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 Schee

Online to offline since 2002

Month

August 2003

醫病關係(一)

From chezrio.org:

# 請問彰基醫院溫仁和
# 彰基,請放尊重點

如果昨天我在三越站前店的快閃現場

第一場快閃確定告吹,演出者主客互換。此情此景,令人莞爾。如果我在場,見先機已失卻,那我會怎麼做呢?

首先參加前就必須謀定而後動:開 textamerica moblog 電郵帳號一支。邀告親朋好友有照相手機且已申請 GPRS 者,必要出席。集結前半小時,開始分小組行動。盯人、盯車、盯事件還是捉對廝殺,一一囑咐清楚。整點前猛對風聞趕來之媒體做 moblog。時間一到,無論有無閃族朋友行動,棋早先行,快著好幾手。

待媒體意興闌珊欲要離去之時,推派某勇士上前開始大叫膜拜石像。若時間點抓好,此舉必然引起一陣慌亂。拉把機器的、轉頭回望的,還是指點大笑的,不管。勇士此時開跑,但不可太快,以免人家追不上,最好還留一隻玻璃鞋在現場。跑時嘴中呢喃:「怎麼大家都不見了?」落跑動作開始後,迂迴且戰且走,沿路刻意灑落紙條,上面書寫中英兩文,分曰:

# Smile! You Are On!! :-)
# 笑一個吧!你已經上線了!!^_____^

紙條最下面一行寫的是:請參考 flashmob 的網址 http://media.flashmob.cc(例)。此時瓦斯氣笛或海軍口笛大鳴,快閃回動正式開始。群起鼓掌,為所有參與群眾和媒體朋友賀好。

外閃成功四要素:組織、創意、幽默、膽識。Paris flash mobbing 的 documentation

MOT2.com

因為一張照片,motomosa 來了一些意外的對岸訪客。MOT2.com。有不少令人開眼界的摩托旅行遊記

遊行相關新聞彙整(留存備查‧3)

# TVBS:騎士怒吼 400輛重型機車鳴笛抗議
# 民視影音新聞:重型機車齊聚 將抗議高額稅金

ChinaPost: Heavy duty bike riders want rights to the road, lower licensing taxes

Via ChinaPost.com.tw

About 400 riders of heavy-duty motorcycles yesterday gathered in front of the Legislative Yuan to simultaneously honk their horns for 30 seconds in protest at the government’s exorbitant tax and the denial to their rights to the road.

Organizers of the event said that owners of heavy-duty bikes of 600cc now have to pay a license tax of NT$23,040 per year, five times the NT$4,320 tax for motorists with vehicles having the same exhaust emission.

Not so flash and not so mobsters?

南非 IT 媒體的報導:Leak dries up Taiwan’s first ‘flash’ flood

Taipei – Taiwanese efforts to launch the flash-mob phenomenon were thwarted when details of the surprise gathering were leaked.

中文媒體報導:

# 聯合報:全台快閃族 眼明耳快等著瞧
# 自由時報:台灣快閃族 首場等無人
# 新浪新聞:國內快閃族 沒人帶頭不敢動作
# 蕃薯藤:快閃族進駐台灣 邀約無厘頭演出
# 中國時報:快閃族沒膽 膜拜秀破功

延伸閱讀:其實台灣恐怕早就有了專業的快閃族 – zonble / substantial mob – inertia / FLASHING MOB, CLASHING JOB – Obese

Barry: [討論] 民眾與官員反對路權開放之我見

僅引文章前段,Barry 具體書文部分提供連結。如果您對任一個問題有意見,建議閱讀全文。

近來一般民眾對重型機車要求路權與降稅的反應不一,不過大多是反對聲音,整理後發現,一般民眾所持的理由多半如下:

<1>:台灣地小路窄車又多,不似外國幅員寬廣。
<2>:高速公路交通流量過大,常塞車。開放上路恐助長交通亂象與飆車歪風。
<3>:國道可通行與不可通行車輛管制不易。
<4>:擔心輕型機車也要爭取行駛快車道。
<5>:高速公路多個路段路幅只有雙線,無法增設機車專用道。
<6>:機車駕駛人安全觀念薄弱。
<7>:地方政府以影響財源反對降稅。
<8>:重型機車售價高昂,買得起的人一定繳得起稅,因此課重稅應該。

