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武漢肺炎後的台灣國際參與

時間:2020年2月12日(三)19:00-21:00 地點:Treerful 小樹屋科技大樓 601 / 臺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二段200號6樓-601室 活動報名(麻煩,要統計人數):https://schee.kktix.cc/events/intl-engagement-after-wuhanvirus 前因:https://blog.schee.info/2020/01/29/icaoblock/ 聯合國的正式組織和結構相當龐大,中國政府比較說得上話的領域,基本上有很多的中國籍政府官員、外交人員、學研、記者和共產黨黨員以及其盟邦夥伴,這點是「不方便的事實」,是台灣在美中貿易戰以及武漢肺炎所必須更精確認清的事實。 以及: 以台灣的社會經濟實力,在各國際政府組織 (IGO) 和國際非政府組織 (INGO) 要能確保能順利運作的常駐人力缺口,我猜有三千到五千人之譜。目前完全沒有人才培養和晉升的管道,而且斷層有如大峽谷般的無法銜接。你辦事還是避不開人的,你自己若沒有人,可能怨不得人 筆者將在此次微小的分享會,分享參與聯合國相關生態機構和計畫的一手經驗 (2011-)。目前可以參考的簡報:https://www.slideshare.net/schee/ss-89464500 此簡報的首度公開場合,來自於2018年2月底在智庫「新境界」的邀請之下與內部所分享的內容。隔週 (2018/03/03) 即直接上傳於公開網路。在將近兩年後,我們再來重新檢視武漢肺炎和美中貿易戰之後,台灣在 UN 體系的參與,尤其是在: 新興(例如5G、網路安全和網路空間) 危急領域有什麼空間 無任所大使的角色 …  等該有什麼基礎的認識,如何看待 UN 生態,以及未來的路可以如何推估。商業領域的朋友也不要錯過,因為貿易和新興數位領域,不可能自外於這兩波的大衝擊,也不可能自外於美國國會的意見。 本分享會型態為輕鬆嚴謹,具有 “serious fun” 的基調。 本活動不提供口罩,請參與者自行準備。座位有限(僅十位),活動場地為市內空間,但可自行攜帶飲料飲食。

ICAO 社群媒體帳號封鎖智庫和記者一案的思考

主要是三天前的這件事被揭露(關鍵字:武漢肺炎、國際民航組織、台灣、推特)。我可能離聯合國稍微近一點,野人獻曝和先說結論: 這件事的討論是好事 台灣缺乏國際能見度,或許透過 “track 2” 的數位參與,有機會大幅提高過去的捉襟見肘 能幫你公開講話,願意留下紀錄的人越來越多,但有些話要自己講自己來 但台灣在區域和全球各重要議題的重要性要如何自證且他證,一般積極民眾的參與,是遠遠不足的 以台灣的社會經濟實力,在各國際政府組織 (IGO) 和國際非政府組織 (INGO) 要能確保能順利運作的常駐人力缺口,我猜有三千到五千人之譜。目前完全沒有人才培養和晉升的管道,而且斷層有如大峽谷般的無法銜接。你辦事還是避不開人的,你自己若沒有人,可能怨不得人 事情的開端來自於本推: Hey everyone, check this out– I've been blocked by the International Civil Aviation Organization (@icao), a @UN specialized agency, for assumedly tweeting about the need for Taiwan's inclusion (not membership) in light of a global health crisis. 1/ pic.twitter.com/yEZur36xvp — Jessica… Continue reading ICAO 社群媒體帳號封鎖智庫和記者一案的思考

