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碰到網路,擁有高度位階的組織或人,即使其本身對於「網路」有中度的接受,但在執行的部分,卻常常暴露出彌留的低度知能。而這低度的執行知能,則是來自於高度位階的壓懾投射。在如此情境組合下所誕生的網路服務,在台灣豈止是「氾濫」兩字而已。最新的例子:

* 我的E政府 – 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