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 Schee

Online to offline since 2002

金門的活動

時間:2016/12/10(六) 14:00 ~ 16:00
地點:敬土豆文化工作室 /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43號3樓

本金門場次分享主題:

  1. 金門和柏林
  2. Code for Japan Summit 2016 – http://summit2016.code4japan.org
  3. 世界銀行的智慧城市會議 –  http://www.worldbank.org/ja/events/2016/11/17/world-bank-smart-city-conference
  4. AI in Asia 會議 – https://www.digitalasiahub.org
  5. 什麼是 Taiwan IGF?
  6. 討論 – 如何善用 http://gov.digital

報名網址:http://okfntw.kktix.cc/events/taipeiio-201612b

特別感謝敬土豆文化工作室:臉書

img_20161127_200349_processed

最近北中南三場活動

趕快報名:

分享主題:

  1. Code for Japan Summit 2016 — http://summit2016.code4japan.org
  2. 世界銀行的智慧城市會議 — http://www.worldbank.org/ja/events/2016/11/17/world-bank-smart-city-conference
  3. AI in Asia 會議 — https://www.digitalasiahub.org
  4. 討論 — 如何善用 http://gov.digital

CfJ Summit 會後報導

第三年的 Code for Japan Summit 年會拉到小小行政區,仍然有650人報名參加(前兩年在東京都),而且20人全程參與英語議程(比較像是工作坊)。
 
這對於一個辦在四級行政區域的會議來說(差不多是楊梅湖口對台北的距離,以及20萬人口基數對上3000萬東京都的量級差異),真是難能可貴。根據我的長期觀察,這也是日本未來地方公民科技會更為強大的關鍵點。那是一種「普惠」「普及」的「韌性」,不是永遠只有首都圈(例如台北…)那種的強大。比如說,台灣號稱開放資料全球第一名,那就去湖口辦辦活動,就知道水位水準如何。
 
團隊很令人敬佩,人的背景非常豐富,遠比台灣還豐富。他們可能很羨慕台灣的「神話」,我其實更羨慕他們的紮實。當然身為唯一兩度參加的海外講者,聽不懂日文反而更有眾多好心人士到處想幫忙你,完全不妨礙理解。呵呵…
 
 
#cfjsummit

Code for Japan Summit 2016 演說

日本橫濱市的活動

run

海外討債行程

接下來六週還有五到六趟的海外「討債」行程,剛好日中港菲幾個海纜上岸的節點都會跑過一輪。不過獨缺韓國,那就再安排一趟吧。

screen-shot-2016-11-07-at-8-12-38-am

圖:http://www.submarinecablemap.com

在河右岸談人才

台北市智慧城市委員會一年只開一次會,能講得相當有限。這篇9,800字短文,談談台北市 的問題:

  1. 在河右岸談人才
  2. 為什麼「亞洲矽谷 Taipei Run」這麼難談
  3. 科技浪潮和城市治理的關卡:都市規劃
  4. 荷蘭的阿姆斯特丹是怎麼做的?
  5. 歷史上台北市的第一次智慧化
  6. 行動服務普及和城市治理有何關係?
  7. 東亞都市化、智慧化與工作機會
  8. 台北開竅 (Smart Taipei),要從哪裡起跑?
  9. 在台北市起跑之前
  10. 亞洲矽谷是否抓到了那個真正重要的「點」

詳全文(約9,800字)。

台北河右岸論壇 2016

關於台北河右岸論壇,我的預計發言大綱。

在智慧城市、數位機會、賦權和社會發展的各種前沿議題,台北所面臨的挑戰,目前已提出的解方,缺乏找到自我定位的意志,也缺乏成熟的比較框架。

Continue reading “台北河右岸論壇 2016”

數位經濟 (Digital Economy) 在討論什麼?

數位經濟 (Digital Economy) 在談什麼?不能貪心,先從 OECD 的討論圈子開始。下次有人提到數位經濟,可以用 OECD 來檢驗一下他說的數位經濟(政策面)是什麼意思。

Continue reading “數位經濟 (Digital Economy) 在討論什麼?”

政府該向誰學習?

話說政府問題是「系統性」的,這是全世界193個國家的共識(也是常識),而且這些問題,我們就先從聯合國體系的部分來看,天天都有各種會議和計畫在進行改革的動作,沒有你找不到的議題,只有你不能參加(因為資格或資源考量)的問題。

Continue reading “政府該向誰學習?”

