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局買三倍券 大家「剉咧等」

起因:台灣郵政產業工會一文 我想了一下透過郵局刷健保卡買三倍券會遇到什麼問題(撇除合不合法的部分),因為這次所面臨的客觀條件和藥局非常不同。 藥局端: 藥局:約6,000多家 執業藥師:約35,000人 營業時間:多半落在08:00~22:00之間,週一到週六日都有營業 郵局端: 郵局:約1299間 儲匯人力:約6,000人 營業時間:多半落在08:30到~17:30之間,週六日多半不營業 很明顯我們知道郵局比藥局在服務總時間、服務可用人力、服務據點數量等三個明顯條件,都遠不如藥局。那麼有些人説郵局的地點都很好,地方都很大,比社區藥局更方便,所以應該不會有很大的問題。但真的是這樣嗎? 我們憑印象不準,先抓取郵局據點的資料做點初步的觀察。郵局雖然地點通常不錯,但郵局在一個行政區的數量,目前看來是沒有隨著人口的成長而有相對應的新設據點。比如說,台北市人口不到三百萬,郵局支局有兩百多間。台中市人口與台北市接近,但郵局數量僅有台北市的七成。新北市人口超過四百萬,但郵局數量和台北市卻是類似。 再來是在行政區內服務人數的不均勻,例如: 新北市土城區有24萬人,但僅有7間郵局。一間平均要服務3萬4千人 高雄左營區20萬人,有9間郵局,平均一間服務2萬2千人 彰化縣彰化市人口24萬,15間郵局,平均一間服務1萬6千人 台北市中正區人口16萬人,25間郵局,平均一間服務6千4百人 郵局據點和藥局據點的分佈屬性差異太大,全國藥局有2/3幾乎都是在社區,而郵局的比例遠低於此。如果不看勞動人口(購買三倍券的人)的日夜移動傾向、居住地、戶籍地或是郵政儲匯戶口活躍樣態來看,平均一個郵局要服務的人數,至少相差了五倍以上。這還是暫先不考慮郵局內部職員和工員編制規模,例如一個支局有多少人負責儲匯業務。 從最新一份的郵政年報,我們得知郵局平均年齡約為46歲,平均服務年資17.5年。總公司和各等郵局的訓練人力加起來只有20人(總公司16+各等郵局4)。根據經驗來判斷,郵局要快速導入全國一體適用的資訊系統,在規格、招標、採購、撥款、建置、驗收、人員訓練、執行操作等環節,應該會遭受到極大的不可抗力因素。目前買三倍券在郵局要過健保卡才能購買,沒有資訊系統的輔助,這件事也不可能發生。郵政產業工會的說法是: 櫃檯業務有專責儲匯的窗口, 也有專責郵務的窗口, 還有郵儲共用的窗口; 硬體設備老舊、程式設計陽春、系統常常不穩, 不論哪一類業務, 都有各種零碎繁雜、需要人工拼湊的流程與紙本作業。 而主管機關與總公司的精簡政策, 致使窗口人力緊繃已成常態, 更是雪上加霜。 所以初步看來,相較於藥局,郵局這個通路: 據點更少(藥局的1/4) 營業時間更短 人力更少(藥局的1/5~1/6) 終端資訊系統更老舊 人力結構更為資深 進郵局目前仍須強制戴口罩 沒有健保藥局的健保卡過卡環境,如設備、專線、訓練和藥事人員的必要身份等 簡單來說很多人要「剉咧等」,這個等還是全國性的「等」。郵局自估約要服務1000萬人左右,按照口罩實名制的經驗,電子通路 (web/app or kiosk @ convenient store) 最多能吸收到25%的全國民眾,剩下75%恐怕要中華郵政吸收。算一算不會只有1000萬人,而且全部是擠在7月15日的炎熱夏天,這和「春涼時分」在社區藥局拉凳子閒話家常,肯定會有完全不同的景致。 對了,去年夏天,郵局的核心資訊系統曾大當機。

民眾黨記者會:修《個資法》的討論

今天台灣民眾黨黨團召開記者會的這件事值得關注(自由的報導、中時的報導)。修法細節交給法律意見專業人士。我的幾點初步看法如下: 這個議題是好議題,值得大家關注 高虹安希望能坐實「科技立委」的稱號。事實上高委員的背景和經歷也是真的比較貼近「資訊科技」,但在轉換身份上和其他新科立委一樣,「公共政策」畢竟不是「企業政策」,從企業轉換跑道過來的很容易因為過去經歷,把科技政策談得像是「科技產發」或是「補助政策」。這部分我們可以從上個月台北市的「口罩販賣機」瞧出端倪。不過,「普設販賣機」這主題很明顯已經不值得繼續討論。能回到立法委員的職能本務,這件事本身是值得鼓勵的 細節才是真功夫,這點也很值得繼續觀察民眾黨黨團在修法提議的後續動作 記者會裡提到幾個點,我倒覺得實務上大概不能忽略另外一部分。我們姑且稱之為 “user journey“,如果一個人因為入境台灣必須接受居家隔離14天,那麼他的「個人資料」會被如何紀錄、傳遞、累積、流通、儲存、處理、轉換、串接和應用?如果這個人是外國人,那麼圍繞著他所累積的「資料」和「資料流」到底是怎麼跑的?如果是本國人,會有什麼不一樣? 這幾個月所累積的居家隔離和居假檢疫人數超過十萬人,我們目前手上就有如此「豐富」可供討論的「教案」,不知行政機關能把「現況」搞得稍微清楚一點?這部分是哪個行政機關應該負責 oversight  的?立法院的委員和助理團隊大概沒有資源可以把這些事搞清楚,那麼誰要去研究?誰有資源和管道可以研究並且把結果公開發表? 和防疫有關真正的大量的資料蒐集(而且牽涉到消費行為、消費地點和金融資訊),在熱點、在簡訊、在電子圍籬、在足跡追蹤之外,還有一個更大的,是2月第一週就開始實行的「口罩實名制」。這點別忘了,因為很容易就忘了這條最大的魚 謝謝。以上。

