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曙光 – 大灑

曙光鳥海山稜線大灑而來,掃過枝密的林葉。昨夜幾多客促膝長談,印證六度相見即是有緣。緣起既然不滅,因此這一段1500公里的故事,就這麼慢慢流傳開來了。

喀搭過軌,翌日之晨來的好快又好慢。前一刻還是青函隧道的黑暗冗長,此刻卻已換成搶醒的日本海一片。醒來的客人們走過臥舖,悄悄窺視,累人一具高臥在上層的舖子裡。蒙頭掩掩,懶睡在棉被中。不,不是我願意錯過曙光,而是久藏之怯心再度斗起,害怕這片金色的溫暖的召喚,又不知道將要如何烙記在初次的體會,久久為信,為憶。

第一次跟團的感覺

從來沒有跟過團,不過這一次卻著了時報旅遊誘惑的道,把第一次就這麼獻出了。

剛開始有點不太適應,甚至感覺好像只是坐趟國內線的飛機到了另外一個城市。從前隨時要保持警覺的狀態,現在卻因為有專人打點,從洗手間的鏡中反看自己,顯得有點呆滯。

由於昨晚一夜未眠,臨走前拿錯線材盒。正要快意製作 podcast 時,才發現手上完全沒有可用之收音麥克風。敗筆一件,慘事一樁。但換個角度想想,搞不好這是老天安排,要我不滿腦子只想寫什麼部落格。只要有「格」的精神存在,雖無實體作為,但還是能夠利用純文字來表現。

五分鐘後準備登機,希望第一趟的北海道之旅,可以多開些視野。

目前位置:關西國際空港

回鄉之心

後日即是中秋。能有藉口返鄉一趟,是人生中難得的特權。

收好瀕臨夭折的筆電,辦公室又已寂然悄悄。敲鍵聲伴隨著流金石英的滴答,我猛然憶起今天是九月十六日。去年此時是我在因傷退伍後,第一次有機會得以在歐洲的道路上,呼吸自由透放之芬芳。

一百九十八公里路程,由二十八年前的七個小時,縮短為長盹午覺的七次半點。走過一樣的路途不知凡幾,但百樣的心境,卻讓每一次都是僅有。月沉在透亮的黑暗裡,返鄉的路途上,無駒可騎,無乘能御。

提前思想起逢面迎歡的祖母。月亮,我騎著車來找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