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原生與女孩的網絡世界

身為第一代在全數位環境下成長的族群而言,生活是幸福且即時的。這對於在過去我們從類比到數位的生活模式必須時時牢記常常切換的朋友而言,總是會抱持個一個懷疑的觀察心態。到底整天黏在手機上是在看什麼?為什麼滑來滑去仍不知道在嗤笑啥?手上剛滑過去的那個人像,怎麼看起來像是老外?什麼時候偷偷學會了其他語言,而我只知能猜想那是泰語還是緬甸語?

Continue reading “數位原生與女孩的網絡世界”

攬才與國際人才三兩想

歷年來不太習慣引用 Inside 的報導,不過為了提供文本所以為之。我在現場聽到比較關鍵的要點(這不是會議記錄,所以不會很準確):

  • 勞動部人力發展署思考要不要總量管制
  • 白領技術性人才的數量,十年來都是一萬二到一萬五
  • 僑外生約留下三分之一的人,5700比1700人等,僑委會開什麼課一年開兩千班?海外華人攬才?查一下資訊
  • 外勞六十萬,產業外勞有三十六萬,其他白領加總一萬多
  • 資深外籍技術人員可否留下來(如廠長),超過九年以上的大概三千位,有評點制度
  • 顧立雄的問題:外國技術人才要不要行業別,田野調查給誰做?究竟是那些產業有強烈需求?達到大家的期待?政策的目的和施行的做法?兩方的論辯落在那些行業?新創產業的定義是什麼?創業拔萃方案算是充要條件?創新團隊為什麼要有混血團?外籍人士是不是希望成為我國人民的一部分?就業服務法和外籍人口歸化的政策?勞動部的想法是什麼?

Continue reading “攬才與國際人才三兩想”

DSP 看資料找故事工作坊

你的工作需要經常看數字說話嗎?

面對一組有些陌生、或是有點複雜的資料,要如何迅速瞭解相關議題的領域知識?要如何掌握資料的脈絡與結構?又要如何有系統地對資料進行探索,觀察基本趨勢或異常之處,進而提出值得深入探討的問題?

探索性資料分析 (Exploratory Data Analysis, EDA) 主要是透過資料視覺化分析的一些方法,循序漸進,認識資料。EDA 不但是對資料把脈、望聞問切的技術,更是一種科學態度的實踐。

本課程將以團隊工作坊的形式,使用真實的政府採購標案資料,傳授 EDA 的基本方法,帶領學員走一趟探索之旅,學習如何透過資料分析,發掘關鍵問題。

進一步了解和報名

#DataWeekend 06 – 《台灣生活資料科學養成計畫》

寫程式改造社會的實踐之一,就是擴大參與的架構。#DataWeekend 06 特開場《台灣生活資料科學養成計畫》,延續上一場由 Code for Tomorrow 與 SYSTEX/Etu 共同發起的計劃,將在此次聚會,邀請有興趣推動的朋友們共襄盛舉。

資料的大量增長已經是事實,如何提取資料的價值,也成了社會、商業、政府共同的利益課題。綜觀資料價值的提取,資料科學的能量,在不同的領域,均扮演關鍵的價值轉兌力量。
本計畫將透過對開放的生活資料收集、處理、分析、視覺化呈現、故事形塑、擬定行動的過程,分門規劃,引發社會各界對資料科學的興趣,從中培養對應人才,最終回饋於社會。

籌備說明會於臺北時間9月28日下午舉辦,詳情與報名請前往:

http://registrano.com/events/dataweekend-06

Data Weekend #05 – 教小朋友寫程式、生活資料科學團隊計畫、資料視覺化、樂高機器人教學

寫程式改造社會的實踐之一,就是擴大參與的架構。Data Weekend #5 將分享如何引導兒童/少年學習程式設計,讓程式設計的種子發芽。同時,還有「如何培養一個專業分工的資料科學團隊」、「網頁資料視覺化 (data visualization)的實作與心得」及「從機器人教學談兒童程式學習」等主題分享。

Data Weekend 是 Code for Tomorrow 團隊(CfT)所舉辦的活動,目的在於讓開放資料的應用回歸生活、貼近社會,善用科技而不被局限於科技本位思維。活動除了分享、交流之外,也有實作計畫的產出,歡迎您的參與,也歡迎提供場地、餐飲與宣傳等贊助。