2010~2019年網路公共事務時序回顧

這個十年即將結束,回顧幾件攸關台灣社會而且親身參與的事件和「運動」。目的是記錄,所以講得很簡潔,在「社會影響力」面就不多贅述。 2010年 主要是「青平台基金會」剛成立(當時第一次聽到),於是幾個計畫就放在「青平台」那邊進行。後來轟轟烈烈的「開放資料」和「開放政府」「開放政府夥伴關係」,也是這一年在台灣社會才正式的啟動(不是很多人所想像的2013或是2014年)。之前在2008到2009年在中研院資訊所內所進行的相關活動,基本上只能算是幾個人的興趣。 開始在台灣公開談 Wikileaks。這當年可是何止嚇死一堆人。 9月份,第二件事就是我們把胖卡帶到奧地利林茲的 Prix Ars Electronica 大獎賽。這是掛在「台灣數位文化協會」的旗艦計畫。上了很多次媒體,後來也成為這個協會形象的鎮山之寶和某種型態的選舉活動的代稱(編按:胖卡車)。後來也擔任了此獎項的國際委員至今,推薦不少亞洲地區的計畫進入評選階段。 12月份,同年底我將設計帶入總統網路競選活動的美國經驗,由於有些親身「體驗」,於是在台灣就辦了幾場分享會。促成… 12月份,今年主要還有將「莫拉克網路救災」的經驗收尾,在一些場合(香港)分享。莫拉克網路救災堪稱是台灣網路動員合作的經典之一,參與的人不在少數,我想很多人應該記憶猶新。 另外就是響徹海外的「哲學星期五」前幾次活動,在我印象當中,都有實質協助。 2011年 開放資料、開放政府、開放政府夥伴關係 (OGP) 等就不提了。OGP 今年 (2019) 國發會主委還在提,真是令人莞爾。 3月份,SXSW 分享會,記憶中我應該是這一年去了 SXSW,順便去矽谷辦些事。來聽的朋友們多半是前十年在網路產業所累積和認識的朋友們。 8月份,在朋友的地下室丟了幾十萬弄了一個簡易棚,開始做網路節目(直播?)。做的有點早,但經驗很寶貴。我目的是在探索流程、製播成本和上架到美國的電視(盒),倒不是真的要做節目要做主播。後來有些傳統媒體公司曾來地下室參觀。 10月,開始跑歐洲,談台灣的開放資料經驗(尤其是莫拉克風災的部分),找出台灣經驗的意義。 12月,收到聯合國 UN-GGIM 秘書處來信,邀請正式加入「願景小組」。後來我在台灣的某雜誌有提到這一段經驗。但涉及聯合國事務,不方便公開談細節。此時開始接觸各國地理空間資訊(和國土政策)的高級官員,和日內瓦的「圈子」結下孽緣。 12月,同樣是收到行政院「科技會報」的邀請,在中研院資訊所談開放資料。這場可能是台灣第一場比較公開且涉及策略層面的座談。 2012年 可能是第一次在科技會報見到張善政(他剛上任不到兩週),不過是和台權會一同前往,談的不是開放資料,而是朱敬一所留下來的「開放資料」和「醫療資料」等討論云云之「降龍十八掌」詭論。之前曾聽聞張本人,但他做 IDC,與我們比較遠。這也算首度比較清楚了解在中央政府的幕僚層級是如何看待「開放政府」「開放資料」等議題。印象中,這也是初次切身警覺到「政府」可以如何透過「數位」「威權」操作,達到網路科技往完全不同設想目的之發展。這件事在7年之後,在美中貿易戰的「科技冷戰」脈絡下來回顧,就相當清楚了。 6月份,大概就屬學習美國 Code for America 所啟動的 Code for Tomorrow,在本月堪稱是台灣「寫程式改造城市」的濫觴。這段期間認識了和過去十年完全不同的新朋友們,也在後續花了大約兩年半的時間,緩慢推進。 在台灣可能大大小小辦了幾十場的活動。這個年度跑國外跑得比較勤,我也忘記這年出去幾趟了。基本上都是在 “pitch” 臺灣的地緣價值和網路社會的經驗。例如世界銀行…… 2013年 主要是正式和台灣政府「概念股」開始「打交道」,或是說 “engagement” 還比較貼切。但由於這些公共事務並非「正事」,因此在議題推進的部分,花了不少時間做 “stakeholder management”。應該要認識的都認識了,各種聚會也讓不少新加入的朋友們有互相認識的機會。 今年主要把週末都貢獻給了 Code for Tomorrow,而且這個社群因為社會氛圍所致,慢慢有比較紮實的商業模型誕生。儲備了後續 DSP 團隊的能量。… Continue reading 2010~2019年網路公共事務時序回顧

