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pendata 三、四月份進度報告

目前計畫仍在籌備期。以下為已完成以及四月底前鐵定完成的事項: 完成 logo 設計(感謝 May) 完成名片設計(感謝 May) hopendata.org 上線(暫用兩個月) ask.hopendata.org 測試上線 twitter 開始運作(以英文為主) plurk 開始運作(以中文為主) 舉辦 WhereCamp Taipei(感謝 Treascovery 以及 Dongpo Deng) 與聯合國災難評估協調小組成員 Gisli Olaffson 分享之前的經驗(感謝台灣數位文化協會) 第一次在公開場合介紹 Hopendata(感謝聯合勸募) 接受中國時報採訪,並且以個人名義帶出 Hopendata 計畫 與 ICRT 前 DJ Rick Monday 面會,談 Hopendata 計畫 加入鄭國威所發起之「五都公民選舉監督計畫」 另外,與數位朋友討論今年內將展開之數個計畫 參加 O’Reilly Media 的 Gov 2.0 Expo 國際線上會議 參加 UI Gathering 參加 OSDC 2010… Continue reading Hopendata 三、四月份進度報告

Hopendata 第一波關注網站清單(約500個)

不是什麼高深的學問,只是我三年前想到,就順手把我看過的台灣公單位的「網站」,建立一份清單。日前決定全部轉移到 Hopendata 計畫,並且以 mini project 的方式釋出,再繼維護,並且作為持續關注之基礎: 台灣中央政府(49個) 台灣地方政府(359個) 台北縣政府各級單位(43個) 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國家型科技計畫(115個) 訂閱 Plurk 以持續關注 Hopendata 計畫台灣部份的最新訊息。

hopen.data 二月份進度報告

現況 目前計畫尚未正式對外公開,僅透過社交網絡往外傳遞訊息。 進度 計畫 kick 0ff 會議,已於本年度一月底於台北市 Cozy 咖啡完成,與會者共五人。 以 hopen.data 為名義所舉辦的第一場公開活動 “Map Party 2“,已於2月27日下午順利完成。與會者背景橫跨產業、公單位、學界、學生以及媒體,共有三十五個人付費參加。遠遠超出我們的預期。 “Map Party 2” 簡報可於此下載。 “Map Party 2” 後續動作是:(一)宣言的起草(二)於高雄市、台北市兩地,透過當地社群的力量,舉辦固定的交誼活動(三)後續「敏捷計畫」的擬定,例如與會者所提議之「五都地圖」、「艋舺地圖」等。 計畫的命名、識別標誌、名片、計畫貼紙、各「敏捷計畫」以及「在地」的貼紙,草稿設計完畢,預計於下週付梓印出。貼紙將會在各相關活動中提供民眾索取。原始檔也會在網站(尚未完成)提供自行下載和改作的權利。 第一個敏捷計畫已經上線:「台灣中央政府資訊檢索」。 Twitter, Plurk 等帳號申請完畢。 相關網址申請租賃完畢。 贊助「胖卡」計畫 “puncar.org” 網址再續約一年。 以個人名義加入 OpenStreetMap Foundation. 三月份 Action Items 計畫說明簡報 v0.1.3 繁體中文版完成。 計畫說明簡報 v.0.1 英文版完成。 計畫的網站(繁體中文及英文版)正在施工,訂於三月底公開上線。 內部專案管理平台建置。 準備四月初於台北市辦理第一場公開說明會。 持續透過社交網絡,低調進行初始成員募集,以及初始計畫資源評估的工作。 以計畫名義,協助「胖卡」報名 Prix Ars Electronica 2010 評估五月份參與於美國華盛頓特區所舉辦的 “Gov… Continue reading hopen.data 二月份進度報告

hopen.data 渴望開放資料計畫

“Open Data” 計畫改名為 “hopen.data”。取 “Hope”, “Open” 以及 “Data” 之意象,希望能更為貼切的表達這個計畫的精神、目標,以及計畫運作的範圍。我們相信此計畫對於台灣、香港、中國、菲律賓、日本,乃至於其他國家和地區的政府資料透明化,以及資訊流通自由化的課題,可以做點努力。 計畫的命名由 “Hopenhagen” 所啟發。 計畫的架構和網站(台灣版)目前正在籌備當中,若您有意願與本計畫保持聯絡,請在此填入您的電子郵件,我們將會在準備比較完善的時候,第一時間通知您。而您的電子郵件資料,我們也會在寄出邀請函後全部銷毀。