詳全文

ETToday: 重型機車牌照稅調降有望?財部擬妥方案徵詢意見中

重型機車牌照稅調降有望?財部擬妥方案徵詢意見中
2003/08/29 11:05

記者曹逸雯/台北報導

重型機車每年高達2萬多元的牌照稅能否調降?財政部已研擬調降50%、以1995年修法以前基礎加徵30%與維持現狀等3個方案,並函請交通部、經濟部表示意見,但因牌照稅屬於地方稅,也需視地方政府的意見而定。

歷史

轉短文過來。

這個簡單,五十年代總統直選不是被主流民意認為是「禍國殃民動搖國本」的不可能?但如今呢?民眾需要再教育,速客達使用者也然,當然現有許多的重車騎士,也並不是對國外的狀況真正了解。這是特有的悲劇。

摩托車(whether scooters or motorcycles)和總統直選是一樣的狀況。大致上來說,先有議題,小眾媒體醞釀討論,主流媒體報導,激化辯論,整理文獻,組織行動,社會再教育,政策擬定,退回再審,再衝…等等等。發展的軌跡絕對不是線性的,而是類似螺旋狀攀升而上。

兩輪的歷史軌跡會這樣子走的。至少目前許多人開始知道,在許多國家,一定排氣量以上的摩托車,是可以上高速公路,路權和責任是等同於汽車的。再進一步來說,本來速客達的路權(責任)和汽車也相去無幾,切換道次早該比照汽車。是長年以來執政當局對於機動腳踏車的不負責任和苟且態度,才讓今日「重車」必須限於強化路權的訴求。這些訴求,只是突顯所有問題的一部份,但卻是關鍵的。逼交通部去正視面對,長久受益的會是所有的用路人,包含行人,包含你我所有會用到道路的家人。

交通部路政司司長李龍文的心態和觀念,不可取。他的錯誤是屬於 contextual errors,剛好是最難釐清的。大丙(Dabinn)在 zclub.com.tw 消遣李龍文說到:

台灣不適合開放汽機車上路,因為台灣用路人的道德太低了。建議市區全面改為人行步道,高架及高速公路僅供腳踏車行駛。如此一來,交通問題沒了,污染沒了,稅金問題也沒了。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

重型機車迷抗議要求開放高快速道路行駛,交通部:不可能

交通部路政司長李龍文的關鍵談話,整篇新聞轉貼過來。看來是要來擬一篇真正的各國相關政策比較研究報告了。從摩托文獻慢慢下手吧。 中廣新聞網:

重型機車騎士昨天群聚街頭,抗議每年繳交高額稅費,卻不能行駛高速及快速道路,對此,交通部路政司長(李龍文)今天表示:受到國內道路條件限制以及民眾守法習慣不足,政府『不考慮』開放大型、重型機車行駛高快速道路,至於稅金偏高問題,李龍文說:要財政部同意才能調降。(彭群弼報導)

政府去年七月一號,開放進口大型,重型機車,同時辦理牌照以及駕照的發放,原本被市場預期可能一片蓬勃,超過250CC以上的機車市場,一共卻只有一千兩百多輛,與業者預期一萬輛以上的規模,只能用『少得可憐』,前一天,四百多輛重型機車的車主,在民意代表出面下,齊聚台北街頭抗議!主要訴求就是現有法令不合理,車主要繳交高額稅金,卻只能享受與50CC相同的路權,相當不合理!對此,交通部路政司長李龍文表示:國內的道路條件有限,一旦開放大型重型機車走上高快速道路,不但影響汽車駕駛人,更會帶來更高的危險,例如:高快速公路的路面上都設有反光指示的凸起標誌,可能讓機車騎士摔車,現有快速公路與高速公路設有交流道連接,容易誤闖等等。因此,李龍文明確的表示:現階段不會考慮開放高快速道路,機車族無論排氣量有多大,只能享受機車的路權,畢竟『機車終究是機車』。至於重型車迷抱怨國外早就開放機車上高速公路,李龍文則是認為:國人守法觀念薄弱,兩者不能相提並論。有關重型機車稅費太高的問題,李龍文也指出:多交錢就可以享受較多的權利的說法,有短似是而非,畢竟開昂貴進口轎車的民眾,也沒有因此享有更多的道路使用權益。此外,汽機車的相關稅費,都屬於地方稅,一旦調降,恐怕涉及地方財政問題,相當敏感,得由財政部去傷腦筋。