報名請往:http://registrano.com/events/dataweekend05

開放、教育、學習、實作

昨天在 EDUx 會議上分享的經驗,大致可以簡述如下:

開放:這部份我主要是說,如何藉由「個人」的感官(或五識)的「開放」,在地理空間的快速移動,來達成刺激、解晶、操控、忘卻(unlearn)和學習的態度。我的體現方式,就是在不同國家的不同路線,騎乘摩托車。

實作:在學習的過程當中,以解決問題(question)或是完成專案(project)為模式的學習型態。例如要解決一個問題,所以必須釐清問題、找出進攻的角度、解出滿意的答案。若是專案,那麼過程可能複雜許多,例如定義專案範圍、尋求資源(人、網絡、錢等)、雛形、驗證、執行、驗證、產出、記錄以及分享等。問題的解決或是專案的完成,短者不小於三個月的付出,長者約莫是七年為一個行程(cycle)。我在簡報提出的所有實例,多半是尋此模式發展。

連結:關鍵字是社會神經元、群眾智慧、分享主義以及網際網路。這一個部分,現場的徐安盧以及毛向輝講的非常好,我只是後來聽他們談才發現,原來我自己似乎是這樣在做的。

其他細節就不足而論,但很興奮在現場遇到一些我覺得頗不可思議的朋友。好險有這機會,也特別感謝主辦單位。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305630932877529&set=a.292692884171334.68237.286140484826574&type=1

關於胖卡的一些數字

胖卡」計畫日前獲得奧地利 ARS Electronica Prix 2010 電子社區獎項的特別提名,成為台灣同類型計畫第一個獲得此等殊榮的例子。幕後團隊對於胖卡的出勤資料,整理頗為詳細。我有了這些開放資料後,就能順手將「胖卡」從拓荒走到屯墾的歷程,以淺顯的圖表來表示。

胖卡出勤月份分佈

撇開演講和採訪活動不算,我們可以從數字裡看出「胖卡」在2009年進行了超過125個場次的輔導課程,這等於是平均是每三天就要進行一場。如此強度對於一個沒有龐大和完整資源作為後盾的計畫而言,顯然是非比尋常的負荷。我雖然在2008年的前期參與較多,但在進入2009年後,數位文化協會的團隊,才是實際陪著胖卡到台灣各處,進行一次又一次課程的先鋒。我很佩服團隊的成員,因為在我二十幾歲的時候,並沒有這個勇氣做這些事。而且我也相信,這個不放棄台灣這塊土地的數位計畫,才是這一代動不動就說要逃離的年輕人,需要更為關注的標的。

胖卡輔導單位縣市分佈

這部份我就不再多說,待由團隊成員親自來現身說法會更為合適。

幼稚和可愛

幼稚當可愛的設計

中央社〈預防學生濫用網路 教育部推動保護措施〉:

今年十月才建置完成的網路新國民網站(www.smartkid.org.tw)是針對學童而設計,網站包括網路禮節、相關法律及自我保護等課程,以建立學童上網安全觀念。

可愛不幼稚的設計

細微的差異,巨大的差距。以幼稚的態度來面對學生,那學生給的回饋,大概也就是幼稚的吧。

逾五成成人 不知德總理梅克爾是女身

聯合新聞網記者喻文玟〈逾五成大學生 不識德總理梅克爾〉:

逾五成大學生不知道德國目前由兩大政黨組成共治大聯合政府,也不知道德國總理是梅克爾;近四成大學生不知道影響原油生產和石油輸出的國際組織是OPEC。

你現在就可以拿施若德的照片問問旁邊的人他是不是現任德國總理梅克爾

鄙視年輕族群的幽靈再度復辟,耽溺於此道,更是對因禍而累現況之無能的極致表現。

今晚十點 公視見

* 公視明播出國教史上首部挑戰能力分班紀錄片(中央社)

國中能力分班悲歌同時出現在A段、B段學生身上。「A段班學生一天考8科,周六上午要到校補課,在校不能看課外書;B段班教室裝的是單管電燈,觀賞舞蹈座位又偏又遠,根本看不清楚。」公共電視今晚10時首映的教改系列紀錄片「魔鏡」中,受訪A、B 段學生敘述校園生活時語多無奈。

* 教改「魔鏡」 能力分班誰之罪?(udn-yam)

延伸:

* 能力分班的魔鏡(Brian Hsu)

手機和語言教育

在這一個非常 active 的 mailing-list 看到一個有趣問題,某位老兄問到,手機的 data service 市場,照理說應該有教育的版圖。他來自歐洲,很想知道日本目前的市場上,有什麼樣的服務是專門針對教育學習(更精確的來說,應該是語言學習)而推出的。眾人聒舌討論後,爬出了 McGraw-Hill 的這個動作…

McGraw-Hill tests study aids via wireless
by Mike Dano
April 12, 2004 1:26 PM EST

Text book company McGraw-Hill/Irwin announced it will offer textbook study guides for mobile-phone users. The offering, still in testing, allows students to access textbook-correlated quizzes, key terms and flashcards using their mobile phones’ WAP Internet browsers.