由活動到小品牌之路 – Data Weekend 的經驗

Data Weekend 是一個實驗性的計畫,初期目的有幾個: 分散成本,規劃快速輕鬆的活動型態,找出領域專家 提供孤立的領域專家一個交流的機會 以「資料」為主軸,但幾乎與技術無關 最早是在看 Strata Conference 2011 時想到可以很快的多多舉辦這種帶狀的活動,但在2011年當時,台北沒有類似的活動。專注於 Hadoop 和 OpenStack 的技術交流活動比較興盛,但設計給領域專家、機構管理者和愛好者等的聚會,似乎仍在少數。不過 O’Reilly 本來就是辦會議的高手,在會議的前中後都有豐富的資料能參考。 印象一直到2012年終,想說擇期不如撞期,帶著之前做消費性運動電子產品的經驗,以 Quantumfied Self 的角度,先辦一場看看。沒想到反應比想像中好,而且還意外請到了台積電的前研發長許夫傑。場地也在王柏偉的協助之下,選擇了在台北芝山岩不為人知的台北市數位藝術中心。氣氛很好,而且交流更是熱絡。這場週末聚會的經驗,更確定了接下來一連舉辦10場 dataweekend 的節奏。本來想說要拿 Strata 各演講集錦購買而來的片庫(每次都有一兩百支)來辦些讀書會,但後來根本就不用這樣做。 第二場是 OKFN Taiwan 的介紹,選在 TEDxTaipei 的場地。接下來幾乎每一場都在不同的地點舉辦。有人問說是不是愛找麻煩所以每次都換地方,不過這並非主要原因,而是既然本來的目的就是要找出各種領域的專家,選擇適合的場地當然是個應該多考量的點。例如 Tim Hong 在談城市和程式的那一場,選在台北市社區營造中心,反應好到爆滿。也讓當時由台北市都更處委託的經營單位,對由數據角度切入社造,重新看待這個時代的社區,至少已經採取開放的態度。 其他另外沒有舉出來的八場,幾乎每一場都是經典。大概除了海洋資料沒有講者,從衛星(福衛二號)到身體數據都談過一輪。雖然 Data Weekend 已經退下舞台,但整個模式很適合更為積極,想踏實切入資料領域的各界參考。 另外就是看如何從活動滾出在規模和議題力道上更大,更為有價值的小品牌,例如 Open Data Day 2013 和後來與 DSP 結合的 Data Fiesta 等,都是在這個脈絡之下的衍生活動。但這活動能和交叉火力掩護到什麼程度,在那時是不清楚的。最好的結果當成就是 Strata 等級以企業發展為導向的會議,但將公共事務創新夾帶進來,以民間的方式,讓政府機構有個在採購限制之下也能合作的出口。 這活動更有價值的地方在於:SOP 的建立。 輕量,不是一剛開始就蓋下來的死板板 SOP 任何人都可以發起議題,提起建議,而且會被完整執行 任何人都可以是整套… Continue reading 由活動到小品牌之路 – Data Weekend 的經驗

Data Weekend #03

轉載自 Code for Tomorrow 活動說明。 為促進各界認識開放資料 (open data) 的真正價值,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就是在不同的使用情境,測試如何使用資料改善社會問題、創造永續發展的契機。在2013年5月開始,Code for Tomorrow 決定繼2月底全球的 Open Data Day 和4月底的「地球日工作坊」之後,舉辦 CfT Data Weekend,秉持「寫程式改造城市」的精神,讓大家體驗如何活用資料,促進開放、創新和透明的社會。 本次活動由南港軟體育成中心協辦,將邀請 Tableau (Perform Global Inc.) 、評律網以及新竹市警察局的柯維然巡官,分享如何應用資料、促成資料的開放,進而創造新的資料應用風貌。