關於「防治訊息操弄與人權保障」座談會

主題:「防治訊息操弄與人權保障」座談會 場合: Organizer: Legislator Zhong Jiabin Congress Office Meeting time: April 10, 2020 (Friday) at 10 a.m. Venue: Room 302, Red Building of the Legislative Yuan (No. 1, Zhongshan South Road, Zhongzheng District, Taipei City) 以下為列席發表意見所用的個人備註。 疫情期間政府收集了什麼資料? 1922 專線通話數據和留存資料 1988 專線通話數據和留存資料 口罩實名 1.0-4.0 留存資料 口罩實名網購的各介面(據說有18個介面) 口罩寄海外親人(實名、海內外地址) 電子圍籬(CECC、電信業者) 檢疫和隔離(CECC、衛警民政) 細胞簡訊(CECC、電信業者、災防中心) 人流熱力圖(CECC、中華電信) Contact tracing(疫調人員、電信業者) 檢疫(防疫)資料庫 <-> 境管資料庫連結與勾稽 … Continue reading 關於「防治訊息操弄與人權保障」座談會

台灣的防疫哪些可學 哪些只能欣賞

今天討論的話題之一,我們揣摩的對象是:如果我是國外相關政府單位。有些防疫措施(非醫藥部分)之所有在台灣有效,這件事要能成立是有背景條件的,這些條件到了很多國家卻不是這麼一回事。換另外一個角度,就是如果你要「輸出臺灣經驗」,哪些是真的「有行有市」,哪些是「有行無市」? 只能「欣賞」台灣的部分: 有 SARS 經驗:學不來,這是亞太各國的慘痛經驗。或是說,也不是現在要學 防疫政策和說明的主要官員(政務官)擁有醫學和公衛背景:學不來,這有日本殖民的歷史因素 可能是全世界最早對於武漢肺炎有警覺的國家:學不來,因為最早就只有那麼一個,只能拿來提高台灣本身在防疫警覺和對中國醫療環境情報網能耐的總體信任度 口罩很多:學不來,現在也來不及學了 口罩實名制:承上 口罩地圖:承上 入出境管道單純,管制成本低,管制密度可以做到夠高:台灣是島嶼,學不來,因為地理因素 Contact tracing 台灣做得特別好(或貼心,或不一樣但有效可另闢蹊徑)能學習的部分: 強而有力的 CDC 和特早開設的 CECC 疫情透明,相關知識能力充足(主要是每日至少一場記者會) 居家隔離和檢疫照護措施(catering 和 caring 部分) 台灣做得很好,但不太能學,或是絕對不能學的部分: 想拆掉 WHO 的台 神秘的電子圍籬和管制:不容易,因為實際內涵太複雜,各國在理論上可以實現的途徑不一,但就算在緊急狀況也不太被允許如此。對於新加坡、台灣這方面的神秘電子措施,通常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 至於韓國的部分,我看到他們的外館開始有所動作,以下是印象中可以學習的部分。同樣的,我們揣摩的對象也是「如果我是國外的政府」: 大規模快速篩檢:學的來,而且有必要 降低感染曲線 (flatten the curve) 的成效:學的來,因為韓國的狀況比較接近正常國家會有的部署節奏,所以它的做法比較有參考價值 外交場合支持 WHO,但實際則有自己的節奏:學的來,而且有必要 以上。

口罩實名2.0到底有沒解決問題

同學們,目前到了一個階段,看看「口罩實名制2.0」的第一階段有沒有解決當初所設想的問題。 根據政府公開訊息和媒體報導,我們大致可以說要解決的問題有三: 口罩分配不均(或是銷售的涵蓋率不均勻) 上班族買不到口罩(所以有了網購系統) 藥局庫存問題 2的部分是我們關注的,我們來看一些基本的人口數字: 台灣總人口(內政部戶政司):2360萬 台灣15歲以上總人口(內政部戶政司):2060萬 台灣20至49歲人口(內政部戶政司):1042萬 台灣持有智慧型手機滲透率(通傳會):約7成多,我們先用73%來算,所以有1722萬人擁有智慧手機 台灣總上網人口 (TWNIC):1898萬 然後是口罩的銷售數字,先來藥局端: 販售據點:6000家 口罩銷售數字(成人):一個週期7天約2993萬(衛福部食藥署),平均每天約為428萬 口罩網購 (Cycle 1) 的數字: 時間:3月12日至4月1日(共21天) 取貨通路:11000家 成功預購人數:117萬 約總人口4.96% 約總上網人口6.16% 成功繳費人數:99萬 約總人口4.19% 約總上網人口5.22% 預計領取口罩數量(成人):297萬(21天) 實際領取口罩數量(成人):還未有數字 Cycle 1 口罩網購小結(成人口罩): 網購通路21天累計銷售量,大概是實體通路1天銷售量的69.39% 網購通路平均每日銷售量,大概是實體通路的3.27% Cycle 2 口罩網購的變化是: 預購時間從7天縮短為2天(3月25日到26日) 繳費看來是:3月27至29日 最快取貨時間為4月2日(一直到4月8日) 預計本次網購週期天數為:15天 問題來了: Cycle 1 網購銷售數字算好還是差? Cycle 1 有無解決本來想解決的問題? Cycle 2 網購銷售數字會更好、平盤,還是更差? Cycle 2 是否可以進一步解決本來想解決的問題? 我們是否可以直接說:「虛擬通路不超過實體通路的5%」是屬於合理且正常的狀況嗎? 當初喊了「700萬口罩」,是不是真的以為會有200萬人上網訂購? 小結,我們是不是應該再回來看本來的三個大問題: 口罩分配不均(或是銷售的涵蓋率不均勻) … Continue reading 口罩實名2.0到底有沒解決問題

