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的梁幼莓提到在台灣會提供 Facebook Live 轉播,正式和選舉掛在一起。這件事其實沒有很意外,因為歐巴馬當年競選時其實已經發生,後來也多次在白宮運用 Facebook Live 舉辦過不少活動。

一般來說,這些跨國的網路公司,在負責「選舉」業務的,多半和政治、公關,或是更常見的公共政策部門(如果足夠撐起一個部門,也是一人要顧好幾個國家)有關。但這些公司多數內部處理這一塊的人,普遍缺乏地緣政治的敏感度,原因是他們所成長的環境,要不是政治參與的權力被閹割,不然就是在職涯的發展過程,也不被允許在亞太地區直接面對這一塊。如果你待的是所謂的外商,那內部有政策,規範員工要怎麼處理地緣和敏感的政治議題,有內規常規都不意外。

所以,要跨出那一步,抓那個界線,事實上也是不簡單的。沒有本地業者的攪和,不熟的外商是不敢貿然自己動的。當然,台灣是這些所謂選舉科技的試煉場,所以在香港不能搞的,台灣有機會。日本沒搞這麼好的,台灣也有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