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男女的生活經驗,不管怎麼解釋,總是難以讓家鄉的長輩們了解。以前每每農曆春節返鄉時,我最為困擾的就是如何和全家人暢快的分享生活經驗。

這不好處理,因為家族成員的年齡分佈,從三歲橫跨到九十歲。除了電視螢幕外,沒有其他全家人共享的介面。不過現在單單只有電視顯然已經不夠了,否則就不會發生中老年人共享一個螢幕(電視),而年輕人都在用自己螢幕(手機、筆電)的奇特狀況。或是即使買了支時髦手機給長輩,長輩也難以自己重現媒體的社會性(拍小孩後一起預覽比較有感覺)。介面期待的落差、使用者成長背景以及現場掌握等環節,都是影響無接縫使用情境的條件。

這是個非常有趣的課題。

大多數熱門消費性產品設計者的生長背景,都早已脫離過去大家族的年代。當然這在各區域會有所不同,但以整個人口統計的數字來看,低戶籍登記戶量(人/戶)的狀況顯然是無法避免的。年輕的產品設計者或許難以體會跨世代分享的渴望,在強調自我的消費趨動下,手機、筆記型電腦、平板電腦以及其他的數位影音產品等,持續往「我」的設計方向發展。因此春節一到,電視就成了尷尬的螢幕或是突顯世代差異的爆點。

可是電視如此強大,完全依賴電視而成長的世代,全球或許已經達到人口數量上的飽和。但電視的主動、簡單和直接,在東南亞至少也還會有二十年的好光景。在低價消費性電子產品橫掃的市場,如中國、中南美、非洲、中東和南亞等地區,電視的威力,一時三刻仍屬強勢。

消費性電子產品,可以沒多久就釋出一個版本,但家庭成員間的感情,那個在螢幕前得以維繫的關係,可不能說要更新就更新這麼簡單

早期只有一顆螢幕,想發生什麼關係,頂多就是再買幾顆螢幕串成電視牆,再下去顯然就不是一般家庭所能負荷。到了 PC 的年代,複雜且不俐落的介面(傳輸、視覺、人機),除了男主人之外,我想應該沒有多少家庭成員會願意使用。但是當智慧型手機出貨量首度超過 PC ,而手機和機上盒都可以跑 Android 或是 iOS 作業系統,再加上兩顆螢幕的背後都具有連網能力時,這事情就變得有趣複雜,也簡單了起來。此時各家搭載 Android 的廠商或是 iOS 系統的蘋果,就有切入和重新劃分產品區隔的絕佳縫隙。日用品化(commodity)的 LED TV,不管販售的訴求對象是「個人」還是家庭,顯然是另外一股把 “many” 往 “one” 拉回的趨力。手持型載具和家裏最大的那一顆螢幕是什麼關係,台灣電子業要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或是電子媒體本身要如何看待與自處,不禁令人遐想非非。

目前 Web 很明顯的是社交(social)當道,而電視本來就是大多數家庭(family)第一個面對的螢幕

回到分享,春節返鄉,我的配置演進:

  • ~ 2000:沖洗照片
  • 2000 ~ 2002:同上,加上 HP Omnibook 6100、撥接網路
  • 2003 ~ 2004:同上,筆電換成 Fujitsu T70H、Nokia 3650(照片觀看)
  • 2005 ~ 2006:同上,加上 iRiver H320(podcast 收聽)
  • 2007:同上,加上數位相框
  • 2008:同上,加上電視、Nintendo Wii、Opera Browser、D-Link DIR-451、Huawei E620
  • 2009:同上,加上 HP Mini 2140
  • 2010:同上
  • 2011:電視、Apple TV、Samsung Galaxy S i9000、iPad、iPhone 3GS、Macbook Pro、Zoom H4n

電視重新回到全家人的懷抱,是在2008年的 Nintendo Wii 之後。Wii 上面有 Opera 瀏覽器,看 YouTube 或是 Flickr 綽綽有餘。部份的日本網路服務也會對 Opera Browser (for Wii) 推送客製化的網頁,再加上體感十足的操控方式,可線上購買幼教相關遊戲,以及和家人玩不同遊戲等誘因,因此一度成為首選,三歲到九十歲都可以感受到這個機器所創造出的分享體驗。

家庭成員,這不包含三不五時的近親訪客,以及其他不可計數的流動朋友。:

  • 學齡前:2
  • 國小:2
  • 國高中:3
  • 大學:2
  • 青壯年:10+
  • 老年:2
  • 外籍:1

分享主體:

  • 旅遊照片
  • 旅遊影音
  • 小朋友生活照片
  • Google Maps(埔里周圍)

不過我在今年沒有走 Wii 的這條路線,改採 Apple TV。前者的數位媒體生態圈太窄,幾乎是鎖在日本。娛樂部份, Wii 足可勝任,但分享尺度,還說不太上。Apple TV 若配置得當,遠比前者勝出。尤其在分享照片、聲音和家庭影片的部份。在不怎麼認真的嘗試十年之後,終於有幾個隨手可得的產品,不需要怎麼設定就能無誤的派上用場(姑且忽略所有的數位後勤)。今年春節,我們幾乎都是在 Apple TV 的協助下,多了更多跨世代的話題。

手機與電視的聚合,many to one,我想是相當可以有所作為的。事實上,在亞洲(中東除外)的發展可能遠比北美更為難以預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