BMF: 英國官方有意將所有車種植入追蹤晶片

Steven 的發信,他目前擔任英國 BMF 的研究員。原新聞來自太陽報。為什麼轉錄這一則會內的消息呢?這根本次的遊行其實有間接的關係。重車在台灣的路權問題,並不是一個 motorcycle 單獨的問題,而是整個 social problem。信件內提到:

Also photos on driving licences was essentially a ‘national’, not ‘motorcycle’, issue.

遊行訴求取簡明速捷之道,這是權宜,但是刻意撇開與速客達和一般兩輪用車之策略,應該很難獲得社會群體的同情和支持。然則,重車(摩托車)問題若能慢慢釐清,未來受益的是所有用路人。本次的遊行是一個開端,沒能聚集能量讓媒體了解這個關鍵點,是可惜之處。皮可以是如此,但是骨最好是整體的兩輪世界。否則下一次就要納入《Bikers: Culture, Politics and Power》去寫了。以下是 Steven 原文的轉載。

‘Hard’ Big Brother issues first arose in the UK during my time with the 2nd Directive on Driving licences in 1988: The Directive included a requirement that Member States stipulate that the driving licence include a photo. In the insidious way of the European Community, in order to undermine principled opposition to the licence as a ‘backdoor identity card’, the Directive gave Britain a ten-year derogation during which it could keep the old British driving licence without photo. But new driving licences now include a photo: I believe that the British Government even brought in the requirement early (My memory is that the ‘reason’ was to stop impersonation of candidates for the driving test), before the ten-year period of the derogation was up.

The BMF could only get MEPs to move so many amendments to the 2nd Directive on Driving licences (It was viewed as a ‘British’ novelty even for us to ask them to move more than one amendment!). Also photos on driving licences was essentially a ‘national’, not ‘motorcycle’, issue. Liberty of the subject issues hadn’t become the present flood, nor did they impinge so directly upon motorcycling. So the BMF confined its amendments to the purely motorcycle provisions of the Directive.

Many thanks for circulating the URL of the ‘Electronic Vehicle Identification’ article! I’ve passed it on to BMF colleagues. My quarterly BMF reports now summarise campaigns under heads that include specifically: H. Restriction, Surveillance, Police powers, Safety bans etc. In yet another proposal, in the name of ‘mitigating congestion’ or enhancing ‘road safety’, to ratchet up the legal powers or technical scope of the British Government to mount surveillance of the private activities of the citizen comes as no surprise.

遊行相關新聞彙整(留存備查‧2)

中國時報:重機車族發飆 爭路權花大錢玩重車 不乏名人「哈雷」百歲 朝聖車隊排長龍

聯合報系:400重型機車 上街爭路權英美德日 重型機車可上高速公路兩輪上快速路 汽車駕駛:那怎麼行?

自由時報:400輛重型機車 集結抗議

蕃薯藤彙整:400輛重機車 按喇叭30秒重車族爭路權未獲回應 不排除發起更大抗爭重機車一族 出現科技主管、長髮女郎大型重機車 要求上快速路馳騁 爭路權爭降稅四百輛重車掃街騎士們長鳴喇叭30秒發出不平之鳴未獲具體回應揚言升高抗爭稅金太高 四百台重型機車齊抗議、其他更多新聞…

日本高速公路開放兩人騎乘

來自 Barry 的訊息

事實上, 日本車友經過許多年的努力(38年), 終於是爭取到上高速公路的雙載權了. 這是這一期日本摩托車雜誌的報導. 不過我日文看得不是很懂, 沒辦法給各位作更詳盡的解釋,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買回來看看.

