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供應即時查詢的第三日

第三天講的更少,直接先講結論。有興趣的朋友請回顧第一天和第二天的推演。 接下來一週的防疫重點絕對不在於口罩的即時庫存查詢,穩健放著讓 PDIS 去協調,但要求主管或職務代理每日定時匯整回報狀況。接下來四天要怎麼做,以中央防疫指揮中心的判斷為主。不能直接「放水流」的原因是,PDIS 是政府資源所授權的某種編組,既然是政府資源所授權,那麼政府就有責任,但要「背負」這等責任,完全不是現在的要務。 庫存既然不是即時也不可能「正確」「無誤」,那麼就讓 PDIS 彙整的網頁上所列的各個計畫,在接下來的一週 “pivot” 到揭露藥局非即時但重要資訊的某個資訊系統群眾外包之實驗運動。 不要因為這件的「拐彎」拖垮藥局一線的人力和創造出不必要的流程干擾,或是「拐出去」的更大。所謂的流程是還有四天即將到達檢討是否要繼續口罩實名制的一週期限,各單位和前線戮力以赴根據資源,管理,法規和緊急狀態所跑出來的「最佳流程」。接下來要看全國口罩產能的進度是否足以樂觀以及防疫的進展。之後再決定 PDIS 這部分要怎麼處理。 網路協作的經驗和成果,讓媒體去詮釋和承接發展,畢竟很多人花費了苦心,這些努力值得被記錄(但不是歌頌)。防疫過後,要記得用不同的角度來研究此案,但對外要誠實,對內… 已有媒體之力。重中之重仍是現在的防疫,關鍵資源的供應,還有對大眾溝通時所釋出訊息通路的可控和可信的累積。整件事單獨來看是一件「美事」,但啟動時機稍微不對,一開始若能錯開48小時,必要之需求先行確認,大概就完滿了。(之後再說想法) 目前這些接取介接衛福部所釋出的群包介面,警語的各種提示,部分開發團隊和人員已自行依照自身的節奏補上。未來三天這些網站的總訪問量應該會降低,緩解大家自願提供運算資源的耗費。 請記得接下來正式對外的溝通話語,避免提到「即時」兩字。溝通的方向是壓低根據無法同步的公開庫存資訊所造成的焦慮和查詢民眾對政府防疫舉措(尤其是網路資訊管道)不信任之漸次灼傷。 無法提供「正確的資訊」所大量造成某種貼近傳播「不實訊息」效果的影響,無論如何努力,在緊急防疫期間不是好事。做決定的人要能負責。 冷靜以對,大家保重。

口罩供應即時查詢的思考(第二日)

