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和台灣有什麼淵源

先說結論,答案是還沒有。

聊天的時候,朋友提到最近捷克有以參訪團名義來臺灣的這件事,我說差點忘記這件事。但捷克和台灣有什麼淵源?想必這是人人心中的問號。我們不假它問,就先從自身想起。我回憶起小時候對捷克的印象就是:運動。

第一個是網球鐵娘子 Martina,她生於捷克布拉格,後來轉籍美國。她大概是那個年代和西德的 Steffi Graf 互分軒輊,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網球選手。但比較特別的是,女子網球在那年代仍被要求要穿得非常「優雅得體」,這也是我對這貴族般的運動比較無法理解之處。Martina 短髮強悍,中性味十足,有很典型東歐女子運動選手的狠勁。她是我第一個「認識」的捷克人,很可惜我不打網球,對她的表現也就僅止於觀賞。

第二個是標槍世界紀錄的保持人 Jan Zelezny。他所保持的個人最佳紀錄,目前仍然是無人能及的世界紀錄 WR 98.48 m (1996)。他的身材並不突出 (1.86m),但出槍速度和協調度堪稱前無古人。聽他擲槍刷出畫過天際的聲音,完全是瞬時奔放的快感,帥到滿點。全世界至今為止能投出90米以上成績者只有20人(彩蛋:不要忘記台灣有鄭兆村,他是這20人的其中一人)。他一人在生涯中的超過90米的次數就多於50次。田徑項目很少有人能如此強大的「宰制」一個單項的表現,Jan Zelezny 可算是其中一員。我記得他有一陣子是洛桑奧委會的執委,近年來也訓練一些捷克和其他國家的標槍選手,可說是捷克的「國寶」級人物之一。

長大後發現捷克在十項運動也出了一位世界紀錄保持人(前)Roman Sebrle,他也是第一個現在計分標準突破9000分的男子運動員,被列入史冊。練十項運動的都是男人中的男人(笑),每一個能創世界紀錄的,顯然也不是「正常」的人。

如果你是中長跑愛好者,那麼你會知道 Emil Zátopek。他是唯一一位在同一屆奧運贏得5000米、一萬米和馬拉松的選手,而且那還是他第一場馬拉松

接下來就是大家都熟悉的布拉格、城堡等捷克以觀光和旅遊聞名的據點。郭台銘買了城堡給夫人也算是一件大事。捷克莫名其妙的有很多城堡,但城堡看雖好看,維護並不便宜。有一個比較特別的是 Brno 這個城市,長期對於摩托車運動關注的朋友們絕對不會不知道 Brno 賽道。拜這條賽道之賜,也讓很多在 Skoda 品牌還沒進到台灣之前的朋友們開始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國家才能支持一個高水平,能讓 MotoGP 跑的賽道。台灣是一條都沒有,所以在這一點要尊敬一下過去有軍工和汽車工業歷史的捷克。

捷克的玻璃水晶工藝也是生活的印象。我記得年少不懂事買過幾個玻璃飾品,講不出在哪好看,但擺起來就是好看,後來都送人了。


時間快轉到昨天,美國國務卿 Pompeo 在捷克參議院的演說,談的事情就和我們的生活經驗離得比較遠。首先他自陳在柏林圍橋倒榻之前曾在美軍於西德的駐軍服役,因此對於美國在歐洲戰後扮演起維護西方自由的歷史,相當熟悉。這一點你從他的談話之前看得出來。言談之間,他是把個人經驗是放在裡面的,談得很流暢。幾個台灣社會完全無感的事件信手捻來,不用看稿。後面的議員表情嘖嘖稱道。Pompeo 談的理路頗清楚,但他一直提到「台灣」,這讓我在遠端看來有點尷尬。

