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的問題意識

最近的想法。

人生有幾何,能耐有幾多。網路能否造成改變,其巨大差別在於問題意識是由「解決」出發,還是框限在「討論」的範疇。

若是前者,那麼即使一開始亂問一通,亂攻一輪,但腳步走多了,就會慢慢逼近核心,實現改變的願景。但若是後者,那麼怎麼問怎麼談都無濟於事,或是說,改變也不會在妳這一段問的過程中發生。

終極的目的若是解決,即便是一個人也可以有巨大的改變。但若終極的目的是討論,即使是十萬人響應,也抵不上由對的人在對的時間點做了一件對的事,而且還能讓更多具有同樣目的的人可以接取接引,接棒繼續。

網路能否造成改變,我覺得就是差在這裡而已。同樣的一件事,出發點不同,後續能走出的面貌是完全不同的。十萬人可以做很多樣子,但要做出個樣子,需要的是完全不一樣的問題意識。

四月下旬在歐洲

台灣民間智庫與中小企業多數對於國際數位事務的敏感度不足,而學研單位則是普遍雖有掛在國際組織傘底下的地方分會,但與民間實業總是相距甚遠。我四月份下旬都在歐洲,代表 Fertta 出席,希望能帶些經驗回來,然後在來年帶些人出去。

4.22~24 日內瓦 Global INET 2012
http://www.internetsociety.org/events/inet-conferences/global-inet-2012/

台灣對應的組織為

4.23~27 阿姆斯特丹 Geospatial World Forum
http://www.geospatialworldforum.org/

台灣對應的組織和社群為

  • 所有 GIS 相關服務的從業人員

4.28~29 阿姆斯特丹 WhereCampEU
http://wherecamp.eu/

台灣對應組織和社群為

  • 所有 GIS, LBS 相關服務的從業人員或創業、實業家

我為什麼不念學士

最近這話題很紅

其實更精確一點來說,接受義務教育的國二時,我就沒在念書了。過去曾寫了些三十歲前的人生回顧,今早再多說明一點自己的真實經驗。

實際上我是念過國內大學的,但念了一年就離開。我念的原因是因為想知道大學生的身分可以做什麼,可以被允許做什麼。拜 Facebook 之助,很多生命中各個環節朋友都能證其所言,我一直在為放棄所謂的「念書」而不斷的努力。由1991年逃學到海邊兀自沉思的那刻開始,努力到1998年的三次環島,我終於鼓起勇氣,讓自己毫無後路的離開了所謂正式的教育體系。1991年時,雖然我還在就讀國中二年級,但早已感覺到人生方向即將有大風雨要來臨。

Continue reading →

本週開放資料相關事務活動,摘要回顧

本週所參加之開放資料相關事務推進之活動,摘要回顧:

(1) 3月12日 「健康資料加值應用模式研究之個人資料保護座談會」,行政院科技顧問會報辦公室

(2) 3月13日 2012 ECCT EU-TWN Telecom & Technology Forum (European Chamber of Commerce Taipei)

(3) 3月14日 +青平台基金會

(4) 3月15日 台灣地理資訊中心

(5) 3月16日 2012年中華民國資訊學會年會

健康資料加值應用模式與政策架構

謝謝台灣人權促進會以及其他先進的邀請,以前只聽過這協會,一直到最近這幾次實際開會之後,才發現促進會的重要性。

以下為我今天在「健康資料加值應用模式研究之個人資料保護座談會」快結束時的發言,沒有多整理,所以很倉促的紀錄一下要點。

當年美國為了促進產業發展和政治表達的自由,所以建立了郵政系統。但在郵政系統建立後,卻發生了透過郵政系統所傳遞的信件資訊是否可以被地方政府或相關機構調閱的爭議。於是聯邦便立法禁止未經合理授權而調閱信件內容的行為。

到了1996年後,為了促進個人醫療資訊的交換以及可攜性(portability),在柯林頓政府的大力推動下,HIPAA (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 成為時空背景的產物。但目前台灣的各種健康資料加值計畫,無論是已在進行還是研擬中的,雖然有個資法(未公布施行)、人體研究法以及人體生物資料庫管理條例等法源依據,但相較於 HIPAA 的立法層級,仍然有相當的落差。而且民間團體對於健保資料「加值」的流程以及應用面貌,並沒有一個比較清楚的了解管道。

商務部主推,美國總統歐巴馬在2012年2月23日所簽署的消費者隱私權法案(Consumer Privacy Bill of Rights),則是更進一步由政策面的思考,規範在連網時代的個人資料、隱私以及保護作為上應該要有什麼樣的政策架構、具體法規和行為準則(Code of Conducts)。其揭露的原則如:

  • Individual Control
  • Transparency
  • Respect for Context
  • Security
  • Focused Collection
  • Accountability

台灣若要轉型為 data-drive 或是 knowledge-driven 的經濟型態,必然不能迴避相關的立法以及遊戲規則的制定。垂直立法如規範某業別的 HIPAA,或是橫向提供政策架構的 “Consumer Privacy Bill of Rights” 等,應該在此時納入體制,正式討論。

由於美國政府特別提到消費者隱私權法案將會成為美國未來數位經濟的「援外」政策架構之一,因此台灣若要往健保資料加值發展,或是將整套的加值模式移轉到其他國家,必然在未來幾年不可能自外於此重要法案之保護架構。無論是站在資訊人權、資料加值、雲端運算或是保障本地加值業者的國際競爭優勢等,慎重的立法討論,此其時也。

台灣網路黑暗時代的原因

針對郭家兄弟和徐挺耀的一文有一些感想:

  • 業者消極:中小型網路業者無政策遊說意識、大型網路公司缺乏遊說單位、整個產業鏈各環完全缺乏政策推進的積極度。
  • 產業碎解:無產業規模、無產業共識、無產業指標領導人物、無產業名錄、無產業群聚落、無異業共舉其事的協作平台。
  • 漫無組織:無網路產業科研機構、無公會、無工會、無全國性非營利組織、幾無非聯誼性質的協會。不是超級個人就是散兵游勇。
  • 逐沫追高:炒作浪潮成性、缺乏可攤開討論之績效實力、缺乏紮實產官學橋接架構、缺乏共同培植生態圈的讓步。強說賦詞,成功經驗穿鑿附會,多不足為信。
  • 尸位素餐:部分國內網路類國際組織分支單位、近年來作為相當有限,對國際資源導入亦消極不為,自斷生路。

其他比較為我們所知的面向許多人已經談過,但在政策溝通部分卻是鮮少提及。有機會再多談一點政府單位的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