正確認識「加大頻寬,CPU要變大」說法

今天週五的教案是健保署在受訪時所提到的「加大頻寬」「CPU要變大」(影片)。這個案例很有趣,我們一步一步來推敲。 在網路公司待過的,無論什麼世代,聽到健保署這講法肯定是莞爾一笑。一來是,網站「塞車」「當機」不是「加大頻寬」就能解決,二來是「CPU要變大」到底是什麼東西?這點再問下去大概會很難為情,我也不知道英文要怎麼說。這一連串由台灣政府技術官僚(尤其是主官階級)所說出來的話,顯示了另一個哭笑不得的狀況。 他們不太知道自己在說什麼,而且對於網路只有很模糊的概念,即使已經很努力了 由於腦袋裡的概念很模糊,事情的嚴重程度和需要什麼專業才能解決,也只能矇著眼睛做。運氣好的,身旁剛好有勝任並且得到良好授權的團隊,能代為解決燃眉之急。運氣不好的,被拐去做什麼沒有用的事情,最後被問到非技術層面的「價值等級」問題,連搭理的機會都不存在。 有幾位朋友問到同樣的問題,我用一個譬喻來講好了。比如說一個在公共衛生相對落後的T國,我們A國希望做醫療經驗輸出,要派一個醫療團進駐。醫療團內的醫療成員,不需要每個成員都是不同領域醫科的佼佼者。對於這個地區,我們應該派什麼人,需要什麼樣專業知識組合,只要團隊成員有熱忱,有來自T國完整和持續的資源,長期就能幫這個A國慢慢建立起公衛的概念和公衛政策的框架。這部分屬於長期打底的工程。至於在短期的任務部分,大概就是保健課程、衛生宣教,以及衛生所等臨時性的醫療行為。 這個T國的居民在過去從來沒有機會在本國享受到如此溫暖專業的問診,即使是一個小咳嗽也會蔓延到整個地區疫情不止。經驗輸出的A國醫生,雖然熱忱和專業有餘,而且也很年輕,但這個T國畢竟不是他的母國。時間到了,他自然要走。T國的文官系統能不能因為醫療團的離開而繼續維持好不容易建立的公衛水平,目前看來不樂觀。 原因我們都知道,來自A國的醫療團水平夠紮實,而且在面臨醫療資源稀缺和補給線過長的狀況下,腦筋靈活動得快,通常能快速部署不是怎麼正規(又稱敏捷)的手法,目的是為了屢次解決T國的燃眉之急。可是,T國沒有自己的人才培訓,所以T國從過去到現在,都把醫療團當成是來自於天空之神的福音的一般看待。就算是看不懂,反正知道多少會有效,T國人民會額手稱慶(奇)。 這個A國的醫療團在回國解編之後,陸陸續續回到了自己的崗位。由於A國雖然醫療人員和醫事機構龐大且先進,但這年頭願意追隨類似無國界醫生組織 (MSF) 前往艱難地區的人不多了。大家都興高采烈聽著各種神奇的故事,閒暇飯後也會嘖嘖稱道。醫療團成員的出路,多半就是回到自己專業領域的位子,繼續發展。 另外一個譬喻就是,一個成熟的領域,各領域自然有專精厚實的人才堆棧 (stack)。我們都可以理解柯文哲是葉克膜的專家,但要找柯文哲來看我們的牙齒,倒不如問問陳時中比較上道。就算巷口的牙醫診所,也絕對在看我的牙周病比柯文哲來的專業。正常人應該都不會認為柯文哲什麼都懂,什麼都要懂。只要男女感情身體有病,都要找柯醫生出面(?!)吧。 不過,若柯文哲年輕時候自願來到了T國,穿上白袍,他可能在T國的歷史記載上,成為那「神來也」的人之一。 這大概就是口罩實名制2.0(網購)在台灣的狀況,更準確來說,是健保署在說出「CPU要變大」「加大頻寬」背後所隱藏的意義。台灣可能是某些資訊技術的大國,但說是離真正的大國,尤其是現代意義資訊大國(不是製造),還有非常遠的距離。否則就不會有這些事發生了。 「請中華電信把流量從1G加大到4G」,這兩個數字一直在腦袋裡迴轉。

從政策面看口罩預購 emask.taiwan.gov.tw

自距離我們上次推斷之後又過了兩天(中文、英文),先說本日「小結」: 媒體宣傳缺乏現代資安意識 由蘇貞昌社群媒體帳號所釋出的影片來看,媒體拍到太多細節了,例如內網IP、流量監測儀表板、公開的網址等。今日由於政府相關單位公佈的口罩網購方式細節更多,我們可以從各種採訪當中得知來自不同主管機關肩負此次重大任務的主機名稱,使用用途等資訊。這些資訊很容易被有心人移作他用,就算不是現在用,也是某種資訊搜集的好管道。 打的是選舉模式的節奏,但不是現代戰爭模式的節奏 根據媒體報導,我們得知健保署資訊組科長和約聘副研究員的說法,他們是上週五下班 (3/06) 才知道有這件事,本週一 (3/09) 上班才知道細節。我的判斷是,蘇內閣不經意的把這事當成「選舉作戰模式」的節奏在打,而不是真的在具有「現代軍事戰爭意義上」的調度作戰。這和他自陳「聽不懂」以及行政院資安長陳其邁不是此背景出身都習習相關。細節不懂很正常,但幕僚要協助要能「問到對的問題」,預想可能的情境。 健保署需要很多不為人知的幫忙 轉了幾圈之後,最後是健保署的 app 成為第一入口。支撐健保署的 app 能順利運行有一些公開的標案資訊可以回推。有些和「健保快易通」有關的支援服務可能不是透過健保署招標的,但我們至少可以有一些訊息,得知維護的業者是哪些。 關於已經公開的網址 既然第一入口是健保署的 app,但網站 emask.taiwan.gov.tw 的憑證所屬單位,卻所屬單位卻是外交部國際傳播司(截圖)。這表示事情真的很急,急到就算送公文的人坐計程車也來不及?我們寧願相信這只是一時權宜,但其安排令人比較不解。 關於國民的身份認證 TWID 所扮演的角色吃重,去年和郵局的合作,這次採取這種「服務流程途徑」來解決口罩分配的問題,以及未來的 T-Road 和 eID(參考一、參考二)等,應該有不等的牽連關係和鋪陳。 關於傳說中的大數據和藥局端的回收作業 政策公告的管道和變動的時間太過頻繁(例如 3/10-12 的兒童口罩回收或是停止配送清單的作業等),第一線的藥師,我想已經崩潰大半。 到底入口歸誰管,客服要找誰 從媒體紛擾的訊息和沒有整合溝通的說法,一般民眾一定搞不清楚,但大概只要知道網址和下載 app 就好了。目前看來整個「網路服務」至少在面對使用者的「前端感受」會有:(a) 健保署的 App (b) 財政部報稅服務改作的網頁介面 (c) 付款流程的金流服務介面 (d) 身份認證的介面。不清楚「1922」是不是可以期待的客服專線,還是「口罩預購系統」會有專屬的客服團隊? 物流 中華郵政24小時運轉,我看他們給拍的倉庫其實有點陳舊。(這表示自動化程度不高,勞動條件不理想) 幾個從政策面思考的問題 為什麼會選擇透過「網路訂購」? 為什麼在幾天之內又改成了「預購」又變成了「登記」? 為什麼會選擇一定要綁定手機和 TWID? 健保卡或憑證的使用很多人有經驗,留待其他專家發覺。 如果試了兩週發現成效超出預期(如有效將口罩取得管道順利分流),那麼下一步是什麼? 如果試了兩週發現成效遠低於預期,那麼下一步是什麼? 決定每週「上版」是怎麼決定的?那個機制現在是誰在協調? 這個為期兩週的「社會創新」實驗,值得全國關注和動員嗎?值得和不值得的判斷標準是什麼? 如果我們可以回到上週,如果真的要提供網路訂購,那麼你會怎麼安排? … Continue reading 從政策面看口罩預購 emask.taiwan.gov.tw

