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還沒有準備好成為世界的關切

首先是全球對台灣的關注達到從所未有境界,除同一時間外媒駐台或短期停留的記者達到三位數之譜外,絡繹不絕未在檯面出現的訪團,十一月中之後也常出現在各大機關和單位。全球對台海局勢的利益相關者都想來衝突之地一訪究竟。無論是打卡表示已到台灣,或是行程夾帶其他搜集資訊之任務,目的在於評估來年是否值得和台灣共啟相關研究,但誰能被訪?誰如何被訪等安排事宜,目前實屬棘手,堪稱近代未有之變囧。

有些聞人一人當十人用,什麼題目都能談。我與部分來台訪問後之友人後訊,也間接證實若干觀察。來的團多,見的人總是本來就知道會見到的是擺樣常座。這些被安排授與「代表」台灣者雖早列佼佼之林,但沒有人什麼都懂。撇除恭謙揖拜的場合,來方若見歷豐富且意欲強韌,目標明顯,我等要員三言兩語寒暄握手拍照留念,大概只能淪為「交關」性質,咄咄噴數連自己人都不相信的敘事框架。

但台灣在世界之林屬富裕國度,社會型態尚屬複雜,內部機制百花齊放。社會內部的多元即是最佳的韌性展現。既然如此自豪多元,但對外在防衛、在社會整備、在民情向背等敘事,卻是如此乾涸?

坦白來說,台灣還沒有準備好成為世界的關切,成為衝突遊戲的焦點。但事情來得又急又快,快到就直接漫過政治組織的控制幅度 (span of control)。有沒有準備好,都快不是問題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