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for Tomorrow 的一些想法

源自於這裡的討論串

名稱:Run for Tomorrow 為明日而跑
  • 時間時段:週間或週末夜跑,常態性,時間不定
  • 地點:都會、城市
  • 對象:digital consumer, urban activist, people who care for tomorrow
特色:
  • 由 Code for Tomorrow 發起,也邀請其他 data-driven 或是愛好數位文化的團體共同加入
  • 善用數位載具和資料,可參考 Quantified Self 的途徑,白話就是什麼 fuelband, fitbit, google glass 之類的,黑話就是 IoT, data
  • 開放體驗城市、關懷城市

Continue reading “Run for Tomorrow 的一些想法”

跑個十里

0k 盪起了步伐,
1k 擺起了肩手,
2k 挺起了背脊,
3k 熱起了胸懷,
4k 挑起了心情,
5k 算起了時間,
6k 想起了加速,
7k 弓起了軀幹,
8k 喚起了靈魂,
9k 看見了前方,
10k 收下了今晚。

51分09秒,幻走在霓虹的夜裡。

p.s. 肚子水太多,只好慢慢跑。

運動旅遊

剛才在看行政院的國情簡介 [1],對旅遊這塊也看了一下,有點感想。台灣前四年因為單車熱潮風行,因而掀起了一波運動旅遊的風潮。但運動旅遊的形象,卻沒有打造的很好。

舉一個三年前我騎摩托車拜訪斯洛文尼亞 Bovec 小鎮 [2] 的例子。小鎮位處偏僻,在斯洛文尼牙西北的偏遠山地當中。從首都 Ljubliana 前往,還需自駕150公里,所以幾乎沒有台灣的遊客前往。當地戶籍人口僅有3000人,約莫是台東綠島的人口。實際居住在城鎮的也僅有1000人左右,但鎮上有三家專業的運動旅遊公司 [3],以及遊客資訊服務中心,提供來自全世界對於泛舟、溯溪、登山、滑雪、單車、飛行傘、健行、攀岩運動的愛好者,各種進行運動旅遊所需的服務。

我到的時候,是日暮低垂的17:00,鎮上旅遊資訊中心已經關門,各種運動旅遊型的海報很吸引我,但沒人可問,只好策馬走進一家運動旅行社。社內僅有一位年輕的小姐,我本來想說,她大概也只是賣賣店頭商品推銷當季的旅遊套裝行程罷了,但在應對的過程中,發現她是很有經驗的,那經驗跟年齡不太相符。兩三句就犀利直言判斷,我大概是什麼樣的運動愛好者。雖然她猜錯了(偷笑),但那水準之高,我在台灣可是從來沒遇過。

由於是騎摩托車,所以愛到哪,就到哪。當日晚上,特別選擇住在鎮郊區一棟由年輕夫婦所經營的飯店。這飯店在南斯拉夫時代,是當地的電信轉換機房。但在南斯拉夫解體後,這對夫婦用相當便宜的價格,購買政府棄置的整棟建物。在重新裝潢之後,規劃成小鎮旁著名的景觀飯店。飯店的男主人收藏了1930年代 Bianchi 的摩托車,還可以發動。這可不是哪都可以看到的。我們聊了很久,尤其是在各國騎摩托車的一些趣聞。目前我們還保持聯繫,因為當地的摩托車文獻,我需要他幫我推薦幾本收藏。

希望哪一天運動旅遊在台灣,也可以成為顯學。這個小島,其實太適合了。

參考資料:

[1] http://www.ey.gov.tw/state/news3.aspx?n=ED2C71BADA12080A&sms=A97950325C13353E
[2] http://en.wikipedia.org/wiki/Bovec
[3] http://www.bovec.org/en/sport-agencies

奧運期間運動員博客問題

国际奥委会:关注奥运会期间运动员的博客问题〉:

博客是一种在网络上发布所记录的事件的沟通方式。《奥林匹克宪章》规定运动员不允许在奥运会期间出任记者,可是宪章似乎并未禁止运动员发布博客。

布勃卡称博客会带来诸多问题,如个人隐私问题和与媒体权益的潜在冲突。

兩年半前我在〈奧運和資訊來源〉一文裡已經暗示了這個問題。

北京奧運的狀況更為特異,新舊媒體交手將會相當有趣。

延伸閱讀:

* 奥运选手写博客开禁 国际奥委会将检查内容
* 08’奥运选手能写博客吗?