這下好了。方便的「攜帶」,中小學生人手一隻的情況,只會越來越普遍。這會對語言教育產生什麼影響?如果 carriers 和 content providers 結合,針對中小學推出包班包月的費率,讓實驗小學的班級可以利用手機來學習語言,那麼此舉可能所帶來的衝擊,是我們所樂見的嗎?

延伸:Language E-Learning on the Move

UDN:戒除上網癮 屏中提希望理論

UDN:戒除上網癮 屏中提希望理論

這項名為「高中生網路沈迷行為因素探討暨團體輔導矯正課程之研究」是由屏東高中研究團隊花了一年時間研究全校學生上網行為,期間老師們還到網咖「見習」…近年各校輔導室更不斷接獲家長反映,希望協助學生戒斷上網的「癮」,研究發現學生除了把網路當成社交工具外,也把虛擬世界當成各種情緒的避風港。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與其採用防堵/疏導兩階段輔導行動論述,為什麼不嘗試造育網路「沃土」環境的路線,以培植不同的網路互動模式,而卻再三在「焦土」中拚命拔那拔不完的草呢?嘿,Games Design 和 Models of Interaction 不是相當有趣的學問嗎?我真的相當懷疑,若所謂「輔導」的一方沒有對網路採取 neutral 態度,那麼要如何去拿實體和虛擬二分的糖果去「說服」高中學生?

連廷嘉等人建議,老師和家長可以建構一套「希望理論」,採逐步分析的方式與學生對談,指引學生真實世界的未來希望,再指導戒斷方法。

那麼 LinkedInFriendsterMeetupYoyonet 和 Six Degrees of Seperation?

不是每一個人都需要運用到網路,但若工作內容牽涉到輔導所謂「網路癮」的問題,恐怕持工具性的中立態度會比較適當。好歹 eBay 也提供了全球交易的市場機制,那麼「真實世界的未來希望」不是也有些可以在上面瞧見端倪嗎?我認為採取「taking it for real」的策略會讓輔導者有更多的迂迴空間可用。

淡江時報:教學支援平台雛型初步完成

淡江時報:本校建置教學支援平台雛型

擔心的一些問題終於要開始面對了。I didn’t see the role of student’s participation being taken serious care of, or scheduled for dicussion in approaching conferences.

另外的看法是,如果我是教師,自己採用更為切合的課程的平台,那一體適用的做法,長久看來不是「扼殺」了我的教學選擇嗎?再換個角度,如果我是學生,自己利用任何 Open Source 的套件(Forum, CMS, Wiki, Blog…)來架設學習平台,那校方的計劃,是不是也在不知情間,本來是鼓勵參與,卻變成了斲傷學生涉入學習和自主規劃的可能性?

自主規劃的學習在現階段大概只是遙想,但如果一開始就排除可能性和沒打算規劃「bidirectional nurturing」的架構,那社會性的「不好好唸書」因素,可能只會繼續在constantly morphing 的 technical platforms 間,載沉載浮。

當然,我的 concern 也可能是沒有價值的,或是所指出的問題沒有 mount up to certain magnitude that needs to be addressed。但以我在淡江待兩年並且和覺生圖書館互動的經驗,I have my words to say.

延伸閱讀:H2O Project
資源:淡江大學教學支援平台示範

I hope TKU has learned it’s lesson through previous somewhat awkward deployment of IDEA platform.

Argument, Blogging, Elitism, Smart Mobs, Media Talk, or What? Part One.