推想口罩實名制2.0

這件事不好想,尤其是當你不是負責團隊,手上缺乏關鍵數據。但朋友們,我們再來把這件事當成教案來討論。 首先是: 現在遇到了什麼問題? 這些問題的嚴重程度? 解決這些問題是否能讓口罩更有效的分配? 網路訂購是否會解決這些問題? 網路訂購會併發什麼新的問題?誰去吸收這些新的問題和成本? 幾個預設前提我們先不考慮對錯也不挑戰(雖然有些預設我有不同看法): 口罩是防疫最重要的事 口罩透過網路販售要顧及數位包容(感謝某君提醒,如不方便行動者、年長者等購買) 新增的成本估算和吸收 法規有牴觸者不討論(例如把國民相關的資料庫在無法源依據之下串來串去) 政府可以(值得)完全信任 G2B, G2G 還是 G2School 的配銷也先不管,我們開始。 (一)現在遇到了什麼問題? 上週為止的實名制口罩,到底遇到什麼問題?由於口罩從訂製到交到消費者手上的路徑拉的非常長,我們先切出幾個環節: 政府訂製端(不管它) 工廠製造端(不管它) 物流端(要管,因為增添網路訂購管道,會牽涉到物流) 進銷存端(要管,無論是本來的通路或是新通路,都會被影響) 顧客端(也就是買口罩的人) 訂製端和製造端跟我們消費者比較沒有關係,但從物流端開始,目前的物流是由中華郵政所肩負。之前有個數字,但現在實際負責物流配送的人力安排不知如何。這部分現在有沒有出什麼問題(例如效率、成本、勞工安全),我們不得而知。我們先假設沒有問題好了,因為我們沒辦法透過公開的管道得知。但「物流端」的任何問題,銷售端(藥房和衛生所)畢竟累積了一整個月的經驗,應該有些彙整的報吿才是。我想像中可能的問題是,例如進貨的時間趨於穩定或是不穩定。如果穩定,那對銷售端而言好預期,如果不穩定,那就是在人力安排上會有額外的支出和消耗。 進銷存端的問題大概是最多的,因為銷售的狀況在流程每一段的人都有不同的感受。我們先看銷售狀況怎麼往上游影響,也就是進貨的物流這一段。我們看到媒體所描述的調整方向是:例如賣不完的藥局考慮在隔日減少進貨量(由政府端控制,可由內部庫存系統得知),賣得完的就沒事(但最好不要加量,這反而會讓「績優者」背更多的進銷存責任)等。 進銷存端的第二個問題,也是最少被討論的,就是藥局在銷售本身所遇到的問題。我相信在這一段有很多原來政策制定者沒有想到的各種「例外狀況」。這些例外狀況通常第一線如果有管道可以早點知道政策會如何更動,很多問題是本來可以避免的,也能讓第一線藥師的耗損不至於如此快速和龐大。比如說:面對每週加量供應的口罩,分裝時間和作業空間都不夠,多餘的庫存哪裡擺等。 進銷存端的第三段就是往顧客端走的這一段。這一段由藥師執行,是直接面對銷售者的最後一哩。很多問題也浮現了,例如在「金流」部分的找零(需要很多零錢),因為資訊流所帶來的壓力(怎麼網路上某網站所顯示庫存和現場不一樣)等。 最後是顧客端,這點也不用我多說,有實際經驗和現場/網路體會的人數,遠大於前面四者。 (二)這些問題的嚴重程度? 這部分的評估就是科學和政治藝術了,但我們同樣先以上面的「五端」來看,再加上一個「輿論端」: 訂製端:沒問題,政府搞定(要面對的利益相關者有高度的控制力) 製造端:沒問題,政府搞定(要面對的利益相關者少,溝通成本低且可政府內部自行吸收) 物流端:可能沒問題,中華郵政目前使命必達都可以搞定 進銷存端:問題很多,壓力鍋已爆,只是畢竟有六千多家,爆的方式不是我們想像中的全爆 顧客端:問題更多 輿論端:在台灣,這通常是上述問題是否嚴重的判準之一 顯然,4和5是目前已經發現問題很多,政府端必須在分配政策做出即時因應,否則會更惡化往輿論端發酵,造成民意「反撲」。問題當然很多,有些可以不用解決,有些問題讓藥局自己找解決方法,有些問題很關鍵但現在還不知道怎麼解決,有些問題雖然很嚴峻但要直接解決的配合要件還不充分,有些問題時間到了自然會開始解決。有些現在不能忽略了,要嘗試放到「口罩實名制2.0」去解決」。實務界有很多框架、技巧和手法,可運用到問題「威脅」程度以及解決方(政府)需要如何安排其優先次序。如果政府團隊這麼快就能宣布新的政策(包含細節的敲定),顯然團隊有自己很熟悉的框架。 (三)解決這些問題是否能讓口罩更有效的分配? 這就是媒體、國會(如高虹安)和政府相關人士口中念茲在茲的「科技防疫」「大數據」等概念想解決的問題。這題太大,而且現在也沒有任何政策的細節和數據。這邊就不瞎猜,給內部的大數據專業人士去解決。 (四)提供網路訂購是否會解決這些問題? 這個等「口罩網購」服務上線再來學習和討論。 (五)提供網路訂購會併發什麼新的問題? 這部分的推想會比較精彩,我們再把上面「六端」拿來用,並且把「三個流」列出: 訂製端 製造端 物流端 進銷存端 顧客端 輿論端 三個流是: 貨物流 資訊流 金流 … Continue reading 推想口罩實名制2.0

