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政府開放資料營(四)

主談幾位完畢之後,我急忙移動到另外一個區域,準備我的分享場次。第一位談的是出口信貸貸款(Export Credit)以及透明度(Transparency),這名詞我似懂非懂也是完全外行。不過主講 Pranay Sinha 曾在 UNDP 負責建置 Web 系統,系統目的是揭露印度政府接受外援資金的走向狀態,所以經驗別外特殊。

Continue reading

佔領台北的省思(二)

上篇之後,本篇談 #occupytaipei 網路訊息與協作(到10月8日之前)。

  • 在反查核心成員的背景後,第一時間可以將成員的網路協作型態在心裡頭分為幾種。這心裡頭要先知道,以免透過網路協作的期許會在可見的未來會有相當大的落差。
  • 由於核心成員使用的是 Google Groups,但每次發電子郵件是否能準確即時送達收受者信箱,此乃取決於收受者本身的偏好設定,以及管理者是否對於群組設定有預先進行設定的動作。在非為管理者的身分之下,觀察一天後,即可判斷無人起頭,所以必須強勢將訊息的節奏透過密集發送電子郵件打入群組,但要拿捏如何不至於引起反感的分寸。
  • 核心成員之一僅把郵件群組當成是記錄的地方,每封信件只有一兩行不知從哪來的會議記錄。此種狀態顯示核心成員雖然年齡層為數位原生代(digital natives),但透過電子郵件進行網路協作(還不到郵件群組),顯然經驗不足。信件雖然可以用來記錄,但郵件群組的特色是可即時將重要訊息通知到群組成員,此等單純記錄之事,應在統一之處處理好後(如 wiki, etherpad.. etc),再行於信件內嵌連結寄出即可,這算是合格數位工作者的常識。但在此刻當然無權要求臨陣磨刀再上,只是你會依稀可斷運動可以在網路上以什麼樣的路徑走到什麼程度。
  • 加入時群組已運作兩日,人數約為十來人出頭。可肯定透過網路策動運動,雖然離活動日僅有十天,但還在初期而已。
  • 網路的注意力是稀缺的,勢起之時若沒打造好接引注意力的結構,只會浪費無謂的眼球。
  • 需要的「網路」才能是如何在紛亂訊息流以及完全無明顯指導科層結構的狀態下,還能把產生訊息、分類訊息、以合宜(appropriate)且低摩擦(low-friction)方式的送達指定的成員群,並引起希望發生的行動。因為你只有十天,十天要上到實境街頭,這樣的才能是網路運動成敗與否,以及能否突破萬人按讚一人響應的重要關鍵之一。
  • 若要達成前述,有網路(服務或技術)的、有溝通手法的、或是誘因提供的作法可達成。簡言之網路就是慎選平台服務,挑選協作門檻低、穩定、搜尋引擎優化度高的服務。溝通手法就是直接對核心成員「曉以大義」、帶著跑、或是運用訊息強度壓迫而造成不可逆的敏捷事實。誘因就是電子媒體採訪的機會,部分成員需要電子媒體,透過網站來取得電子媒體接觸的至高點,再傳遞給內部需要的單位,這是一種實質誘因提供的手法。
  • 進行以上思考前,務必確立自身的動機純正,至少要具體將自己的動機透明化,以取得即時的信任。

初冬之華沙大公國(二)

DSC05861

給內行人看的東歐(加入歐盟者)的摩托車租賃談。這是第一部分:

  • 東歐諸國法規在租賃條件部分相對寬鬆,保險制度以及預扣車險保險費用作法不盛行。
  • 道路鋪裝狀況普遍不佳,華沙市區沒有外環道路的觀念。若是南來北往不想通過擁擠市區,需繞行一大圈。
  • 若走行之幹線為運輸幹道,外側路面通常已被大型貨櫃車壓壞成W字型,晚上行駛盡量不要走外道
  • 汽車駕駛攻擊性極強,這點若有台灣經驗則不必擔憂。但東歐汽車車款也以手排為主,我等騎士紅綠燈加速可快速駛離。
  • lane splitting 沒有問題,不會觸法。但汽車駕駛仍不習慣,小心塞車時汽車左右搖晃壓擠通過空間。
  • 道路工事隨處可見,標示不清,需注意。
  • 大多數市區停車不必付費。
  • 低階車輛整備度 ok,就只是 ok 不需有太多期待。車錶車燈要檢查,通常至少會有一樣會失靈。
  • 紅綠燈是參考的(對行人而言),綠轉黃燈不少駕駛人會衝車。
  • 跟歐洲不少國家一樣,紅燈轉綠前會亮半秒黃燈以告知駕駛人需排入一檔。
  • 給現金好做事。
  • 若長租超過一週,車第一天不要騎遠,傍晚拉回去檢查。

初冬之華沙大公國(一)

這次來波蘭主要是參加一場國際的會議。不過我有個癖好,只要有機會出國,必定好好觀察當地摩托車的文化。而下手了解文化的最快方法之一就是在當地騎車,閱讀當地雜誌,跑一些當地車友會去的景點。與其在旁觀察,倒不如成員一份子。

#ogdcamp in Warsaw

於是自去年開會順道走了斯洛文尼亞和義大利東北地區之後,今年再來到了波蘭的首都華沙。由於我有一場演講,所以沒辦法很紮實安排裝備和行程。而且由於初冬頗冷,華沙目前清晨已經是零下的溫度。什麼裝備都沒有帶。但好在體能夏天時在台灣有紮實的鍛鍊,體態算是近幾年最好的狀態了。仗著不怎麼怕冷的體質,聯絡一番後就順利拿到了車。不過更巧的是,租車的地點就在會議旁邊不到50公尺之處。若是放棄這大好機會,顯然就相當的說不過去。

會議第二天,我找了空檔和車店溝通。除了租車的細節之外,聊了不少波蘭當地的狀況。他們生意不怎麼好做就是。在全國將近四千萬的人口當中,騎車的人很少。這有點出乎我意料,竟是平原遍佈的國家,雖然道路的舖設狀況實在是東歐的水準(容後解釋),但幾乎不見首都華沙路上有摩托車。我猜想可能是冬天太冷所致,而且波蘭也不像捷克有著令人光榮的 Skoda 歷史,二戰後該被摧毀的都被摧毀了。華沙所有建物九成毀於大戰,是個非常苦難悲情的國度。想到這我們就聊開了,租車騎車這回事,反而變成附屬目的。

Bialistok or Warszawa?

註:待補(因為目前在莫斯科機場轉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