Argument, blogging, blogshere, elitism, smart mobs, media talk, or what? 先引一篇文章。 Agonism in the Academy: Surviving Higher Learning’s Argument Culture, By DEBORAH TANNEN

A reading group that I belong to, composed of professors, recently discussed a memoir by an academic. I came to the group’s meeting full of anticipation, eager to examine the insights I’d gained from the book and to be enlightened by those that had intrigued my fellow group members. As the meeting began, one member announced that she hadn’t read the book; four, including me, said they’d read and enjoyed it; and one said she hadn’t liked it because she does not like academic memoirs. She energetically criticized the book. “It’s written in two voices,” she said, “and the voices don’t interrogate each other.”

Full Text

英語教育 – 部落格俱樂部

部落格俱樂部,一個新的嘗試。我忝不知恥,將說明文的部分摘要過來…

Blog跟英語教學研究計劃 (JSCET)

網路已經改變大部分人的學習型態;英語學習是其中一個改變最顯著的學習領域,這是一個新的虛擬烏托邦超連結文本的世界,人們可以無限的學習自我成長,卻不需要花上任何一毛錢,當然先決條件需要有基本的電腦軟硬體配備;另一方面網路改變學生尋找學習資料跟老師的行為,十幾歲的英語系國家小孩可能是你英文聽說讀寫的老師,本研究主要在探討如何善用網際網路的特性讓英語教學更為生動活潑且更具實用性。例如,如何使用電子郵件學習英語,學生對於網路學習英語的實際接受度為何?[實施此種教學的學習評量工具為何?如何營造特殊的網路英語學習環境?實施這種學習方式的必要跟充分條件為何?這份行動研究不僅理論更利用認證中文網站來做實證,加上前人的研究,相信對於自己往後的英語教學跟網路與英語教育的關係必定有極大的助益。

相信英語文教育曾經是許多人的愛與痛。在英語學習雜誌滿天飛,商家大喇喇宣稱,運用「數位多媒體」可以改善教學情境,寓教於樂,並且誘發K-12教育體系下學生學習英語文動機,加強英語深入日常生活的時代中,這一個新型態的部落格可能會面臨什麼樣的挑戰、門檻,還有必須克服的「使用慣性」?非英語系的教育部落格資源中,有沒有類似的教學計劃以玆借鏡?在教學上 Underlining platform 番新的同時,instructors 是否已經對於這個技術的潛力和限制,有所預想和心理準備?

I changed my strategy for advocating weblogs in my local educational setting: Each member of the group is supposed to run his own weblog and the group weblogs aggregate and form intersections.

The immediate response from one student: »I don’t see a need for that.«. Why is it that some people see the immediate appeal of it while others think it is pure overhead? There seems to be conflicting mental models about the whole weblogging hype. [Oliver Werde]e>在K12教育架構不鼓勵buttom-up learning 的情況下,計劃階段性告成後,經驗要如何 port 出去?這是不是 top-buttom 的教學引領,還是容許 buttom-up 的自主學習?但是,沒有先「上而下」的引領,哪來的「下而上」的自主?價值意義可以如何定位?Sebastian Fiedler 的這一段話讓我想到了一個可能的詮釋:

If we follow the assumption that learning-to-learn requires an awareness of the processes whereby meaning is created and that we usually gain control over mental processes via linguistic and symbolic “handles” it becomes clear that a lack of (process) language for learning greatly limits our outer and inner (learning) conversations. Without such conceptual tools we simply have a hard time to converse with ourselves and others about how our patterns of meaning can be (re-)constructed, tested, and brought under review.

教育部落格可以作為承擔孕育「學習語言」的平台(sounds good, but second thought renders it as far out?)。

Jim McGee 對於在 educational setting 和 industrial setting 上使用部落格的觀察:

The structural problem is educational settings modeled on industrial lines, which measure a peculiar kind of productivity. This creates and perpetuates an environment of experts with secret insights to be learned. Better to create an environment where all are experts and learners at the same time. As a learner, I want to have a way to tap into experts, who might be anyone who knows more than I do right now and is willing to provide some pointers. As an expert, I want to have other learners around who help me explicate my expertise by asking questions I’ve forgotten and seeing problems I no longer see.

Anyway,今天又收到 besttang 的第六期另類教育電子報

網頁親和力 – MIT OCW 的例子

在最新一期(2003/05)的 OCW Mail Digest 中指出了 MIT 針對網頁親和力(accessibility) 所作的努力。幾個內文的關鍵字和要點為:

* valid HTML 4.01, Section 508 of the Rehabilitation Act

* And most importantly, our data tables now contain heavy use of “scope” and “header” attributes that should make it easier to navigate using screenreaders such as JAWS.