武漢肺炎下台灣資訊社會發展之觀察

本週大概幾個點: 1. 口罩實名制涉及之資訊流開放和管制作為:分為內部資訊系統群和對外資訊系統介面和資料拋接。對外部分:因為藥局各門市作業流程和商業邏輯的變異高,資料經手的環節多,人工介入比例也極高,在庫存系統要求必須「正確」「即時」的部分,早已確定不可得。這部分若第一天在現場細部觀察則推得可知。本發展軸線之「熱度」告一段落,查詢量和需求已呈現穩定,甚至降低不少。至於內部資訊系統群就是擴張適用對象(如非健保合作藥局)一例,但這和整體資訊社會發展關聯度不高,沒有特別關心。 2. 在「疫調」的強烈需求和媒體塑造的氛圍推波助瀾:衛福部各單位(如疾管署、健保署等),在法源和法令授權不明確的條件下,開始與不同的政府機關的資料庫串接。細節多半可以從媒體報導抓出脈絡。可以確定的是,幾個涉及國民不同性質和行為形態的資料庫,被快速的串接、經手、處理、連結和分析。例如在與電信業者「合作」,調閱話務通聯(如通話)和行為數據(如移動軌跡)。陳其邁接受央廣採訪的講法是「科技防疫」「用大數據追感染源過程」: 為了確定這個假設,行政院聯繫資安處、警政署、電信公司,從1月13日開始到1月26日之間的司機通聯紀錄著手,發現在1月22日、23日前後,確實有前往機場載客的叫車紀錄。接著,再和移民署查對資料,從機場的出入境資料中,針對有中港澳旅遊史的旅客,進一步縮小感染源的疑似對象清單。 這段描述對於很多人來說可能無關緊要,但對於不少在理論和實務上曾經「體會」「協助」過現代政府「監測」「監控」威力的朋友來說,可能是第一次聽到台灣的政務官說的如此明白。這表示了「一個時代的來臨」:政府有能力,而且做得到,如果你是外籍移工,當然也做得到(疾管署資訊)。在「危機」「防疫如作戰」的緊急情境,「本來」不能或是不該「高調」這麼做的,都可以被快速達成。讀者可以想想這道門現在開了,以後可能會「促成」什麼事的發展,或是說,我們要建立什麼防線,才能讓這件事在未來不是這麼容易就被「使用」或是「濫用」。 3. 「紓困條例」的通過:關於「謠言」「不實訊息」的部分,有頗為具體且具有威嚇效力的「懲處」。但符合懲處條件的「標準」,我覺得很難說得通。 第14條散播有關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流行疫情之謠言或不實訊息,足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三百萬元以下罰金。 我們可以透過警政署刑事局的新聞稿的「破案快訊」部分一窺端倪。到今日為止,我們至少可以看到刑事局的偵一、偵四和偵九都「榜上有名」。不過,破案說明短短幾句,有些還頗令人啼笑皆非(包含建議民眾的事項),我情感上不太願意相信這就是刑事局在「數位偵查」的水平。不少法界的朋友在討論「言論自由」的尺度,我也感覺有些不對,但沒受過法學訓練,說不太準。比較令人莞爾的是各防疫相關單位和刑事局的合作模式,以及新聞稿所反應出來專業程度。事實上這幾個被破獲的「案例」都稱不太上是什麼「大案子」,但卻很明顯的「暴露」出台灣目前政府的主流處理手法在面臨「網路空間」、「資訊社會」以及「海量訊息」的各種窘境。例如說,一則訊息的閱讀量的不到「一百人」,這一百人可能還有機器人流量或是重複計算的問題。此則訊息的傳播速度不知、已傳播多廣也不知,訊息的「生命週期」或是「半衰期」也不知,訊息是不是「足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也不知。但一經媒體報導 “amplify” 此則訊息,訊息的傳播效力和廣度反而倍數級成長。 講嚴肅一點,這也不是什麼「資訊戰」,資訊戰通常是在談其他東西的。 4. 遠距的資訊社會:德勤中國有一份報告 (Deloitte China),是從 CISO 的角度來寫的。我不是要推薦他們,只是想特地強調這個面向。 5. 用個人身份和生物識別資料換口罩:「街頭口罩販賣機」可說是相當「完美」的案例。 其他的面向我想很多人都有很精彩的討論,不需要我多嘴。但上述四點在台灣此時的防疫水平表現之下,反而被氣氛「壓制」到不太談得開。在此留下紀錄,供未來參考。

口罩供應即時查詢的第三日

第三天講的更少,直接先講結論。有興趣的朋友請回顧第一天和第二天的推演。 接下來一週的防疫重點絕對不在於口罩的即時庫存查詢,穩健放著讓 PDIS 去協調,但要求主管或職務代理每日定時匯整回報狀況。接下來四天要怎麼做,以中央防疫指揮中心的判斷為主。不能直接「放水流」的原因是,PDIS 是政府資源所授權的某種編組,既然是政府資源所授權,那麼政府就有責任,但要「背負」這等責任,完全不是現在的要務。 庫存既然不是即時也不可能「正確」「無誤」,那麼就讓 PDIS 彙整的網頁上所列的各個計畫,在接下來的一週 “pivot” 到揭露藥局非即時但重要資訊的某個資訊系統群眾外包之實驗運動。 不要因為這件的「拐彎」拖垮藥局一線的人力和創造出不必要的流程干擾,或是「拐出去」的更大。所謂的流程是還有四天即將到達檢討是否要繼續口罩實名制的一週期限,各單位和前線戮力以赴根據資源,管理,法規和緊急狀態所跑出來的「最佳流程」。接下來要看全國口罩產能的進度是否足以樂觀以及防疫的進展。之後再決定 PDIS 這部分要怎麼處理。 網路協作的經驗和成果,讓媒體去詮釋和承接發展,畢竟很多人花費了苦心,這些努力值得被記錄(但不是歌頌)。防疫過後,要記得用不同的角度來研究此案,但對外要誠實,對內… 已有媒體之力。重中之重仍是現在的防疫,關鍵資源的供應,還有對大眾溝通時所釋出訊息通路的可控和可信的累積。整件事單獨來看是一件「美事」,但啟動時機稍微不對,一開始若能錯開48小時,必要之需求先行確認,大概就完滿了。(之後再說想法) 目前這些接取介接衛福部所釋出的群包介面,警語的各種提示,部分開發團隊和人員已自行依照自身的節奏補上。未來三天這些網站的總訪問量應該會降低,緩解大家自願提供運算資源的耗費。 請記得接下來正式對外的溝通話語,避免提到「即時」兩字。溝通的方向是壓低根據無法同步的公開庫存資訊所造成的焦慮和查詢民眾對政府防疫舉措(尤其是網路資訊管道)不信任之漸次灼傷。 無法提供「正確的資訊」所大量造成某種貼近傳播「不實訊息」效果的影響,無論如何努力,在緊急防疫期間不是好事。做決定的人要能負責。 冷靜以對,大家保重。

