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參加在精誠於臺北華山所舉辦的活動,有幸和櫃買中心董事長、精誠集團總經理和遠流的董事長同台,相當興奮。十分鐘現場分享的大意如下。

1. 您與一些朋友共同發起的 Code for Tomorrow 組織,提倡「寫程式改造社會」的願景為何?

A: 協助政府和民間把握新興數位機會。我們來自於不同的產業,較能夠掌握日常生活的數位需求,也致力於創造良好網絡協同關係,讓市民和政府的聯繫更為緊密,敏捷,並且成就健康的參與生態。具體作為的策略:(1) 促進公民社會各方利害關係人的交流 (2) 孵化公民性新創企業 (civic startups) 以及 (3) 國際合作。

2. 在實踐「寫程式改造社會」願景的過程中,您體會到的成功關鍵因素或是不足為何?

A: 成功因素:開放的心態,並且關注整個社會,有節奏的修正和執行。因為數位的機會會隨著族群的極大化而極大化,極大化就必須包含關注落實到整個社會。不足的因素:問到對的問題,解決夠大的問題,以及知道怎麼運用開放模式,協同作業等。

3. 從 Open Data 的公民價值出發,您如何看待「產業發展」這四個字?政府與民間在這件事情上該有的夥伴關係為何?

A: 我覺得這件事就像是一百多年前,人們開始以公共建設(運輸)的角度來看造橋鋪路這回事。公共建設在那個年頭是不存在的,僅有鄉里士紳在衣錦還鄉時,為了回饋鄉梓父老,才來搞個義行(延續到現在的嘉邑行善團)。到了20世紀初期,因為國家治理、社會變遷以及人口移動的關係,所以現代化的政府必須開始大幅度介入,從公共建設的擘畫、運輸藍圖發展,以及實際的公共工程。從海運、鐵路(例如19世紀中期歐陸的狀況)、河運、公路、到最後的空運,政府和民間在公共建設這回事,都有不同的角色。在公共建設的過程當中,社會對於政府和民間角色期許也都不太一樣,有個國家允許私鐵和私有道路的存在,有的國家則完全在基礎建設上沒有私人的角色。這和開放資料是一樣的,在基礎的公共建設(資訊和資料),民間應該要有夥伴關係的角色。或是更遠一點來看,如果公共建設在規劃之初,就有民間的角色進入,那麼未來的公共建設,自然能夠涵納更大的社會力量,促成新興數位機會的發展,也不致因為忽略了原有的社會結構(或禁忌),讓開發造成無法彌補的遺憾(例如個人資料外洩,或是身分證字號誰都可以拿的到)。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