Data.gov.tw 的機會與挑戰

昨日晚 data.gov.tw 公開上線,快寫幾點看法: 1. 能走到 public beta 上線,對於政府網站的建置而言,已經是到很下游了。還記得之前說過的可能一個修改都要過二十四道程序的案例嗎?在這個階段才尋求所謂民間社群(廣義定義)的協助,能做的已經非常有限。既然非常有限,也就無法有什麼樣的問題回報手法和形式,是可以影響到網站既有的時程和架構。這會造成後續一連串的惡性循環,包含今年必須開始作業的各部會,以及所有對於這些資料有興趣的利益相關者。Data.gov.tw 的高度是很高的,但在執行階段卻缺乏同樣的高度,或是說這作法基本上就是把利益相關者自動給位子到下游。這在傳統的電子治理的還可行的,但在開放資料的世界,卻不是如此。 2. 俗諺有云「形式追隨功能 (form follows function)」,既然是公開測試,資料有問題,資料筆數不足,本來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但網站首頁實在不應該脂粉煙抹,用過多無用而且缺乏統一設計意象的圖檔來填充版面。這樣的作法等於是雙重暴露資料平台的問題,一個是從規劃到執行單位對於現代 web 設計的能力嚴重缺乏,另外一個是,更暴露出資料不足的窘態。 3. 上線公開測試,支援的生態體系是什麼?在同一部會內是什麼?在不同部會是什麼?在商業組織和非營利機構是什麼?在所謂的狹義化的「社群」是什麼? 4. 錯過的歷史機會(如一、二),可大了。 延伸閱讀: 本頁蒐集、整理並討論 Open Data Stardard 的國際實務案例。 快篩「政府資料開放平台(公開測試版)」 政府開放平台, 測試成功了嗎?

Data.gov.tw 的危機

欣聞 http://www.data.gov.tw 即將在四月份上線,快寫部分意見: 需要績效,更要指標:開放資料的發展會有一些指標 (indicator),但那不是目標。這些指標是在發展的過程中,為了讓管理者了解計畫進行的方向、發展是否熱絡、或是那邊發生了什麼問題,必須提高管理層級,來尋求額外的授權與因應時,所必須有的指標。為了發展開放資料而追除無效的產值目標,是需要避免的。我相信行政院研考會應該了解這個道理,但到了管理其他部會,或是民間進入討論的過程時要產出一些成果時,這問題就會發生了。開放資料的發展有什麼樣的指標,英國的 Open Data Institute 曾經公開提過,建議可尋正式管道,積極了解。 缺乏監測/量測的機制:承上,這些機制應伴隨在開放資料的整段發展過程。或許各部會內部有,但在過去一陣子的公開資料之內,執最高策略原則的幾個單位所發出來的新聞,並沒有提到監測/量測的機制是什麼。我感覺這很危險。這些監測/量測的經驗,可能不是來自於各部會相對熟悉的電子治理,而是熟悉資料處理,而且熟悉最後一哩消費者行為的網路產業。 過早切割:另外一個很明顯的問題,是把開放資料的產業發展面和政府內部的開放資料面,整個切開,中間隔了一層權責避險的防火牆。這意思是,政府各單位在推展開放資料任務的過程中,需要很多的修正,這些修正和產業端會拿到什麼樣資料,是息息相關的。設計些場合,讓產業界透過政策工具的介面,給予意見、需求(或壓力),然後再回到資料的原始提供端,對資料開放的流程做出一些改進,這可能有點問題。講白話就是源頭若是有問題,但卻期待下游可以「加值」善用,過早把這防火牆逐得這麼明顯,這會在後來造成慢慢浮現的需求,根本無法銜接回來資料的供應端。 發展過程是圓圈,不是魚骨圖:當我查到這份「政府資料開放推動策略」時,心裡頭滿是冷汗。讀到數位時代226期的54~55頁對張善政的專訪時,更覺得有很大的隱憂。開放資料的發展不可能是線性的,所以在策略端也不該是線性的。預算編列要逐年編,但計畫出去溝通的文件,絕對不應該用線性發展的圖表來呈現。或許沒時間做,所以把對內用的線性化圖表,也直接拿出去部會對外溝通了。這問題看起來也很小,但實際影響會非常的大。 先這樣。

OpenStreetMap 在台灣的推進

上週末在開放街圖 (OpenStreetMap) 台灣年會的簡報釋出,先從過去十多年主觀的使用情境,一直談到整體的策略策進面。不過其實場合還蠻輕鬆的,說什麼策略可能還嫌太遠了點。當然如果想了解 OSM 可以閱讀另外一份簡報。 OSM TW / Open Data 發展策略 from TH Schee