捷克在冷戰的經驗,至少在目前不太需要完全依附於「蘇聯」的陰影來彰顯其重要性。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樣,對於捷克這一段的歷史也是矇矇懂懂,更不可能有親身經驗。蘇聯和前東德的共產集團 bloc 雖然是捷克歷史上不可承受的痛,但捷克顯然早已脫離「需要蘇聯的存在來證明自己存在」的階段。你也可以說這和台灣的狀況比較不甚公平。捷克的現代官僚並沒有被國際孤立,也沒有經歷過長期的「加拉巴哥化」,但台灣的官僚和社會氛圍卻是如此。台灣終於有機會「出門」就要抓著其他人講自己的故事,這點大概是捷克社會目前無法體會的。捷克之所以是捷克是不證自明的,台灣之所以是台灣是因為有中國(的陰影),有香港(的映照),有美國(的應對),有其他無數加諸於之上的標籤。這讓八月底捷克參訪團來台的意義被灌滿了… 無止盡的期待。我相信這等強度的期待可能會脫離現實所需,一個社會在生存、掙扎之中脫離加拉巴哥化所需要的多邊國際臍帶。

對國民而言,捷克還是捷克,台灣還是台灣。參訪團透過「外交防疫泡泡」也見不到,見不到就不會真實的存在生活當中。

當下流行的合作方式如供應鏈的系統化重整,信任夥伴關係的強化等,這些都很「實用」,但在快速執行中,總是欠缺點那種富有真實血肉但還有理想成分的關係。或許我們應該先好好了解捷克,也讓他們先好好了解我們。太早就落入利益交換的供應體系,對台灣來說,歐洲就少了一扇窗,對捷克來說,在亞洲也少了一道長久之門。社會主流所信奉的價值是否「同詞則同義」?餐敘拜訪低迴間還等待沉下心的思考。


幾位捷克的友人也很期待這件事,但目前也僅止於期待而已。卡夫卡在書中會有什麼先驗的暗示,也說不一定。你知道捷克人很愛喝啤酒,對吧?

渣打馬台北 2020

Top 2% finisher at #SCBmarathon (13k) #Taipei yesterday. Okay result for a former sprinter like me but had run it fairly conservative this time (flying out to Tokyo the next day). Might be able to cruise at higher pace in Kaohsiung for the half (21k) three weeks away. Last race before Lunar New Year!

#standardchartered #marathon

慢跑超完美10K體驗首部曲

雖然慢跑的時間還算可以,但不比在各國騎摩托車的經驗來得多。一直到了瑞士居住,才發現什麼叫做慢跑天堂。尤其是在10公里的這個中長距離,更是能體會慢跑大環境的多樣和豐富。我們就拿大家所熟知,慢跑和夜跑人口都有一定數量的台北、新北兩都會區,來和日內瓦做個比較。

Continue reading “慢跑超完美10K體驗首部曲”

在加拿大 Edmonton 市慢跑

這個北美緯度最北,人口超過一百萬的城市,擁有:

  • 北美最大的都會連續綠帶 (River Valley Parks)
  • 人均最高的單位都會綠地面積
  • 連續綠帶面積達到紐約中央公園之22倍
  • 總面積達到111平方公里(台北市面積約271平方公里)
  • 擁有11個湖泊、14條小溪和20個主要公園
  • 東北到西南連續綠帶綿延48公里

早晚各跑10公里也是挺愜意的,可惜目前只跑了40公里,也沒有帶開放水域的泳具。

Continue reading “在加拿大 Edmonton 市慢跑”

世大運進一步的想法

今天聊天的內容脈絡頗有趣,發言之後一些個人想法摘要,貢獻給有緣的雲端蒼生!