佩套如此完備的日本需要三十八年,那麼台灣本地,想必現所之求,仍需群策努力。我交叉查 yahoo.co.jp無奈日文不識我,沒法子盡一步查詢。或許 Nikkei 還是 Asahi 上也可以找到完整的報導?

遊行相關新聞彙整(留存備查‧1)

民視:四百台重型機車 抗議稅金過高
中廣新聞網:數百台重車遊行向政府爭取降稅與路權
中央社:重車族爭路權未獲回應 不排除發起更大抗爭 民視:四百台重型機車 抗議稅金過高

400輛重型機車車主28日早上在中正紀念堂前面集合,然後一路騎到立法院。這起重型機車遊行活動是為了抗議過高的稅金,也希望政府能適度開放路權。不過交通單位的反應卻是最快也要2年才能完成相關的配套措施。穿著黃背心的400輛名貴重型機車騎士在中正紀念堂前面集合,相當醒目。來自各地的車主為了伸張自己的權益,第一次和眾多車友騎著愛車陳情抗議。這些車主很多都是企業家、專業經理人,藝人鄧安寧也在車陣中。這些重型機車以兩兩並排的方式整齊的駛向立法院,引來不少民眾圍觀。雖然交通部迴避了重型機車稅金過高的問題,但是交通部也不清楚重型機車究竟該比同汽車或機車管理。無法獲得滿意答覆的車主說,如果這次的陳情不能獲得正面回應,3個月後還會有第二次的遊行,到時候民眾又可以看到一次免費的街頭重型機車秀了。

[中廣新聞網]:數百台重車遊行向政府爭取降稅與路權

今天上午立法院外圍集結了好幾百台的重型機車,不過這些並不是呼嘯而過的飆車族,而是整齊排隊遊行的重車騎士。他們來到立法院的目的,是為了重機車玩家爭取調降高額稅率、以及開放路權等各項權益。(孫立群報導)

上百台重型機車二十八號上午繞行立法院週邊道路,為自己的權益請命。鮮豔的色彩和龐大的車身,讓整個車隊相當醒目、壯觀。重車騎士指出,政府開放重車進口之後,玩家花下重金三五十萬才能實現夢想,但重車的牌照稅率、進口稅率、驗車費用卻高得驚人,上路又有重重限制,讓他們相當不平。

重車族指出,像是一台一千八CC的汽車,牌照稅一年只要七千塊錢,但一台六百零一CC的重車,牌照稅卻高達兩萬三千塊。因此他們呼籲交通部檢討相關法規,調降重車的各項稅率,並且分級開放行使快車道、高架道路、快速車道、以及高速公路,讓重車騎士也能有合理的路權。

中央社:重車族爭路權未獲回應 不排除發起更大抗爭

(中央社記者王鴻國台北二十八日電)為爭取開放路權及降稅,約四百輛重型機車車隊今天上午浩蕩駛往立法院前「展現實力」。但在隨後立法院召開的公聽會中,路政司等相關單位主管都未具體回應重車族的訴求,因此,陳情活動總領隊陳豐運表示,若政府三個月後未回應,將再次發起更大規模的抗爭行動。

今天在立法院召開「讓重車輕鬆GO公聽會」的台灣團結聯盟籍立委陳建銘表示,這群重車族的訴求很簡單,就是要求降稅及開放路權。

他說,重車領牌前須經約四個月的時間進行檢測,檢測收費達新台幣七萬七千九百元,每年應繳牌照稅最高可達二萬三千零四十元,若再加上燃料稅及強制責任險,每年稅賦負擔約達三萬元,但在稅賦遠高於自小客車的稅率下卻只能行駛慢車道,不符社會公平正義原則。

因此,陳情代表及重車業者紛紛在公聽會中表達分級開放路權的訴求,要求騎乘重型機車可行駛快車道、高架道路、快速道路及高速公路,比照自用小客車調降稅率。對於與會者的要求,交通部路政司專門委員卓遵餉表示,重車才剛開放,各項配套仍未完整規劃,但將把陳情意見「帶回」研究評估。

財政部賦稅署科長周宗銘更直接表示財政部有調降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三十等降稅方案,但因地方政府反對而作罷。

