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這三、四年來,幾乎亞太地區負責國家級 data portal 的負責團隊,全部都見了一輪,今天也趁機把菲律賓和馬來西亞兩國都也補齊(東帝汶、緬甸就快了),結果發現每年在不同場合,大家交流的問題都年年重複。

在這碎裂的亞太區域,即便是要互相了解在做什麼,學到了什麼,什麼做了可以動,什麼做了只是樣子壯膽但仍然激不起需求,或什麼是本地需求、什麼是區域共同的問題,不要說捫心自問,連個交流的機會都沒有。

日本前一陣子也遇到相當大的問題,尤其是在預算的部份。資料網站是要花錢的,怎麼編列預算,對這種在運算資源支出無法預估的計畫,實在是巨大的挑戰。一個月前 data.go.jp 因為沒錢之下緊急關站後,由 OKFN Japan, Code for Japan 以及一些民間人士,成立了 datago.jp,藉以取代原本在線的資料網站。本例說明了當你的社會氛圍、地方意識、技術能耐以及主其事者都有還不錯的認知時,事情還是會出錯,而且是很困窘的出錯。就算明明知道某一天就要沒錢關站,事情還是阻擋不了。

更別說南韓的包裝(比較像是跨國企業在賣電子化政府的想像)、菲律賓的新嘗試(世銀大力協助)、馬來西亞的隱匿(其實是有資料開放網站的,你找不到),以及台灣的不見聲量(在主要的傳統國合平台無存在感)等。面貌林林總總,但這些國家的整體資料價值鏈(或生態圈),涉其事者在想這事的時候,不自覺挪用了幾個對於資料開放的外來 (foreign) 想像,但這些綺麗不切實際的想像,若能在一開始就能夠藉由彼此的經驗交流,或許就能避開發展的死胡同。

很可惜台灣相對蓬勃的發展,大多僅限於軟體開發的交流層次。社會意義早已突破,這也是一兩年前就可預見的,但在各種國際合作的框架下,仍然是大大缺席的。我今天又跟世行的朋友聊到這事,看他面有難色,就知道整個亞太地區在這件事的發展,若缺了台灣的光景,那麼所有人缺的那一塊,走起來也會跛腳而不像樣。

套句印度朋友的話:「玩 transparency 的一直問對問題,所以在各國都被套殺,玩 open data 的猛提供解決方案,卻一直問錯問題。」

#OGPBali #opendata #opengo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