寫在 Open Campus 營隊舉辦之前

本短文五千多字,寫在 Open Campus 活動舉辦之前,據說會刊在營隊的手冊當中。內文資料的參考來源是 wiki.opendata.tw 以及我寫的這一篇。台灣的現況我很簡短的帶過,之後會把目前發展的狀況,再畫圖表一張呈現。感謝張維志兄在手冊部分的大力翻譯。

Open Source 研究文獻

opensource.mit.edu 提供 Open Source 學術研究界一個 depository. 開放來源碼研究者,可於網頁登記個人研究專長。 昨日上傳的論文,簡列 title 與 abstract 如下… Paper 1 Authors: Bonaccorsi, Andrea & Cristina Rossi Title Why open source software can succeed Click to access rp-bonaccorsirossi.pdf Abstract The paper discusses three key economic problems raised by the emergence and diffusion of open source software: motivation, coordination, and diffusion under a… Continue reading Open Source 研究文獻

147年後在加拿大慶祝立憲150年(一)

從2014年初之後,基本上我就不在台灣碰「開放資料」這個主題了,連當初和一群朋友所共同成立的網路社群,也早就進行轉型。崮中原因很多,但我想過去就過去,不需要公開說明。不過在準備這次加拿大全國的開放資料高峰會 (Canadian Open Data Summit 2017) 之前,又勾起不少回憶。我們不妨用時序的方式,慢慢來回顧這次在會議結尾倒數第二個 keynote 演講的準備理絡。如此讀來,可讀性和趣味性大概會高些。這裡不會有正事,正事私下再談。

行政首長下台後的開放資料發展

台灣政府在開放資料號稱推動已久,目前的檯面敘事主要仍是利益相關者 (stakeholders) 自行說明資料開放政策的社會衝擊和政治意義為何,例如藉由會議、活動、採訪和 “engagement” 來建立敘事的脈絡,彰顯各層面具體作為的經驗分享。而專業和大眾媒體,則承接了這些敘事的架構。因此若非利益相關者,一般大眾聽到的多偏向是故事,一般業務並無直接相關的公務機關人員,其看到的也不會是評估,反而多是媒體故事、管理階層上游所指名的案例,或是網路媒介上廣泛流傳的現象。 這狀況有點像是「機車 (powered two-wheelers)」在台灣如此普及的現象,幾乎每個人都「看過」,而且「用過」的人更多。但機車管理做的好不好(當年到現在是怎麼搞的),社會在面臨轉型挑戰之際要如何看待機車,每個人心理都會有好些問題。「開放資料」一詞對於公部門和一般民眾而言,早已不是初聽乍到的神奇名詞。我們完全不缺乏激勵人心的大小故事,這是台灣可愛可貴之處,但卻又是有點太可愛的罩門。 那麼,罩門是什麼?

英國內閣下一階段的資料政策是什麼?

新國會之後新的焦點: 資料品質是新的關注 Data across data spectrum 的清楚溝通 [a] GDS 業務延伸到新的領域,例如 資料相關政策 Government as a Platform (digital, technical and data) 三個目標(針對英國倫敦 Tech City 幫眾) Better use of data open data data science (unstructured) 資料科學,尤其是非結構性資料 data literacy and capabilities 資料培力 案例如 Skill Route 的 16-18 education Modernizing data infrastructure 資料基礎建設的現代化 registers 登記資料的標準和結構化,例如 “Scotland” 怎麼填寫可能有超過十二種選擇 apis 程式介面 data… Continue reading 英國內閣下一階段的資料政策是什麼?