一群生活經驗的光棍如何奢談5G

首先來篇新聞稿。 資料來源:科技會報辦公室 行政院政務委員吳政忠指出兩點方向,第一,5G將加速網路社會來臨,也會改變人們的生活型態,5G不僅是一個產業的翻轉,而是整個社會型態跟產業型態及新科技的結合。第二,5G不僅是電信技術的提升,其終點應是生活型態的創新,再加上軟體、AI、物聯網、區塊鏈等技術,後端「創新應用」才是台灣決戰的藍海。 從 2G 一路走過來的消費者對這段說詞一定不陌生,聽過 3G、WiMax、4G 的朋友們更是熟悉這些說詞。還記得1990年代末期,當時上網都是一項艱難且需要耗費大量金錢的消費行為。台灣當時的 GSM 普及速度極快,也促成了一波加值服務的熱潮。這頗熱潮的滾動在 internet 和 mobile internet 更為普及後,電信設備商、電信服務商、網路服務業者所促成的各種行動服務面貌,早就不知道讓我們的生活習慣改頭換面了多少次。此時在「5G SRB 策略會議」還在談 5G 將「加速網路社會來臨」,我的合理推斷是,吳政忠的生活經驗和他的網路使用行為,仍然只能代表他那個世代,而且是那個世代裡非常狹隘的一群人。

在華府談全球三大網路空間會議

這場由 Internet Society 華府分舵 (ISOC DC) 微軟在華府的創新與政策中心所舉辦線上論壇,是新年後第一場比較有趣的座談,原因是了解網路空間有許多途徑,但對台灣來說,無論是 聯合國的 IGF(網路治理論壇) 兩年一次的 GCCS(全球網路空間會議) WIC(烏鎮互聯網大會) 都陌生的很。但烏鎮由於近水樓台,所以受邀去的人多,以台商為主,但分享觀察的少。但怎麼說去的只要夠多,聽得到訊息多,任何身為利益相關人的單位,也就不難理解烏鎮所傳達的意涵。   ISOC DC 這場座談出席的有幾位,分別代表:TCP/IP 共同發明人 Robert Khan、Cloudflare 公共政策負責人 Mike Nelson 負責主持、Diplo Foundation 的 Tereza Horeksova、在聯合國 IGF 前身即開始運作的 Shane Tews( 曾任Verisign 全球政策副總), Public Knowledge 基金會的 Agustín (Gus) Rossi,以及在川普政府國務院體系可能是名義上主要負責網路空間政策的國務院助卿 Rober L. Strayer,還有 NTIA 的 Jonah Hill。不過聯邦政府這幾天關門,所以 Jonah 無法出席。會議議程和實際座談人不太一樣,但在華府要找與談人不難。 Robert 談的也很有趣,主要是身為網路的實際發明人之一,那是1960末期和1970年代,IGF 和烏鎮會議他都不陌生。後者尤其中國在建立網路社會整體發展論述最為精心策動的平台。Rober 去了兩次,今年當然也是主講。他坦承從翻譯聽到的各種描述,在當下第一時間認識都和非常的和諧美好,例如「開放」、「安全」、「自由」等。但他不懂中文,只能保持一個存疑好奇的心來理解中國在網路空間最近幾年和美國的的話語「詮釋之爭」。例如早期他在 AT&T 也曾經策劃要如何讓 internet 無效化,或是在 DARPA 資金斷炊之後,要如何說服 NSC… Continue reading 在華府談全球三大網路空間會議

如何解讀美國眾議院通過的《網路外交法案》

這個法案的前因後果對台灣來說相當不好懂,尤其是台灣在網路領域特喜將各種治理和管理等發展,等劃為新創事業和經濟發展的市場論述,對於自身如何在全球網路空間扮演何等角色,一概缺乏理解。各種重要平台也不見積極業者的參與,這和其他國家將網路發展視為重要領域的狀況比較,是相當不可思議的。美國眾議院日前通過的《網路外交法案》,攸關美國利益在未來的網路空間發展。台灣早期繼承了美國網路利益外溢之亞太灘頭堡,然於2018年地緣局勢匹變。由此法案意旨來重新推敲美國作為,不失為各方積極人士之捷徑。

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是什麼樣的場合?