策略資源放流點

昨天在一場特別的「茶會」,抓了空檔和 Herbert 請教他的意見,尤其是當他提到德國在1960年代對於資訊立法態度,如何隨著德國在歐盟扮演的主導角色日益吃重,進而成為了歐洲境內普遍的立法態度這件事,是很值得在五十年後好好研究的。

Continue reading “策略資源放流點”

由金管會金融科技十箭看諮詢機制

大概不會這樣看。但有幾點觀察:

1) 金管會的「金融科技辦公室」的成立要點太粗 [a],不精確。不相信可以對照所謂先進國家之相關,且具有官方色彩的辦公室或聯盟 (consortium) 的設置要點。

2) 「金融科技諮詢委員 [b]」已是既有但屬消極的公眾諮詢機制,若要檢討可由此開始。根據我所參加過的委員會經驗來看(包含有給、無給、聯合國計畫、國際基金會、國際志願者網絡、台灣中央部會和地方政府等),通常台灣政府的一個機關在因應「新挑戰(如金融科技)」時,類似委員會的設置和運作,堪稱是落後指標。

Continue reading “由金管會金融科技十箭看諮詢機制”

如果網路空間也有南海仲裁

如果某地「網路」的「固有疆域」因「仲裁」而失去所享受的利益,或是未來的權益基礎因為仲裁成案而遭致利基侵蝕,那麼現在要如何開始理解這些「地雷」?我也很好奇十年後會不會有人更好奇。

  1. 網路有沒有固有疆域?
  2. 網路疆域的樣態是什麼?
  3. 網路疆域的現狀是什麼?
  4. 誰能代替「政府」在網路行使職權?
  5. 誰能在本國裁定什麼事?在「雙邊」和「國際」之間呢?
  6. 誰能代為執行處分?
  7. 數位經濟下的「主權」是什麼?
  8. 貿發和談判如何確保數位經濟的本國權益?
  9. 網路空間的國際公法訓練是什麼?
  10. 在網路空間的「國際公法」有「實質效力」嗎?
  11. 技術在整件事扮演了什麼角色?
  12. 編程 (software coding) 呢?
  13. 以為沒有人(或機構)在鑽研,或是進行各種實質「佔領」嗎?
  14. 新南向如何「打造」網路高地?

下下週 ‪#‎yIGF‬ 用 ‪#‎WestPHSea‬ ‪#‎SouthChinaSea‬ 和網路類比,來作為和菲律賓大學生討論的主題?

希拉蕊的《科技和創新計畫》

希拉蕊的《科技和創新計畫》和《亞洲矽谷》類比,兩者差異實在是相當巨大。但不是說不能比,而是這一比能看出更多問題。這是好的開始,但若是太快下定論,可能就犯下和新政府一樣的錯誤了。

Continue reading “希拉蕊的《科技和創新計畫》”

Contact Taiwan 國家級全球攬才網站

這篇文章提供更多更由「人」的角度來看「攬才」和「亞洲矽谷」,是一個極佳的出發。

Continue reading “Contact Taiwan 國家級全球攬才網站”

亞洲矽谷是對的,但錯的是…

最近聽到一些針對亞洲矽谷的討論,國發會的草案跟土地分區使用、產業聚落和學研機構有關,也有人說笨蛋,一切都是跟人有關,跟冒險有關,跟創投有關,其他都不重要。這些說法在某些層面都是對的,只是任憑一種利益相關者 (stakeholder) 隨意拼湊起來,都不足以成為真的亞洲矽谷。

本來是政府早就該做的功課,我就簡單查一些資料提供參考。

Continue reading “亞洲矽谷是對的,但錯的是…”

18F 是怎麼被檢討的?

花點時間,看完這場談美國歐巴馬政府在 GSA 所建立的 18F,以及放在身旁的 USDS (US Digital Service) 在成立兩年之後學到了什麼的聽證會。這兩個單位成立目的在於如何藉由導入時下流行和熱門的「敏捷開發」、「開放源碼」和「使用者導向」等概念,來促進聯邦政府技術服務的進步。

Continue reading “18F 是怎麼被檢討的?”

義消、義交和資訊志願者網絡

日前參加台中市研考會資訊中心的一場座談。以下為公開的建議。

Continue reading “義消、義交和資訊志願者網絡”

亞洲矽谷誰會急著買單

如果把桃園、灣區(正牌矽谷)和 Bengaluru 放在一起,為什麼要選桃園?

Continue reading “亞洲矽谷誰會急著買單”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