[活動] 武漢肺炎後的台灣國際參與

時間:2020年2月12日(三)19:00-21:00 地點:Treerful 小樹屋科技大樓 601 / 臺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二段200號6樓-601室 活動報名(麻煩,要統計人數):https://schee.kktix.cc/events/intl-engagement-after-wuhanvirus 前因:https://blog.schee.info/2020/01/29/icaoblock/ 聯合國的正式組織和結構相當龐大,中國政府比較說得上話的領域,基本上有很多的中國籍政府官員、外交人員、學研、記者和共產黨黨員以及其盟邦夥伴,這點是「不方便的事實」,是台灣在美中貿易戰以及武漢肺炎所必須更精確認清的事實。 以及: 以台灣的社會經濟實力,在各國際政府組織 (IGO) 和國際非政府組織 (INGO) 要能確保能順利運作的常駐人力缺口,我猜有三千到五千人之譜。目前完全沒有人才培養和晉升的管道,而且斷層有如大峽谷般的無法銜接。你辦事還是避不開人的,你自己若沒有人,可能怨不得人 筆者將在此次微小的分享會,分享參與聯合國相關生態機構和計畫的一手經驗 (2011-)。目前可以參考的簡報:https://www.slideshare.net/schee/ss-89464500 此簡報的首度公開場合,來自於2018年2月底在智庫「新境界」的邀請之下與內部所分享的內容。隔週 (2018/03/03) 即直接上傳於公開網路。在將近兩年後,我們再來重新檢視武漢肺炎和美中貿易戰之後,台灣在 UN 體系的參與,尤其是在: 新興(例如5G、網路安全和網路空間) 危急領域有什麼空間 無任所大使的角色 …  等該有什麼基礎的認識,如何看待 UN 生態,以及未來的路可以如何推估。商業領域的朋友也不要錯過,因為貿易和新興數位領域,不可能自外於這兩波的大衝擊,也不可能自外於美國國會的意見。 本分享會型態為輕鬆嚴謹,具有 “serious fun” 的基調。 本活動不提供口罩,請參與者自行準備。座位有限(僅十位),活動場地為市內空間,但可自行攜帶飲料飲食。

口罩供應即時查詢的思考(第二日)

承前一日的觀察,今日話少點,講精要。 健保署的內部系統 健保署署長在受訪時,特別提到增加運算資源這件事,但有經驗的會說增加「運算資源」,沒資訊系統經驗的可能會說「傳播速度拉快」或是「設備增加」。但不管怎麼說民眾的現場體會和自己用電腦系統的體會是類似的,只知道「當機」,「卡卡」或是「卡頓」。另外一種可能是,主官為了公眾溝通所以不說「運算資源」,這也是很有可能的。通常我們透過採訪的口述,大致可以知道一個主官對於資訊系統或是和其專業顯有差異領域,是否有足夠的經驗和團隊支撐。不過這不是署長的日常業務,而且這是緊急情況,他的團隊在這個時間頂不頂得起來,當然更為重要。就算是資訊領域出身,資訊領域何其大者,真的需要很多不同的專業才能把事情搞得好。 藥局透過 VPN 和健保署相關系統的連線雖然行之有年,但畢竟沒有遇過類似本次武漢肺炎的超大量查詢。沒有公測過的網路資訊系統在公開後幾乎一定會「炸掉」,所以要有很快速的應急方案 (mittgation plan),這可說是鐵律。第一天遇到,第二天就緩解了許多。這是好事一樁! 唯一不是短期內要解決但遺留的問題是,我們看到健保署的說法: 李伯璋今天受訪表示,有部分特約藥局因非使用IE系統造成上線困難,但都已即時解決,健保署全省監控上機狀況良好,雖然有特約藥局零星上線問題或驗證速度稍慢,但絕大部分人在15至20秒內就能購買完成,若有藥局販售遇到困難,希望能隨時反應給健保署。 對於現代任何一個做 web 資訊系統的團隊而言,還能看到「部分特約藥局因非使用IE系統造成上線困難」,這顯然不是好事。這種遺留系統和環境 “legacy systems” 的條件限制,大概是未來如果要「滿足」「全民」透過「網路」即時查詢口罩庫存的關卡之一。 健保署的對外系統 健保署在2月04日發布,在2月06日實名制的第一天,將有口罩即時庫存系統上線。現在想來,這建議不知道是誰建議的,是透過什麼程序通過的。因為要滿足這樣的需求(如昨天本篇所述),是不可能的。技術上就算可能,在實務和操作上也不可能。我本來的推斷是,如果我是健保署,一定是把運算資源優先撥用給內部 VPN 和 AP(藥師用的系統)來使用,而不是對外的系統。這應該是優先權最高,而且要持續解決和優化的項目。 但既然已經公告,很難還沒上線就說不上線了,必應這會大幅減低政府防疫資訊的「信度」。2月6日上線到現在30個小時,我們也看到了許多不能歸咎於純資訊技術性和開發人員的因素所產生的問題。昨天有提到一些,今天再補充(以下沒有按照時序): 民眾拿著透過各查詢系統所得出的數據結果(口罩庫存),質詢藥局人員。如:口罩庫存不即時,我開車一趟要跑兩小時(嘉義部分鄉鎮、南投部分部落) 民眾跑了幾家之後,發現口罩即時庫存數據對不起來,開始打藥局電話(放棄此資訊管道) 藥師在第一天就必須第一次應付三類狀況:(1) 藥局本身新的營運流程 (2) 內部系統新介面的作業流程,以及 (3) 外部民間口罩庫存系統所帶來的大量電話詢問 由於各民間「查詢系統」已經分別各自上線,民間的工程師開始在不同環境討論和理解現場藥局的各種實務流程,並且想辦法積極解決 健保署自己的查詢介面「下架」,直接轉到 PDIS。我猜測健保署應該不會再自行提供檢索介面 健保署以開放資料的型態,將口罩庫存的數據釋出 資料集釋出的頻率,透過 PDIS 協調,從30分鐘的間隔縮短到1分鐘之內 更多的民間開發者(盈利或非盈利)加入開發的行列(案例一) 第一天媒體報導(角度不一),但因為有畫面,畫面讓資訊工程的開發者更清楚了解現場的狀況,健保署相關系統的邏輯,還有現場的各種人因 (human factor) 所造成在資料鍵入的不即時不準確問題,或是庫存進銷存要「即時」而且「正確」,是多麼難的挑戰 部分有經驗的開發者持續優化本身系統,寫入警語(例如數據僅供參考),或是凍結開發(因為發現源頭的數據和現場實際進銷存的狀況,條件太複雜) PDIS 協調,請健保署多開欄位,讓口罩庫存的查詢可以更有機會趨向「正確」,例如:銷售開始時間、銷售結束時間、營業期日、休息日等 各縣市的藥師公會分會在資訊彙整和回報角色被拉起來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就是,這是一個口罩庫存查詢系統持續優化的「巨大實驗」和「嘗試」,昨天是身分證尾數偶數者成為「體驗」的對象,今天是單數者。這種努力的心力和勞力是值得鼓勵的,但在防疫的角度來說,我認為目前實際能幫到忙的,絕大多數還是藥局清單和聯絡方式。至於這30個小時幫到了誰,是怎麼幫到這些人,都需要之後的扎實研究。 到下週一2月10日口罩實名制的第5天,這場「實驗」可以累積不少經驗,口罩庫存查詢系統優化的腳步大概也到了一個階段。疫情能否控制得宜,整體社會能否得到更正確的訊息,實驗所付出的代價是什麼,在邁向「即時」「透明」就是王道的今日,我們第三天再來看看。 訂閱 Telegram 頻道。

