郭旭崧(國立陽明大學校長、中華民國衛生福利部顧問)
  • 簡又新(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董事長、前外交部部長、前交通部部長)
  • 陳重信(前行政院環境保護署署長)
  • 陳正然(中華電信獨立董事)
  • 詹宏志(PChome董事長)
  • 范雲(國立臺灣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社會民主黨召集人)
  • 紀政(國策顧問)
  • 楊黃美幸(臺灣民主基金會副執行長)
  • 吳運東(新國民醫院院長、中華民國台灣醫學會監事)
  • 布興‧大立(長老教會牧師、玉山神學院院長)
  • 林佳龍(前台中市市長、前交通部部長)

范不知道「卸任」了沒有,有最高知名度的是紀政和林佳龍。在數位領域,一般民眾可能會聽過詹宏志。陳正然的名號則業內普遍知悉,而林佳龍是主要政治人物,當然知名度就更高了。上述名單畫底線的就是和「數位」領域有關的無任所大使。中華民國有三位無任所大使,想必任務繁重,而且「數位」對於國家發展的戰略高度,也是高到不能再高了。

不過,前兩位無任所大使都在做什麼?在「無任所」「數位」領域,他們又分別作出了什麼貢獻?我參考的對象是幾個在 OECD 頗有名氣,但卸任之後在各國際場合出現的具有趨近無任所大使身份的重要人士,例如愛沙尼亞 (Heli Tiirmaa-Klaar)、丹麥 (Office of Denmarks Tech Ambassador)、澳大利亞 (Tobias Feakin) 、英國、印度等。「數位」並不是一單一領域,沒有人能什麼都懂,因此從他們出席的場合和談話,就能了解他們所被賦予的目的是什麼,熟悉的是什麼,想傳達的意志是什麼,跨國跨域鏈結的功力如何等等。

神龍見首不見尾

台灣在2016年之後的兩位數位無任所大使,都在什麼國際場合出現呢?

詹曾經是 APEC ABAC 代表(總統府新聞稿),這可以算得上是一個名實相符的角色。另外他所經營的 PChome 集團在台灣對立陶宛的合作當中,也成為電子商務的接取代表。APEC 對一般民眾而言很陌生,也沒有什麼公開參與的途徑。詹宏志需要個人出席開會的場合,在這個架構下也不會很頻繁,更多的是支援團隊的各種工作小組和會議(所以他比較像是60歲世代年輕版張忠謀每年去 show up 一下)。反倒是明年預計開設的立陶宛主題商品館能賣賣東西比較容易理解。這也算是「台灣特色」無任所大使的「功績」。

陳的知名度比較低,但在總統府的 “Presidential Hackathon“(總統盃黑客松) 都可以見到其活躍身影,但在國際的場合我就無所聽聞。陳和詹崛起的年代類似,都是台灣網路商轉化後的第一代經營者。但那是1990年代中末期的事,他們兩位還能活躍在檯面上,從某些角度而言也是好事(或不妙的事)。

不過我們的參考基準點是 OECD。 台灣的總體經濟體質和實力當然能進得了 OECD(雖然妾身無名),所以我們要用 OECD 的標準來看台灣的數位無任所大使。

簡單來說,我在很多公開的場合(網路、現場)都能看到 OECD 這些國家的無任所大使(數位領域),做實 “evangelism” 的任務。而台灣的兩位數位無任所大使,幾乎只有在台灣主導的國內場合才有機會遇到。台灣的無任所大使走不走得出去?這是個人意願問題,還是授權問題,還是缺乏參與框架,仍在互相分工滾動磨合?或是蔡也讓他們自行發揮?這我就不知了。

在長久的疑慮還未解決時,「新南向數位大使」在兩位無任所數位大使都還在崗位上奮鬥之際,突然就晴空問世出現在世間。

蔡總統並將相關事務交由國安會諮詢委員傅棟成主責,增聘無任所大使由林佳龍擔任,專責「數位新南向」的聯繫與交涉。

自由時報 2022/1/05

新南向?數位?第一時間想到了之前在總統府的「新南向政策辦公室」(黃志芳)。後來這部分的業務隨著黃志芳擔任貿協 (TAITRA) 的董事長而被轉出。此時,「新南向政策」還有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 (OTN) 的談判總代表 John Deng 在負責政策綱領、推動計畫和工作計畫。「數位」部分,還有一個即將降格的「科技部」和馬上要成立的「數位部」。到底「新南向數位」的實質內涵是什麼?哪些是之前陳和詹做不到的?陳和詹是太忙所以做不到?林年少時曾拿過富爾布萊特(Fulbright)獎學金,是否他的經歷更能勝任「新南向數位」的福音傳播?

無任所大使要能帶的回來走得出去

我們姑且來揣摩三位數位無任所大使的分工:

  • 陳正然:數位轉型(數位經濟暨產業發展協會)
  • 詹宏志:電子商務(網路家庭)
  • 林佳龍:中小企業(大肚山產創基金會)?政策(台灣智庫)?要做 ODA (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

希望能在更多一點不是台灣內部主導的各種場合,看到無任所大使們的表現。還有一點,如果「新南向數位」政策沒有鏈結本來就在台灣將近百萬有實質淵源的新南向人口,那我也很懷疑是不是有什麼大絕招是還沒有出現的。


照片:https://www.pexels.com/photo/round-analog-compass-3385615/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