據悉,新聞揭露本次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 (IGF) 台灣「代表團」取得「突破性」的成績,此種精神固然可為竊喜,但包含我等早有不少人曾受邀參與不少聯合國的「正式會議」,名字也見於聯合國正式出版的文件(並非發言記錄)。幾個月前花點時間直接貢獻的議題,今年也在聯合國大會 (UNGA) 成為正式文件的一部分。我認為有必要對可愛的台灣媒體在第12次的 #IGF 會議新聞見報後,簡單的分享個人看法。雖然以上所述在時間和人力的投入,都屬於閒暇的興趣範圍罷了。

培養全方位國際網路事務人才

前情提要 這次是 APrIGF 亞太網路治理論壇的第八屆年會,也是歷年來首度台灣出席之各利益相關者「代表」超過二十人的首次。與會者身份分別來自於:政府、法人、私營企業、非營利機構和上市公司等,性別比例相當平均,年齡從二十多歲到六十多歲,專業領域尚屬多元。若欲進一步了解,公開的名單可以在會議網站上取得。

《前瞻》和我的聯合國經驗

關於台灣《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的更多想法,再從一個小經驗談起。 我34歲的時候曾經正式受邀(運氣運氣),參與聯合國一級單位聯合國統計司 (UN Statistics Division) 和聯合國經濟與社會事務部 (UNDESA) 所發起的一級計劃之願景專家小組。這計畫預估為期十年以上,今年已滿第六年,我們小組的成立,是在此計畫被決議產生之後所成立的第一個專責任務小組。

政府該向誰學習?

話說政府問題是「系統性」的,這是全世界193個國家的共識(也是常識),而且這些問題,我們就先從聯合國體系的部分來看,天天都有各種會議和計畫在進行改革的動作,沒有你找不到的議題,只有你不能參加(因為資格或資源考量)的問題。

由金管會金融科技十箭看諮詢機制

我大概不會這樣看。但有幾點觀察: 1) 金管會的「金融科技辦公室」的成立要點太粗 [a],不精確。不相信可以對照所謂先進國家之相關,且具有官方色彩的辦公室或聯盟 (consortium) 的設置要點。 2) 「金融科技諮詢委員 [b]」已是既有但屬消極的公眾諮詢機制,若要檢討可由此開始。根據我所參加過的委員會經驗來看(包含有給、無給、聯合國計畫、國際基金會、國際志願者網絡、台灣中央部會和地方政府等),通常台灣政府的一個機關在因應「新挑戰(如金融科技)」時,類似委員會的設置和運作,堪稱是落後指標。

公民科技何去何從(上)

吳政忠(現任科技政委)和郭耀煌(現任科技會報執秘)可能會頭痛的一件事。今天我們來看另外幾個面向,前情提要: 公民科技現況 (2014) 政府該不該打針吃藥 (2015) 張善政下台之後 (2016) 到底是什麼推動了台灣公民科技的「成功」發展?除了耳熟能詳的故事之外,哪些背景因素可能是媒體所忽略的?我們先切一個時間點,從2014年前後來談起。

三百多個跨境數位和網路議題

我和幾位朋友整理這份原始資料來自於聯合國貿發會議資料庫表單(累積到2014年中旬)的第一個目的,是盤點以聯合國角度來看過去十年來國際上各種和網際網路有關的談判、溝通、協調的各種機制 (mechanism)。目前累積約有六百多個,但我只摘要三百多個。不過國際網路政策牽涉的範圍實在是非常廣泛,雖然在這邊提到了一些概念,但若要說能摸到入門磚,我想沒三五年是不可能的。網路數位政策或是歐盟談的 “Digital Agenda“,不但包含網際網路,更牽涉到目前政院所強力推動的 IoT 和 Industry 4.0。不過國內目前的談法仍落於扶植和拉抬業者的單一角度,嚴重缺乏了解國際現實的基本功夫。不同的國際合作架構,是需要長期參與才能培育出基本理解的。