承前一日的觀察,今日話少點,講精要。 健保署的內部系統 健保署署長在受訪時,特別提到增加運算資源這件事,但有經驗的會說增加「運算資源」,沒資訊系統經驗的可能會說「傳播速度拉快」或是「設備增加」。但不管怎麼說民眾的現場體會和自己用電腦系統的體會是類似的,只知道「當機」,「卡卡」或是「卡頓」。另外一種可能是,主官為了公眾溝通所以不說「運算資源」,這也是很有可能的。通常我們透過採訪的口述,大致可以知道一個主官對於資訊系統或是和其專業顯有差異領域,是否有足夠的經驗和團隊支撐。不過這不是署長的日常業務,而且這是緊急情況,他的團隊在這個時間頂不頂得起來,當然更為重要。就算是資訊領域出身,資訊領域何其大者,真的需要很多不同的專業才能把事情搞得好。 藥局透過 VPN 和健保署相關系統的連線雖然行之有年,但畢竟沒有遇過類似本次武漢肺炎的超大量查詢。沒有公測過的網路資訊系統在公開後幾乎一定會「炸掉」,所以要有很快速的應急方案 (mittgation plan),這可說是鐵律。第一天遇到,第二天就緩解了許多。這是好事一樁! 唯一不是短期內要解決但遺留的問題是,我們看到健保署的說法: 李伯璋今天受訪表示,有部分特約藥局因非使用IE系統造成上線困難,但都已即時解決,健保署全省監控上機狀況良好,雖然有特約藥局零星上線問題或驗證速度稍慢,但絕大部分人在15至20秒內就能購買完成,若有藥局販售遇到困難,希望能隨時反應給健保署。 對於現代任何一個做 web 資訊系統的團隊而言,還能看到「部分特約藥局因非使用IE系統造成上線困難」,這顯然不是好事。這種遺留系統和環境 “legacy systems” 的條件限制,大概是未來如果要「滿足」「全民」透過「網路」即時查詢口罩庫存的關卡之一。 健保署的對外系統 健保署在2月04日發布,在2月06日實名制的第一天,將有口罩即時庫存系統上線。現在想來,這建議不知道是誰建議的,是透過什麼程序通過的。因為要滿足這樣的需求(如昨天本篇所述),是不可能的。技術上就算可能,在實務和操作上也不可能。我本來的推斷是,如果我是健保署,一定是把運算資源優先撥用給內部 VPN 和 AP(藥師用的系統)來使用,而不是對外的系統。這應該是優先權最高,而且要持續解決和優化的項目。 但既然已經公告,很難還沒上線就說不上線了,必應這會大幅減低政府防疫資訊的「信度」。2月6日上線到現在30個小時,我們也看到了許多不能歸咎於純資訊技術性和開發人員的因素所產生的問題。昨天有提到一些,今天再補充(以下沒有按照時序): 民眾拿著透過各查詢系統所得出的數據結果(口罩庫存),質詢藥局人員。如:口罩庫存不即時,我開車一趟要跑兩小時(嘉義部分鄉鎮、南投部分部落) 民眾跑了幾家之後,發現口罩即時庫存數據對不起來,開始打藥局電話(放棄此資訊管道) 藥師在第一天就必須第一次應付三類狀況:(1) 藥局本身新的營運流程 (2) 內部系統新介面的作業流程,以及 (3) 外部民間口罩庫存系統所帶來的大量電話詢問 由於各民間「查詢系統」已經分別各自上線,民間的工程師開始在不同環境討論和理解現場藥局的各種實務流程,並且想辦法積極解決 健保署自己的查詢介面「下架」,直接轉到 PDIS。我猜測健保署應該不會再自行提供檢索介面 健保署以開放資料的型態,將口罩庫存的數據釋出 資料集釋出的頻率,透過 PDIS 協調,從30分鐘的間隔縮短到1分鐘之內 更多的民間開發者(盈利或非盈利)加入開發的行列(案例一) 第一天媒體報導(角度不一),但因為有畫面,畫面讓資訊工程的開發者更清楚了解現場的狀況,健保署相關系統的邏輯,還有現場的各種人因 (human factor) 所造成在資料鍵入的不即時不準確問題,或是庫存進銷存要「即時」而且「正確」,是多麼難的挑戰 部分有經驗的開發者持續優化本身系統,寫入警語(例如數據僅供參考),或是凍結開發(因為發現源頭的數據和現場實際進銷存的狀況,條件太複雜) PDIS 協調,請健保署多開欄位,讓口罩庫存的查詢可以更有機會趨向「正確」,例如:銷售開始時間、銷售結束時間、營業期日、休息日等 各縣市的藥師公會分會在資訊彙整和回報角色被拉起來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就是,這是一個口罩庫存查詢系統持續優化的「巨大實驗」和「嘗試」,昨天是身分證尾數偶數者成為「體驗」的對象,今天是單數者。這種努力的心力和勞力是值得鼓勵的,但在防疫的角度來說,我認為目前實際能幫到忙的,絕大多數還是藥局清單和聯絡方式。至於這30個小時幫到了誰,是怎麼幫到這些人,都需要之後的扎實研究。 到下週一2月10日口罩實名制的第5天,這場「實驗」可以累積不少經驗,口罩庫存查詢系統優化的腳步大概也到了一個階段。疫情能否控制得宜,整體社會能否得到更正確的訊息,實驗所付出的代價是什麼,在邁向「即時」「透明」就是王道的今日,我們第三天再來看看。 訂閱 Telegram 頻道。

口罩供應即時查詢的思考(首日)