* accessibility of PDFs. We no longer use PDFs that include Type 3 or “bitmapped” fonts.

* As of yet, JAWS does not read mathematical symbols, equations or formulas. We are examining the use of MathML in the future, especially now that Acrobat 6.0 will support more XML within PDFs.

* In order to ensure that the 500 courses we release in September are as accessible as possible, we are working closely with the MIT Adaptive Technology for Information and Computing(ATICLab)

更多關於網頁親和力的資訊可以參考 Jedi 的「網頁無障礙與網頁親和力」一文。至於 MathML,阿彭似乎也有不少的心得

歐萊禮 Emerging Technology Conference

本年度的 etcon 研討會中共有五個 tracks, 分別為 Rich Internet Applications, Social Software, Untethered, Nanotechnology and Hardware, 和 Emerging Topics. 兩個我認為和國民教育有關的議題分別是

1) We’re All in this Together, Kid: Social Software in School Reform
2) Under the Hood of the Internet Archive’s Digital Bookmobile

當然,以 blog 來釋放研討會資訊的方式,在 P3P 中已經被運用過。目前台灣的 blogger 族群正 steadily(but slowly)climbs up. 或許有一天我們可以看到大小 conference/seminar 在舉辦前,參予者已經在 blog 上面討論的火熱的現象。hangten 也提供我們另外一個例子

延伸閱讀:Lessons from the Internet Bookmobile

共創課程管理系統的新里程

共創課程管理系統的新里程

鄭麗敏 摘譯 2003/3/21

摘擇自 “New Allies in the Fight Against Research by Googling”, by Scott Carlson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2003/3/21
http://chronicle.com/weekly/v49/i28/28a03301.htm (需帳號密碼)

兩年前,Furman University 的歷史系副教授Ronald 開始使用Blackboard課程管理系統,除了作業、教材之外,他特別加入圖書館資源的連結網頁,想把慣於使用Google蒐尋網頁的學生導向學術資源,讓學生有機會看看期刊論文。

課程網站不應只是擺些課程大綱、討論區、選課名單、閱讀清單而已,應該讓學生經由此入口,取得學科領域的資料庫清單、館員連絡資料、期末報告的標準格式、及圖書館的資源等。經過館員多年的呼籲,Blackboard、WebCT、Linkmaker等課程管理系統,均已提供加入全文期刊、資料庫、館藏目錄等圖書館資源連結的功能。除了可以讓學術資源和課程緊密結合之外,更使得圖書館花費巨額經費訂購的電子化資源充分被利用。

然而,在眾多使用課程管理系統的教師中,能夠善加利用這項功能者少之又少,主要礙於教師們沒有時間及人力。而教師及館員在校園中有各自的文化及所屬體制,也使得他們不容易共同合作。縱使如此,根據WebCT的營運長Barbara A. Ross的觀察,已有更多館員參與學校的課程管理系統採購。

俄亥俄州立大學的教授Susan說: “在審核及組織已出版的內容這方面,圖書館做得實在相當好。” 所以當她參與該校課程管理系統時,首先找的就是圖書館。SUNY at Stony Brook教婦女研究的老師Sarah,則在館員 Barbara 的協助下把館藏目錄、JSTOR及相關的資料庫加入課程網頁中,讓學生輕易的從圖書館所訂購的眾多資料庫中找到相關適用的資源。如果課程教授、教學科技專家及圖書館員再不共同合作,學術資源將可能乏人問津。

International Children’s Digital Library

International Children’s Digital Library

去年底剛開始寫 blog 時,曾經把 ICDL 的網址放在頁面右下方,和 mozilla 一起併陳。後來也沒什麼交代就把兩個連結刪掉了。現在想想,真是不明智。

國際兒童電子童書典藏,是 Internet Archive 和 Maryland University 的 HCI 實驗室所共同發展的一個計劃。如果你對童書也有某種程度的喜愛,不妨試試看。

續讀:Library for Kids Goes Online, and Leonardo’s Laptop

評鑑大學,旨在提升品質?

來自淡江時報報導

「現今大學進入春秋戰國時代,大家都要研究如何增進品質,因此要有大學排名、評鑑、分類。」創辦人張建邦於上週五由本校召開之「大學院校品質指標建立之理論與實際學術研討會」開幕致詞中明確指出本校於高教領域上的研究目標。

研究如何增進品質,因此要有大學排名、評鑑、分類?這是管理者的邏輯(which doesn’t quite make sense to me), 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