烏鎮峰會 如何看待

近日在浙江烏鎮舉辦世界互聯網大會 (World Internet Conference),在國內引起一連串的騷動。由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出席和致詞,鋒會的能見度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境界。無論是否在受邀演講之列,國內的製造業(如郭台銘)、半導體(如蔡明介)、銀行業(如李紀珠)、電信業(如蔡力行)等大老也連袂出席。就算鋒會實質不到中方所稱的「世界」等級,但在區域如何發揮其龐大之影響力,顯然不能小覷。中方陣仗從聯合國 (UN) 副秘書長、國際電信聯盟 (ITU) 秘書長、阿里巴巴集團主席等恭逢致詞,可看出其經營之「國際」形象意味,肯定比前一陣子在台灣由台灣網路資訊中心 (TWNIC) 所舉辦的台灣網路國際會議 (Taiwan Internet Forum) 份量不知道高上多少。

作文關鍵字的買賣清單

全球作文比賽 不是在談年初的那件事,也不是在說蔡英文的政策(蘋果的報導)。前面那件事壓縮到四五個月一氣呵成,看似有所突破,實際上是否有突破點,突破點在哪,夏天到了顯得無聲聞問。但畢竟是第一次聯合作文比賽,姑且不論現在除了政院幾個單位還被迫在注意之外,外部大概是興趣缺缺。即便是捧紅了不少聞人,但落實下去,仍舊是回歸原來的機制。

政府該不該打針吃藥

在 Code for America 的邀請之下,這次以 OK Taiwan 名義在紐約的 Civic Hall 分享一場過去 Code for Tomorrow 的經驗。這次目的相當清楚,就是提供淬鍊過後的「經驗」和「觀點」,以利後續 Code for All 網絡的成長和資源的戰略佈署。主辦單位來找的原因,主要是前幾個月在加拿大渥太華時,大家終於有時間靜下來,聊的也比較開。因此對於來自各自地所面臨的現況,有了更深刻的認知。這認知不是那種撲天蓋地乘上雲端但缺乏地氣的認知,而是各自從自身的社會資本網絡所解析出的認知。來自巴基斯坦、非洲、英國,以及瑞士和南美,是幾個當時在加拿大的 International Open Data Conference 之後所再次遇見的好友。

施振榮看錯亞投行

報載 [a] 施振榮對於亞投行和台灣未能加入成為創始國會員之一的看法,在明眼人看來實在是錯的離譜: 他重申,「台灣的定位是大家的朋友,韓國是大家的敵人,大陸是大家的機會,日本是大家的教訓」。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是韓籍人士,就連世界銀行的行長也是韓裔的金墉。兩位在各自崗位也不是一兩年的事,幾乎各種場合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在國際上早就為南韓帶來不知多少實質的朋友。南韓(不是韓國)怎麼會是大家的敵人? 年輕一點的有韓裔的 Todd Park,是美國開國以來第二任的聯邦 CTO。 以施振榮的高度來說,或是明白一點說好了,如何從失敗的 ADOC [b] 學到一點教訓,如果要讓台灣在亞投行這件事對人類貢獻更多,或許要好好想想: 倡議成立亞投行的 oversight 機制 提倡開放治理與開放資料 善用本地相對自由的言論環境,成就亞投行 oversight mechanism 的建立 讓 IoT 成為基建的一環(好吧這點有爭議) 所謂的 oversight mechanism 可以是: 學者是否真有維運國際化組織和佈署 oversight mechanism 能耐的試金石 政府是否真有意願扮演國際化 oversight 機制重要環節的試金石 讓台灣各種開放治理 (open governance) 和開放資料 (open data) 有個長期的國際試金石 世行在2009年開始提倡開放資料為的就是自身改革,而這股風潮也在2013年陸續吹到了台灣也是會員的亞洲開發銀行 (ADB)。如果施振榮覺得台灣的定位是大家的朋友,那在高齡早該交棒之際,除了號召 EXA Summit [c] 和 Wangdao Alliance [d] 之外,應該不要錯過歷史給您的好機會。 脫離狹隘的產業,交手給能人吧。把哲學貢獻在更有意義的價值。 [a] http://money.udn.com/storypage.php?sub_id=5641&art_id=834385… Continue reading 施振榮看錯亞投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