口罩供應即時查詢的思考(首日)

純粹留下紀錄,設想的閱讀對象是對政策的發展有興趣的朋友。例如說,你是機構的管理者,或是採購的決定人,或是單位裡面負責整體數位政策的那一位,你可能身在公部門,也可能在私部門獨當一面。面對這麼龐大的口罩供應即時查詢「需求」,要如何在如媒體所稱的號稱48小時之內,「開發」出一個即時查詢的系統? 需求是什麼? 首先是,這需求是哪裡來得?例如說,是每一個人都要能查詢口罩的即時庫存量嗎?需求的定義是很難的,也非常花時間,尤其是對大型的資訊系統而言。這時候,通常的做法是先搞清楚利益攸關者,也就是說,這個對外的資訊系統從討論、需求訪談、啟動、測試、上線和維護等,要先比較清楚的知道會有哪些「角色」會被服務到,或是會被牽扯到。這個「專案」的 “sponsor” 是誰,服務的是誰等。這種思考的路徑,無論如何緊急,最好都不要省略。模模糊糊有概念也好,不用想到很精細,尤其是這個資訊系統要服務的,是這次「口罩之亂」所引起的「需求」。 這次「口罩之亂」和即時庫存查詢需求的出現,源自於實名制的產生。實名制的新聞發布,到實際必須提供系統服務,大概只有不到72小時的作業時間。所以需求是什麼,哪些是剛性的,哪些是假性的,哪些是可以晚一點處理的,哪一些是一定會「被罵的」,哪一些是需要錢的,哪一些是可以「丟出去」的。 我們能看到的是,先有來自台南的工程師團隊,很快的利用 GCP 平台,製作出了「即時口罩地圖」。但那時衛服部主導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照我們所得知的媒體訊息來看,一開始可能沒有這樣的想法。但在媒體的熱心報導之下,這個「即時口罩地圖」,成了第一個資源條件有限和需求定義不明的「犧牲者」。 中間我們先跳過大約50個小時,看看需求在衛福部的口罩實名制正式於2月06日上線後,遇到了什麼問題。有幾個比較明顯的: 對外系統全掛(web/app 端),對內系統(藥局端)保持順暢但反應緩慢 庫存量幾乎不可能「即時」 健保特約藥局有不同的營業時間 健保特約藥局不是只有這個業務,還有其他業務(調劑、診所等) 一般民眾對於「即時」的期待,包含資訊的即時性、正確性、可取得性等的需求,不可能「滿足」 這些問題在2月6日早上各系統上線後面臨了「實證」,而衛福部自己即時庫存的「網頁」,也在幾小時後不得不下線,先轉去 PDIS 手刻的展示頁面,將這個需求和負載先行過繼給「民間」。 哪些是我被授權解決的需求? 這對於外部的「民間」團隊比較沒有這方面的疑慮,但是對於政府各單位以及緊急防疫情境下的公務員,是有很大的不同限制。例如說,所謂衛福部的 app 查詢介面緩慢,到底原因是什麼?根據目前我們與 app 合作業者的採購合約限制來看,我們是否只能「加機器」以解決查詢訪問量大增的狀況?加了機器就能讓 app 查詢時間變快嗎?還是是機器對外頻寬的問題?對外頻寬要加到多少?要花多少錢?如果隔天重新上線要再加,我們能談到比較好的對外頻寬 (outbound) 價錢嗎?下決定的是誰?下決定的人跟我的關係是什麼?如果他是我健保署的上司,我大約知道這些可能發生的狀況,但老闆已經在記者會上說明,我不是這個計畫的編組人員,我該說話嗎?我甚至沒有獲得授權參加相關討論會議。這些會衍生出的需求,我該怎麼辦? 這個系統畢竟不是「媒體資訊系統」,所以在「授權」的層級會有不同的狀況。媒體資訊系統的授權,在這個年代的台灣,大概壓縮得很扁平。要服務的需求,也非常單純。例如說,授權的層級有主編、編輯、記者、設計師、工程師等。一條新聞上到網站,只要能產生足夠的 traffic。只要沒有「假消息」的疑慮,這個新聞的網址要如何被散佈,內容如何修改,大概也不會有什麼問題。一篇報導能產生到不重複 IP 數萬甚至到上百萬的訪問量。 但口罩庫存的即時查詢系統,當然不是這麼回事。衛福部有自己的授權層級,負責派送物資的郵局,也有自己的系統(這裡不是單指資訊系統而已)。然後是特約藥局和工會,藥局本身的內部。藥局本身內部還有電話和網路這兩條可能湧入需求的數位「線路」,前者是電信,後者是衛福部趕工上線必須透過 VPN 連接的內部系統,而這系統還牽涉到藥師卡等。而且即時查詢系統,需求方很多,使用系統的各個角色,來來回回比媒體資訊系統複雜許多。藥局和衛福部的內部系統可能還好,但要對外的部分,就一發不可收拾。 藥局應該沒有配置資訊人員,連鎖的藥局可能在總部有資訊團隊的編制。上面提到的幾個角色,都還不是口罩的購買人。每一個人的角色不同,被授權能解決的需求,有些是組織規制,有些是法有明定,有些是資訊系統就把授權做好了。任憑任一個人,都很難跳過授權科層,去處理其他段的問題。 再來是來購買的民眾,民眾就是產生大量的需求,他不需要被授權,而且是產生大量變動的需求。 哪些需求是一定會變動的? 以今天早上來看,可分為幾個環節: 衛福部:網站掛了,本來希望訊息都從我們這邊發出,但只好呈報主管說,能不能在網頁上直接連去不是衛福部的 PDIS? 衛福部:App 掛了,同上,但沒有 PDIS 可以連,而且軟體市集的上架,不是說要上就要上,還要審的。App 也不是自己人所開發,有合約在,要討論,這等於是當時 app 的需求書內沒寫到,要加「規格」,是需求變動。 藥局:臨時人調不出來,藥局有人要照顧小孩,只好中午進去再測試昨天被丟出來的教戰守策。能測得好不好還不知道,即時庫存回報跟我沒有關係,店能開起來比較重要。中華民國藥師公會全國聯合前幾天「下令」說一天要服務口罩登記和銷售兩小時,不然會建議衛福部解約。對我的店面來說,這是重大的需求變更沒錯。但我不能不開店,開店就要面臨實體 DDoS。 PDIS:PDIS 有自己順暢和即時的對外溝通管道,看他們的發佈管道會更清楚。 這些需求的變動頻率,樣態,是不是在啟動實名制加上口罩即時庫存查詢系統前可以「預想」的?我認為很難,因為大家的專業不同,就算天縱英才,沒做過沒踩過地雷就是不會知道。踩過能不能快速修正,也取決於需求的重新定義和資源的調配。另外,一天24小時,資訊系統的負載也有高低鋒之別。 哪些需求是透過觀察才發現不是真需求? … Continue reading 口罩供應即時查詢的思考(首日)