* International Sports Media Summit

強國夢(二)

1988年時我讀完這本書後,就放棄了成為專職運動員的夢想,但這兩天因為詹詠然和莊佳容而突然冒出來的網球熱,又讓我想起了趙瑜當年的《强国梦》一書。重讀:

开篇的小故事,讲一位年届古稀的老革命,自命为体育迷,却对任何项目的门道‘一概稀里糊涂’,每逢转播有中国参加的国际赛事,必端坐于电视机前,过程不看,专等升国旗奏国歌;若中国输了,便要骂娘。这位老革命,我猜想他大概是行伍出身,所以有“燕人张翼德”一般可爱的性情,对他来说,体育比赛犹如战场,要的便是将旗帜插上敌方阵地。

多讀一些:

從無人聞問到消耗殆盡

大環境的悲哀:Monetization的太過與不及,害的是賣身體的男人。林義傑後援會的訊息:

大家發現了嗎?在義傑官方網站上,放上了「穿越極光」的冒險計畫。這是一個相當難得的機會喲!我們將與遊戲橘子合作,徵選三名勇於挑戰自我的朋友(需滿18歲),跟義傑一起去加拿大體驗極地冒險!

這次的行程,三位經過徵選出來的朋友將會獲得廠商贊助報名費、機票、食宿以及nike贊助基本裝備(總價值約15萬元)!挑戰在北極圈內的黃刀鎮,奔馳五公里的快感!

看看報名網站:http://corp.gamania.com/adventure/

為什麼林義傑拿不到資源

何榮幸〈他已經跑了4200公里〉:

國人對林義傑已經不陌生了,但與王建民集三千寵愛於一身相較之下,像林義傑等同樣在國際上展露頭角的各領域「台灣之光」,社會各界的關切與支持卻還是不足,這不能不說是「王建民現象」發光發熱後的相對遺憾。

殘酷的事實是,因為「超級馬拉松」在國際的體育賽事位階是相當低的。林義傑在選擇某特定的運動項目時,就早已注定會面臨外部資源挹注上的限制。棒球的後面還有個美國,而美國是運動經紀(或是經濟)發展最為成熟的地區之一。反觀超級馬拉松這個難以被標準化的競技項目,連在未來是否能被IAAF(國際田總)納入體制都還很難說。如果國際上最大的專項運動組織不承認你這個運動項目,那麼要尋正式的管道獲取資源鐵定是困難重重。林義傑的表現非常不可思議,也是激勵我持續向達卡拉力賽FIMFIA皆承認)邁進的動力。但在關注之餘還是要瞭解的現實是,他的表現所造成的對內激勵,遠遠大於其對外的意義。也正因為如此,只要他不要再次被國內的贊助商呼弄,就已經是天佑吾土了。

所以何榮幸也請別遺憾,身為台灣的運動員就是注定要被犧牲,看開就好。或是,看看我正在嘗試的,花個五到六年的時間,先從媒體(網路)的本身下手,以期在我(同樣是身為運動員)於參賽的屆時,能兜取更多的正向的注意力經濟,讓台灣的運動員得到應有的尊嚴

媒體就是他拿不到資源的原因之一,聽到了嗎?

回溯閱讀:

* 身為運動員的悲哀
* 基礎運動的困境

基礎運動的困境

跳高不到一米五 也能得牌〉:

「有些大學女選手跳不到一米五,比小學生還差,也能在全大運得牌。」教育部體育司司長何卓飛感歎地說,過去希望廣邀各地選手參賽,就怕有遺珠之憾,但如今的全大運及全中運,已是「大而無當」。

田徑是運動之母?〉

田徑為各運動之母,但是我國近幾年田徑運動卻在倒退,國際比賽成績每況愈下,今年奧運會參賽人數更是歷屆最少的一次,主要原因是主事者對田徑運動不夠熱心及投人,全靠地方基層教練維繫選手的訓練,惡性循環之下,田徑成績一年比一年差,國際賽參賽選手人數一年比一年低,再不重視可能就陷入國際比賽連參賽門檻都無法越過的難看局面。

劉元凱 黑手歲月不忘田徑〉:

二十四歲的劉元凱田徑生涯充滿坎坷,大甲高中畢業那年,他報考龜山國立體院失利,在無書可唸下,整整流浪一年,那段期間他在同學介紹下到鐵工廠當起黑手。但劉元凱對田徑的熱愛從未減少,他利用下班後獨自到台灣體院練習,隔年終於如願進入台北體院。

對田徑的熱愛,唉。

基礎,基礎建設,基礎架構。十二歲喊出來單挑,日本人也沒比較強,但基礎建設勝出,所培育選手之成績就有天壤之差。太聰明的多數「個人」反而不太想碰基礎的建設,簡單來說就是缺乏資深黑手吧。慎之。

延伸閱讀:

* 2006全大運,女乙組田徑跳高決賽
* 世足賽:國家只是發獎金的界線而已

利比亞簽證

〈橫越撒哈拉,利比亞不准!?〉:

我國超馬好手林義傑與兩名外籍選手攜手合作的「橫越撒哈拉」非洲水資源改善計畫挑戰,面臨嚴重的阻礙。

原訂本週應前往利比亞境內的撒哈拉,至今仍無法獲得利比亞的入境簽證。根據紀錄片工作人員表示,原因是因為利比亞與美國關係的僵化。林義傑表示,他們目前持續前進,每天以50-80公里的距離,以利比亞邊界為目標,直到取得入境許可。

外交部領事事務局

簽證資訊:行前需先辦妥簽證。

受理單位:利國駐韓國大使館:
4-5, Hannam dong,
Yongsan ku, Seoul
Tel:002-822-7976001
Fax:002-813-7976007

老夫子

目前利比亞簽證取得較麻煩,需要有當地保證人,建議找旅行社去詢問,個人在台簽不到,專業知記者與媒體工作者正式申請也需耗日費時.不過最近的未來應該會開始重視觀光客的到來,聽說政策已有轉機.

難怪騎摩托車走北非的,通常不會安排這一段路線。

奧運和政治

1980和1984兩屆因政治而發生會員國杯葛的奧運,當時我年尚幼小所以未能體會。1988年奧運後,politics就再也不曾被拉到這麼高的位階。2008年快到了,有些事想拖延但終究還是躲不掉。這議題很volatile,但早點瞭解奧委會政策還是會有助於「繞過」規定補做一些事和找alternatives,比如說citizen journalism在奧運扮演的是什麼角色,或是… 嗯… 之類的。不過我覺得體委會在這方面的知能和人員儲備可能相當的薄弱。

* 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台湾记者在大陆采访规定
* 台民众可向中国台北奥委会及其指定代理商提购票申请

「可惜」台灣沒Jesse Owens或是Tommie Smith和John Carlos等級的選手。一顆拳頭賭上的,就是一個人的一輩子,但38年後我還是記得這件事。

延伸閱讀:

* Regular Folks, Shooting History

2007巴黎達卡拉力賽

一月六日起跑。

往年台灣的衛視體育台皆有轉播這地表上最為艱苦的拉力賽事,但今年可能因收視考慮而拿掉節目。網站上的節目表遍尋不著,所以台灣地區的觀眾可能就只好再度錯過,或是轉轉據說有轉播的台灣交通電視台。我想她們應該正在趕工趕的滿頭包。日本可選TV TOKYO和J-SPORTS,加拿大請轉TV5,澳洲SBS和Foxsport,紐西蘭Sky TV,中國CCTV 5可能會有片段。至於法國… 很多台在一月份都可以看到,旅法的應該都聽過這比賽。

若只是要看每日相關賽程的中文報導,那就選百度查關鍵字找找。中國連續四年汽車組皆有參賽,所以報導會有一定的量。台灣… 找法新社碰碰運氣。或是… 我應該是將近30年來台灣第一個去日本參加官方說明會的人,可以在一月份找時間來分享觀賽經驗吧。

另,原dakar.tw也在我跑「台島萬里」的計畫前先下線準備了。一月六日起會一起和比賽上線。我想這也應該會是中文此類網站最為深入和詳盡的選擇之一吧。

2661_9e2c9823b0780f_o
Description: 2004, dakar, rally, ktm, bikes, bivouac, bamako, refuel
Short Info: bivouac
Date: 2004-01-11
Copyright: Copyright free when mentioning photographer
Photographer: Flechsig T.

延伸閱讀:

* 本年度達喀爾拉力賽因安全考量更改比賽路線
* 出于安全考虑谨防悲剧再演 达喀尔改变部分赛段
* 卢宁军:一秒的犹豫救了我命 坚持参赛就是超越
* 2007达喀尔拉力赛赛程:1月6日开赛 有史最短
* 2007巴黎達卡拉力賽 摩托車組參賽名單

棒球是國球?我呸

不小心看到這則新聞這則新聞,讓我憶起〈 身為運動員的悲哀〉。然而以一個運動員的角度,我只想問個上次問過的類似問題

離你上次手握一整顆的棒球已經有多久了?

不然你說說上次跟小孩玩傳接遊戲是什麼時候。抱歉,我不太能接受一年中連球都摸不到一次但又自稱忠實無比的球迷。我不是厭惡,也不是惋惜,只是沒有情緒的不能理解。我是基本教義派的。

唯有玩過,你才能切切真真的體會達到那種performance level的無比難度和價值。玩過的人如果還是這麼的少,那麼這運動的水準,就只會停留在空架拜祭的嘴上國球。

水上摩托車 – 沖繩藍海巡禮

日前走日本一趟的短文已出爐,敬邀在五日連假後返回工作崗位的朋友們欣賞。較為特別的是水上摩托車的部份。我想多數朋友都沒有水上摩托車騎乘的經驗,更何況是在茫茫大海中騎了。可惜的是,採訪地點在極為顛簸的海上,因此無法像之前Mark兄在我騎Segway時錄下實況般的將現場還原。

