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Christabelle的一文,我想《天下》雜誌此例剛好可寫入「部落格反行銷」省思的課程。

合作對象的選擇

《天下》雜誌的「319」意象,堪稱台灣出版文化財之傑作,但民眾在各鄉走透的參與熱情是否能轉移到網路,這不僅是雜誌社本身要有足夠的「知能」以推動規劃之外,更需要有實體虛擬兩相皆有經驗的企宣來操刀。然「無名小站」知名度雖高,其使用族群也是《天下》雜誌所亟欲拓展的市場。但無名小站除爭議不斷外,近來諸多作為又頗令人莞爾。對網路動態敏感者,應儘量避免擬定一季以上之活動與其合作。由活動網頁上得知,《微笑台灣再上路》至少走到三月底,若此時主要合作對象狀況頻仍,能避其險就應避之。更何況「319」乃重要之文化財,除非「網路參與」僅是點綴之軸線,有無皆可,屆時若因非可抗力因素以致牽連,悠悠之口,斲傷形象,部落格行銷反過來反咬一口。好棋打成敗棋,豈不大失?

部落客的招募過程

招募部落客的行為,美日由來已久。部落客是否應該進行商業行為,我本無定見,那是供需。日前接獲《天下》來函,邀與共會其盛。然我展信閱讀後,直接回覆表示敝人先前早有「台島萬里」計畫,論「搭實」虛擬和真實世界之涉入程度,遠遠超過雜誌所辦過的任何網路活動。執事,遂一口敬謝。更何況類似的網路活動,拜前職務之便,經手過將近上百個案子。部落格活動串聯,早已職業倦怠。企宣來信,不消五秒即可看出來意。「魚肉來去」的經驗多了,以致於當我讀到Christabelle等將招募過程坦明後,直為部落客和雜誌流把冷汗。

這不會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我想這狀況所碰觸的幾個課題相當微妙,但最主要的癥結可能不在於部落格還是部落客,而是在於「網路」這個渠道的價值,在於不同產業之間有著什麼樣的「位階」。我說的位階不是指經濟規模上的,而是到底有沒有「把網路當一回事」的這種心理位階。以雜誌而言,我想它的未來不得不朝網路發展。但囿限於本身的作業慣性,在嘗試和網路接鉤時一定會狀況百出。輕則網站無人拜訪,重則如前所述,行銷之力反咬一口。類似情境,世界各地實乃上演不墜。

信任的建立

透過「信任」所產生出的內容價值鍊是極其難得的,部落格的「責信度」更是分野難釐,難以取得。在媒體信度低落的年代,部落客唯一的救贖可能就是信度,但這也是利誘或是勢誘攻入的最大罩門。網路能(才)有幾個年頭,好不容易建立的信任,此時就是兩造接受考驗的開始。

延伸閱讀:

* 出個價吧:支票還是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