手機拍照 實驗創作

三年後再來摸 mobile imaging 的東西。既然是 mobile phone 那當然就要在 mobile 的情境下搞。手機拍照仍然是第一環。系列一,動態自拍: 越過車首,手機由鳥瞰位置往前斜下拍。中間黃線為分向線,近端漆面耗損,料想是道路在拓寬後才重漆不久。左方是樹影,陽光在西側。畫面遠近端的對焦由清楚到模糊,帶出不太對勁的壓縮速度感。我不知道這是照相手機的問題還是什麼timing剛好被我抓到。數位相機要在這個角度拍可能不是很方便

本週輕裝便行

左上至右下: * 棒球帽、HJC越野帽、Canon DV、DV電池兩顆、DV電源線、SE手機、SE手機電源線、SE手機備用電池、Nokia手機、Nokia手機電源線、USB藍芽接受器、USB隨身碟、GPS藍牙接收器、USB藍牙接受器電源和傳輸線、USB藍芽接收器二號、USB藍芽接收器二號電源、SD記憶卡兩張、RS-MMC記憶卡一張、OTG 40G、OTG電源線、OTG備用電池、公民新聞背包(內附雨罩) * 滑雪背包、地圖集兩冊、電池充電器組、Nikon數位相機、電池包、Pentax鏡頭、手札、電源線收納袋、相機背包、DV穩定器、眼鏡盒、筆電收納袋、Schee的無敵筆電、筆電變壓器、3G數據卡 * 盥洗包、髮箍、髮帶、護唇膏、髮梳、防曬油、越野車腰包、Respro口罩、Dainese暖頸 * 秋季越野外套、防摔褲、雨褲、Daytona Goretex旅行靴 未入鏡: * 雨衣、防摔衣二號、越野手套、Pextax K100D、盥洗衣物、隨身衣裝、便鞋、簡易工具組、文具、證件、防水袋、無敵筆電備用電池、防身扁鑽、家人照片 此次未攜帶: * 炊具組、DV車用固定器、腳架、營具、營帳、醫療用品 想辦法搞定中: * Viosport(or JonesCam) on-board camera kits * Edirol R-09 :p

口罩、安全帽與手套

在搭乘台北捷運時必須佩帶口罩的期間,花樣百出的口罩,也大肆出籠。我想到的是,當初開始強制機車騎士佩帶安全帽之時,九成以上「不合格」的安全帽,也戴上了機車使用者的腦袋上。不合格的安全帽大多是「瓜皮」形式,也就是在外觀上看起來沒有保護到後腦勺部分的工地帽。 女友從日本帶了一頂 Arai 帽子回來。拆箱後,發現裡面有兩本說明書,一本是安全帽的使用觀念宣導,另一本則是本款式安全帽的使用/保養注意事項與手冊。什麼?安全帽也要有使用手冊? 答案為 positive. 接下來是手套。由歐盟地區賣出的機車手套,多會標有產品的相關訊息。AXO 的越野手套就會標示出 abrasion(摩擦抵抗), punctuation(穿刺抵禦), 還有 impact(衝擊忍受) 三方面的測試等級。手套的袋子中,也會會放上一張小小的使用說明書。 這是資訊不對等嗎?既沒有引介歐盟的標示哲學,也沒有自己發展的體系。口罩還好,保命的效應可能只在 SARS 這一段期間。至於更多人每天使用的機車安全帽呢? 延伸閱讀:Snell Memorial Foundation

Respro 口罩

最近口罩市面上賣的缺貨,跟好還存有以前買的騎車專用口罩,直接從英國帶回來的。本來用途是長途騎車時,一來可保暖、防風和抵禦水氣,二來可過濾空氣中的髒污,三則為防範小砂石路面跳起濺入顏面下部分。我使用的此款外層可水洗,內曾可煮沸再利用或是期限過後更換新品。實際上路,情況不錯。又訂了兩個分別給家母和小弟。這家公司的摩托車用口罩有許多不同的等級,也有工業用的口罩。如有需要,推薦長期使用。

Respro 口罩

最近口罩市面上賣的缺貨,跟好還存有以前買的騎車專用口罩,直接從英國帶回來的。本來用途是長途騎車時,一來可保暖、防風和抵禦水氣,二來可過濾空氣中的髒污,三則為防範小砂石路面跳起濺入顏面下部分。我使用的此款外層可水洗,內層可煮沸再利用或是期限過後更換新品。實際上路,情況不錯。又訂了兩個分別給家母和小弟。這家公司的摩托車用口罩有許多不同的等級,也有工業用的口罩。如有需要,推薦長期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