純粹留下紀錄,設想的閱讀對象是對政策的發展有興趣的朋友。例如說,你是機構的管理者,或是採購的決定人,或是單位裡面負責整體數位政策的那一位,你可能身在公部門,也可能在私部門獨當一面。面對這麼龐大的口罩供應即時查詢「需求」,要如何在如媒體所稱的號稱48小時之內,「開發」出一個即時查詢的系統? 需求是什麼? 首先是,這需求是哪裡來得?例如說,是每一個人都要能查詢口罩的即時庫存量嗎?需求的定義是很難的,也非常花時間,尤其是對大型的資訊系統而言。這時候,通常的做法是先搞清楚利益攸關者,也就是說,這個對外的資訊系統從討論、需求訪談、啟動、測試、上線和維護等,要先比較清楚的知道會有哪些「角色」會被服務到,或是會被牽扯到。這個「專案」的 “sponsor” 是誰,服務的是誰等。這種思考的路徑,無論如何緊急,最好都不要省略。模模糊糊有概念也好,不用想到很精細,尤其是這個資訊系統要服務的,是這次「口罩之亂」所引起的「需求」。 這次「口罩之亂」和即時庫存查詢需求的出現,源自於實名制的產生。實名制的新聞發布,到實際必須提供系統服務,大概只有不到72小時的作業時間。所以需求是什麼,哪些是剛性的,哪些是假性的,哪些是可以晚一點處理的,哪一些是一定會「被罵的」,哪一些是需要錢的,哪一些是可以「丟出去」的。 我們能看到的是,先有來自台南的工程師團隊,很快的利用 GCP 平台,製作出了「即時口罩地圖」。但那時衛服部主導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照我們所得知的媒體訊息來看,一開始可能沒有這樣的想法。但在媒體的熱心報導之下,這個「即時口罩地圖」,成了第一個資源條件有限和需求定義不明的「犧牲者」。 中間我們先跳過大約50個小時,看看需求在衛福部的口罩實名制正式於2月06日上線後,遇到了什麼問題。有幾個比較明顯的: 對外系統全掛(web/app 端),對內系統(藥局端)保持順暢但反應緩慢 庫存量幾乎不可能「即時」 健保特約藥局有不同的營業時間 健保特約藥局不是只有這個業務,還有其他業務(調劑、診所等) 一般民眾對於「即時」的期待,包含資訊的即時性、正確性、可取得性等的需求,不可能「滿足」 這些問題在2月6日早上各系統上線後面臨了「實證」,而衛福部自己即時庫存的「網頁」,也在幾小時後不得不下線,先轉去 PDIS 手刻的展示頁面,將這個需求和負載先行過繼給「民間」。 哪些是我被授權解決的需求? 這對於外部的「民間」團隊比較沒有這方面的疑慮,但是對於政府各單位以及緊急防疫情境下的公務員,是有很大的不同限制。例如說,所謂衛福部的 app 查詢介面緩慢,到底原因是什麼?根據目前我們與 app 合作業者的採購合約限制來看,我們是否只能「加機器」以解決查詢訪問量大增的狀況?加了機器就能讓 app 查詢時間變快嗎?還是是機器對外頻寬的問題?對外頻寬要加到多少?要花多少錢?如果隔天重新上線要再加,我們能談到比較好的對外頻寬 (outbound) 價錢嗎?下決定的是誰?下決定的人跟我的關係是什麼?如果他是我健保署的上司,我大約知道這些可能發生的狀況,但老闆已經在記者會上說明,我不是這個計畫的編組人員,我該說話嗎?我甚至沒有獲得授權參加相關討論會議。這些會衍生出的需求,我該怎麼辦? 這個系統畢竟不是「媒體資訊系統」,所以在「授權」的層級會有不同的狀況。媒體資訊系統的授權,在這個年代的台灣,大概壓縮得很扁平。要服務的需求,也非常單純。例如說,授權的層級有主編、編輯、記者、設計師、工程師等。一條新聞上到網站,只要能產生足夠的 traffic。只要沒有「假消息」的疑慮,這個新聞的網址要如何被散佈,內容如何修改,大概也不會有什麼問題。一篇報導能產生到不重複 IP 數萬甚至到上百萬的訪問量。 但口罩庫存的即時查詢系統,當然不是這麼回事。衛福部有自己的授權層級,負責派送物資的郵局,也有自己的系統(這裡不是單指資訊系統而已)。然後是特約藥局和工會,藥局本身的內部。藥局本身內部還有電話和網路這兩條可能湧入需求的數位「線路」,前者是電信,後者是衛福部趕工上線必須透過 VPN 連接的內部系統,而這系統還牽涉到藥師卡等。而且即時查詢系統,需求方很多,使用系統的各個角色,來來回回比媒體資訊系統複雜許多。藥局和衛福部的內部系統可能還好,但要對外的部分,就一發不可收拾。 藥局應該沒有配置資訊人員,連鎖的藥局可能在總部有資訊團隊的編制。上面提到的幾個角色,都還不是口罩的購買人。每一個人的角色不同,被授權能解決的需求,有些是組織規制,有些是法有明定,有些是資訊系統就把授權做好了。任憑任一個人,都很難跳過授權科層,去處理其他段的問題。 再來是來購買的民眾,民眾就是產生大量的需求,他不需要被授權,而且是產生大量變動的需求。 哪些需求是一定會變動的? 以今天早上來看,可分為幾個環節: 衛福部:網站掛了,本來希望訊息都從我們這邊發出,但只好呈報主管說,能不能在網頁上直接連去不是衛福部的 PDIS? 衛福部:App 掛了,同上,但沒有 PDIS 可以連,而且軟體市集的上架,不是說要上就要上,還要審的。App 也不是自己人所開發,有合約在,要討論,這等於是當時 app 的需求書內沒寫到,要加「規格」,是需求變動。 藥局:臨時人調不出來,藥局有人要照顧小孩,只好中午進去再測試昨天被丟出來的教戰守策。能測得好不好還不知道,即時庫存回報跟我沒有關係,店能開起來比較重要。中華民國藥師公會全國聯合前幾天「下令」說一天要服務口罩登記和銷售兩小時,不然會建議衛福部解約。對我的店面來說,這是重大的需求變更沒錯。但我不能不開店,開店就要面臨實體 DDoS。 PDIS:PDIS 有自己順暢和即時的對外溝通管道,看他們的發佈管道會更清楚。 這些需求的變動頻率,樣態,是不是在啟動實名制加上口罩即時庫存查詢系統前可以「預想」的?我認為很難,因為大家的專業不同,就算天縱英才,沒做過沒踩過地雷就是不會知道。踩過能不能快速修正,也取決於需求的重新定義和資源的調配。另外,一天24小時,資訊系統的負載也有高低鋒之別。 哪些需求是透過觀察才發現不是真需求? … Continue reading 口罩供應即時查詢的思考(首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