對於官方回答,不僅台聯籍立委陳建銘(台北市)、黃政哲(不分區)及民進黨籍立委王幸男(台南市)等人現場表示不滿,陳情活動總領隊陳豐運更強調,若政府不能在三個月內給他們具體回應,未來將在不惜違規下,再次發動更大規模的車隊抗爭活動。

重車大遊行全記載

遊行影像的 moblogging 部份已經全部上線,請參考 Moblogging Moto。若車友不願入鏡,請即來信告知,馬上刪除。謝謝。

後續追蹤,我個人不太信任主流媒體的解讀能力,所以自己試試看來做個長久的專題。如果這一次記載能夠多一點人手幫忙,會做的更好。非常感謝 HellDiver 翹班的協助。另外亦有兩個多小時的影片,待轉檔編輯後上傳。

後記:該來修一下 Gallery 了。

Moblog 大型重型機車遊行,牛刀小試,成功

遊行影像的 moblogging 部份已經全部上線,請參考 Moblogging Moto

後續深入報導,請逕往 motomosa.com

[媒體‧民視]重型機車齊聚 將抗議高額稅金

開始統整轉錄媒體的報導,鐵定有許多訛誤之處(笑),待回來後一併補述、評論或訂正。

(2003/8/27)

民眾可以於28日早上在台北中正紀念堂看到300輛以上1000c.c.的名貴重型機車,不過這些機車騎士不是要去飆車,而是要到立法院抗議一年3萬元的高額稅金,以及爭取路權。為了爭取路權以及抗議政府徵收一年3萬元的高金額稅金,重型機車車主28日將召集 300輛每輛超過100萬的重型機車在中正紀念堂門前集合。他們將騎上街頭,為自己爭取權益。

詳全文

Meeting Media-Diary.net

預計本週末和來自芬蘭的 Raphael 在台北凱悅(Taipei Hyatt)碰面,算是跨國的 mobloggers 第二度會面。:)

Raphael 的 media-diary.net 中有賞心悅目的 moblogging 企劃,目的是在二十四小時內開放給世界各地的 moblogger 們一個馬拉松式的出版機會。這個企劃後來進行的相當順利,呈現的結果也頗令人滿意。可惜我不像他是 interactive designer,執行面缺了臨門好幾腳。據他本人表示,此行來台灣是為了商務理由。

Raphael 找我小飲淺酌幾杯,可是我不喝的。;)

遊行的報導

使用照相手機部分,今早會立即放在 Typepad 的線上藝廊;至於使用數位相機和 DV 的部分,則是待結束後當天(或隔天)上線,提供自由下載。涉及車主隱私部分,也會先處理刪去。重車地平線車有於 0730 在西門町集合,我會 0630 就先到場搜尋可供使用的 hotspots,並且拍攝車友集結畫面。若有侵權,請即來信告知。

延伸閱讀:Bikers: Culture, Politics and Power

Taiwan Flash Mobs 快閃暴走族

聯合新聞網:台灣也出現快閃暴走族

近來在歐美國家流行的快閃暴走黨,今天下午首度在台灣現身,快閃成員下午2時許在台中廣三百貨前,演出脫線無厘頭的活動,集體面向廣三廣場,大喊三聲「火星來了」!然後迅速解散。

目前一堆風起雲湧的活動規劃,閃的相當快,相信不久各地都會蔓延起來。但與歐洲不同的是,這邊的參與成員多以年輕學生為主。

KarlMarx 的看法

flashmob、blog、相互連結、引用、網路集結,這真的只是出了一條未來運動的新路子嗎?老實說,我並不那麼樂觀。它的確很可能只是另一種僅僅是「好玩」的無厘頭行動。但是誰說無厘頭的行動不能有積極的面向?誰說一開始沒有方向性的惡搞不能對資本主義社會帶來令人意想不到的衝擊?要言之,我在意、我關心的主題,根本不是flashmob本身,而是我們怎麼詮釋、怎麼理解它,以及它可以跟各種型式的社會運動出現什麼樣的關連。

後記:蕃薯藤的報導

Blog at WordPress.com. | The Baskerville Theme.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