1. 一次要服務五十幾個國家來客的 ticketing 服務(不單是線上系統)一定不會單純到哪裡去,尤其是正式的 venue 還有七十幾個,還有一大堆不是娛樂產業的切票習俗和規定。

2. Brand exposure 只要有足夠的觀眾,就比較有機會轉換為比較好的 VIK 吧?這樣看這問題不知道有沒說準,還是需要 local tour 先「教育」一下 SMEs,那個轉換也才轉的高?

3. 這種雖然是 global event,但更多卻是 regional stakeholder 和 local stakeholder 在當演員。

4. 要怎麼開發 digital engagement,我想這部份會非常有趣,也是可以特別要 leverage 的部份。我覺得目前團隊組成一定想不到這一塊,想到了也不知道怎麼走下一部,放在什麼地方,然後不宣賓奪主。

5. Digital engagement 這麼盛行就會有新的 property 出現,這些 property 就是 local stakeholder(中小企)的標的。大企就導去談正式的吧。不要讓大鳥打小砲,徒增管理成本。

6. 數據的價值在於:輔助決策、開發市場、優化執行(和溝通)以及促成新型態的 sponsorship,這在這年頭這地區可以加大力道,後面還有兩場更大的,要讓人家有興趣,這是好機會吧。

7. 果然 FIA, FIM 體系大家都不熟… 這不算單項,但介於單項和多項之間,算是第三陣營吧。

8. 好好聽,學的更多。

‪#‎Universiade‬ ‪#‎世大運‬

2017世大運可以留下什麼

報載台北市新團隊的頭頭對這件事很頭痛。

前台北市長郝龍斌爭取舉辦2017年世大運和2016世界之都,光是預算就高達200多億,柯文哲受訪坦言,他發現世大運花200億,辦完活動後會「什麼都沒有」,到頭會是一場空,讓他相當頭痛。

雖然要留下東西有點難度,但剛好前幾天整理初一份表格(沒有在臉書公開,鎖給朋友看),提供參考。世大運規模當然不若奧運,但我們看一下雅典奧運的經驗,從運動賽事舉辦的各功能面來看,需要什麼樣的功能組織,而這些功能組織哪些是本地業者足能擔當?世大運的執委會 FISU 對於地方賽事的掌控,應該沒有奧委會那麼龐大精細,照理說舉辦城市和本地業者可以有更多角色。練出來的功夫若能在之後沿用,那就是留下東西了。

Continue reading “2017世大運可以留下什麼”

話說馬拉松這麼紅 城市要怎麼才辦的好

這問題還蠻實際的,因為本年度全台兩三百場應該跑不了,造成很多人的機會和困擾。隨手提幾個,比如說…

賽事距離:中華民國田徑協會的認證(他們今年初才想到這事很重要),或是很多公關/活動公司對國際認證一無所知,根本亂來

成績公布(網路):作法實在很單純,也不是很符合一般賽事的實務。這點從其他城市的馬拉松成績公布的作業流程,可以回推一二

緊急醫療,如 AED 佈署:要放在哪,怎麼放等等問題、救護車和後送配合醫院要怎麼安排… 等

賽段考察(地方政府):警政、衛生、消防、教育(運動)、觀光旅遊等各單位應該更有效率的可以做什麼

觀眾區域:地方政府觀光旅遊、商家… 等

網路佈署:mission critical 供內部機動臨時作業的網路要怎麼拉… 等

媒體安排:賽事的前中後,哪些區域是正式提供媒體和記者的工作區域(如記者室)?

身旁有不少人(包含很專業的人)被捲進去馬拉松熱潮,但很多細膩的軟體和服務細節沒有被系統化的探討,所以先提出來。

雜想:路跑、快速複製以及運動文化和產業育成

最近幾個領域的大紅特紅,好像有種「一以貫之」的感覺。

比如說路跑的舉辦,本來台灣的路跑人口並不算充沛,年齡、族群特性的分佈,也不是很均勻。但是路跑賽的舉辦數量,伴隨著聯合營造和快速複製的趨勢,一下子從舉辦數量,還是參加人數上,突然變成了相對於亞太其他城市,算是有中高指標的活絡,雖然,各類正規資源的長期投入,其實還是屬於低度開發,水位極低。

Continue reading “雜想:路跑、快速複製以及運動文化和產業育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