我另外帶了藍芽GPS接收器,將旅程的tracklog輸出為圖。對常看這個部落格的讀者來說,這不是什麼新鮮事,但對日本還是台灣的雜誌同業而言,這顯然是比較特別的「採訪」嘗試。

Enjoy reading. :)

短文

* 日本山葉藍海巡禮

人民團體

* 台灣水上摩托車活動安全推廣協會
* 中華民國噴射艇筏暨水上機車運動發展協會
* 中華民國水上摩托車協會
* 中華民國水中運動協會

強國夢

1988年時我讀完這本書後,就放棄了成為專職運動員的夢想,但之前的世足和最近的王建民熱,又讓我想起了趙瑜當年的《强国梦》一書。重讀:

开篇的小故事,讲一位年届古稀的老革命,自命为体育迷,却对任何项目的门道‘一概稀里糊涂’,每逢转播有中国参加的国际赛事,必端坐于电视机前,过程不看,专等升国旗奏国歌;若中国输了,便要骂娘。这位老革命,我猜想他大概是行伍出身,所以有“燕人张翼德”一般可爱的性情,对他来说,体育比赛犹如战场,要的便是将旗帜插上敌方阵地。

延伸:

* 百度搜索 – 赵瑜 强国梦
* 趙瑜

Christian Pfeiffer 下月來臺巡迴表演

賴亞凡〈Christian Pfeiffer 下月來臺巡迴表演〉:

36年前出生於德國的Christian Pfeiffer,五歲開始接觸機車後從此熱愛上駕馭鐵騎的魅力,並以不斷超越自我為要求。1996年起Christian 成為職業車手,在各項機車表演及競賽中都可看到他的蹤影…

2004年我在慕尼黑車展上撞到這傢伙的表演,看的下巴都歪掉了,流暢,奇巧,和觀眾互動絕佳,把街車的特技帶到新的境界。怎樣你也不應該錯過他的表演。

* 北區:9月29日(五) 3:00-4:00pm & 6:00-7:00pm 台北新光三越/Neo 19對面停車場(A13)
* 中區:9月30日(六) 2:00-3:00pm 台中大隆路段 (大隆路1號~69號) 7:00-8:00pm 台中老虎城旁停車場
* 南區:10月1日(日) 2:00-3:00pm高雄台糖賽車場 5:00-6:00pm屏東尖端賽車場

延伸:

* http://www.chrispfeiffer.com/
* YouTube搜尋

身為運動員的悲哀

只寫寫東西是非常,非常容易的。而且我也還沒看到其他運動員自己本身的意見。你就知道那種因勢屈利所體會過的悲哀,有多麼多麼沉重了。

李一中

由採訪職棒的體育記者組成的「中華職棒記者聯誼會」,今天下午3點將在新莊球場會議室開會,集思廣益討論「王建民拒絕台灣媒體採訪」的因應之道…

李書璇

不過電視記者也有話說,他們說長官指派他們一定要當狗仔,他們還是得硬著頭皮去作,尤其一定要拿到畫面是電視媒體的難處,像是比較相似度或是模擬重回現場等等,都是為了讓畫面有看頭,他們也有他們的困難,希望大家可以了解。

游宜樺

二、台灣部分媒體,欠缺棒球素養與運動專業,在美國採訪時雖然出了不少洋相,不過,不分青紅皂白地全面封殺台灣所有媒體,損失最大的恐怕是一路無條件支持、對王建民相關新聞求知若渴的台灣球迷。

王榮霖

台灣媒體的「專業」是否真的比較差?對此,容我保留,但台灣媒體對台灣風土球情「眉角」的掌握,卻是外電所絕對不及的,因此,台灣媒體所報導的阿民消息,比外電「通吃稿」的可讀性高,絕對是不爭之論,對台灣如此,對日本又何嘗不然,否則日本媒體又何必大費周章、斥巨資派大批記者隨行採訪洋基隊的日籍球員松井秀喜?

裘必勝(blog):

王建民的家人和隱私,受到了媒體過度干擾,真的讓人同情,部分媒體亂無尺度的在「養父」議題上作文章,也確實無聊透頂,應該自省。

但王建民「只拍蒼蠅,不打老虎」,拒絕台灣媒體採訪聲明,應該受到譴責、抗議和抵制。

米果

然而,很抱歉的是,大部分的人,把「台灣之光」叼在嘴邊,卻把人與人之間最珍貴的尊重與信任踩在腳底,傲慢舉著新聞自由做擋箭牌,把麥克風當成武器,搶在你經歷一場場硬仗之後,問你,「替自己的表現打幾分?」「什麼時候生小孩?」「輸球會不會難過?」「總統送的名牌包包有沒有在使用?」

延伸:

* 「王建民們」的媒體改革
* 老闆!我要看別台!No Showing of Junk News in Public Venu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