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有幾位朋友問到跨域治理的問題,我回答的很快,可能有朋友沒聽清楚,在此多加說明。這跟如何聰明的來想 #1999 非常有關係,也可以讓各都新上任的幕僚有點新的想像和後續作為。

這想像途徑其實就是 #網路思維。網路思維不是只能用在產業創業上而已,還有更多好用的地方。

1) 剛性結構困局:傳統治理結構偏向剛性,一個都市的剛性和另外一個都市的剛性就好像兩個分開的同心圓,越中心的地方濃度越高,是治理機制本位最強的地方(如市長辦公室)。圈的外沿類似縣市之間的橋樑,中彰投地區有不少,是治理機制一刀兩斷的邊陲介面(如橋樑的中心線),治理的強度也是單純不高。會用可見的地域疆界來談這事,是因為比較好想像。有些軟性的治理疆域稍微不好想像,後續再探討。

2) 同心圓和介面:從兩個同心圓中心拉個常設型的平台,例如市長互相拜會,或是定期的跨域治理會議,之前可能不是沒有做過,但本來就已經被切開或談好的介面,不然就是 (a) 地方政府早就切的很乾淨 (b) 真正灰色地帶,處理的優先權不高,或是 (c) 灰色地點中央政府早有單位處理,例如河川、環保和水利工程,或是空污防治等。

(c) 的部份的治理是怎麼切的,有財務上的,也有各種資源分配上處置措施。簡單來講就是說,能想過的能遇到的,大概都遇到了。有更多從兩個同心圓互拉出一條線銜接的想像,在這事上能幫的不多。

3) 大型事件試煉:那麼,有人就想到了是否有些事件性的活動可以作為跨域治理和處理介面、機制等的實驗場?例如:

3.1. 大型節慶的交通疏導措施(高公局加上地方政府警察局)
3.2. 縣市聯合的觀光策略(術語:#SXSW 南南西和 #台江打狗?),
3.3. 台灣還沒有經驗的 #奧運(十幾個分布各縣市的場館、選手村、後勤體系)。

不過有經驗的人一定知道,除了 2) 提到的同心圓問題之外,事實上作的好的也不多,因為跨域治理在這個看似人口緊湊的島嶼,中央的角色可以很強,也可以很弱,但絕對是無法忽視。所以無論中彰投、北北基,還是高屏澎,中央的角色應該都是必須直視的太陽/陰影。

4) 軟的快的馬上有的:#1999 的價值這時候就來了,或是任何基於人流所產生的數據流,在這事上可以提供突破的點,而且不是天馬行空真的派上用場的突破。我舉個利子,例如:

4.1. 解決台北橋上班的恐怖機車流,可能有台北和新北交通局、捷運公司、台北市捷運局,新北市捷運工程處等。
4.2. 高高屏澎醫療轉診,這涉及衛服部、高雄市衛生局、屏東市衛生局等,可以看看 http://code4.healthcare 的途徑以及目前的成果。

以上兩個都還好想像,但如何跨縣市發掘真實現況,透過數據的交流,找出因應對策,談好發展的機制,這點就是相當大的突破。

4.3. 那麼如何運用所謂的「邊陲 (edge)」和網路思維的優勢,突破雙同心圓互不無法交融的障礙?來自市民反應的1999,就是真正的利器。資料會互相撈過界,但治理機制的面子上不會,中央的角色也會被弱化,但這等於是強化地方自治的彈性和特色。這途徑或許可以試試。

先簡單寫到這裡,要吃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