ODI 再次的亞洲行

這次英國的 ODI (Open Data Institute) 跑新加坡、馬來西亞和中國三個地區。時間很緊湊,約莫只有五天。負責國際發展事務(英籍)和服務營運(澳籍)的兩人成對,最後一個行程就是和我們吃個輕鬆的晚餐(啃酥炸紅豆喝啤酒,夠輕鬆了吧)。至少我們幾位並非政界人士,也沒什麼架子,環境和氣氛顯得格外輕鬆許多。

政府該不該打針吃藥

在 Code for America 的邀請之下,這次以 OK Taiwan 名義在紐約的 Civic Hall 分享一場過去 Code for Tomorrow 的經驗。這次目的相當清楚,就是提供淬鍊過後的「經驗」和「觀點」,以利後續 Code for All 網絡的成長和資源的戰略佈署。主辦單位來找的原因,主要是前幾個月在加拿大渥太華時,大家終於有時間靜下來,聊的也比較開。因此對於來自各自地所面臨的現況,有了更深刻的認知。這認知不是那種撲天蓋地乘上雲端但缺乏地氣的認知,而是各自從自身的社會資本網絡所解析出的認知。來自巴基斯坦、非洲、英國,以及瑞士和南美,是幾個當時在加拿大的 International Open Data Conference 之後所再次遇見的好友。

台灣交通部大數據核心共識的問題

交通部的新聞稿:交通部與六都共同達成交通大數據六大核心共識 過度著重分析 整個基調很明顯完全側重於分析,或對大數據只有在分析的這一段願意公開承認其價值。只要有碰過數據和資料的人都知道,要從資料中萃取出價值,分析只是其中的一個環節。前面後面都有更多免去不了的功夫。其他各個環節沒有特別強調,應該有幾種可能,一種是已有交通部部內(如運研所、統計處和管理資訊中心)或是六都交通局內的相關編制,自行統包扛去業務,但此法在大數據的時代,相當危險。第二種是主其事者,真的不知道這事不是只有分析而已。但部內和六都各單位限於交通評估專業本來就是相對封閉的政務和產業生態,想要搭上大數據甚至是開放資料(即便是 G2G 而已),業務本身的強烈本位考量,自然就限縮了所謂交通部在此事推進所反應在會議的議題設計上。

施振榮看錯亞投行

報載 [a] 施振榮對於亞投行和台灣未能加入成為創始國會員之一的看法,在明眼人看來實在是錯的離譜: 他重申,「台灣的定位是大家的朋友,韓國是大家的敵人,大陸是大家的機會,日本是大家的教訓」。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是韓籍人士,就連世界銀行的行長也是韓裔的金墉。兩位在各自崗位也不是一兩年的事,幾乎各種場合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在國際上早就為南韓帶來不知多少實質的朋友。南韓(不是韓國)怎麼會是大家的敵人? 年輕一點的有韓裔的 Todd Park,是美國開國以來第二任的聯邦 CTO。 以施振榮的高度來說,或是明白一點說好了,如何從失敗的 ADOC [b] 學到一點教訓,如果要讓台灣在亞投行這件事對人類貢獻更多,或許要好好想想: 倡議成立亞投行的 oversight 機制 提倡開放治理與開放資料 善用本地相對自由的言論環境,成就亞投行 oversight mechanism 的建立 讓 IoT 成為基建的一環(好吧這點有爭議) 所謂的 oversight mechanism 可以是: 學者是否真有維運國際化組織和佈署 oversight mechanism 能耐的試金石 政府是否真有意願扮演國際化 oversight 機制重要環節的試金石 讓台灣各種開放治理 (open governance) 和開放資料 (open data) 有個長期的國際試金石 世行在2009年開始提倡開放資料為的就是自身改革,而這股風潮也在2013年陸續吹到了台灣也是會員的亞洲開發銀行 (ADB)。如果施振榮覺得台灣的定位是大家的朋友,那在高齡早該交棒之際,除了號召 EXA Summit [c] 和 Wangdao Alliance [d] 之外,應該不要錯過歷史給您的好機會。 脫離狹隘的產業,交手給能人吧。把哲學貢獻在更有意義的價值。 [a] http://money.udn.com/storypage.php?sub_id=5641&art_id=834385… Continue reading 施振榮看錯亞投行

Hacking the “Guanxi” of dot Gov

This is my workshop proposal for http://opendatacon.org in Ottawa, Canada. Hacking the “Guanxi” of dot Gov – How to link invisible stakeholders, build sustained momentum, lift whole new generation of interested parties, and other tales from the denizens. Summary Taiwan is unofficially recognized as one of Asia’s hotbeds of open government data. Since 2009, Taiwan’s open… Continue reading Hacking the “Guanxi” of dot Go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