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興兩任台北市長候選人蘇貞昌、柯文哲君等,對於「開放」的嘗試和著述,隨著時間而有所成熟進展。但我看了柯文哲的白皮書之後,還是再提出比較適合台灣現況的幾言:

  1. 首要之務是強化地方政府資訊和業務單位的法規素養,提供內外部法扶資源,輔助其法規徵詢業務。不要小看法規 (code) 的威力,這可是比程式碼 (code) 還強大,還更能影響一個人的。
  2. 資料擁有者通常是業務單位,不是資訊單位。用資訊單位本位來思考的路徑,在台灣這三年半來(從2011年9月的台北市政府起算)的事實證明,不只事半功倍,除了插旗之外,多半是徒勞無功。
  3. 資料的開放要先從如何解決地方政府內部問題開始探討,這些都是每天會發生的例行問題,不只避無可避,任何聰明的人遇到這些問題,也只能綁手綁腳,按表操課。政府資料開放的最大價值在於重新檢視政府治理 (governance) 的現況,只要能更為快速有效的了解現況,那麼累積的資料,透過不等的步驟開放之後,自然完全不用擔心開放資料此事是否有價值。
  4. 資料的開放不是一次性的,是延續性的。有些特性更類似貨幣的發行,而不是把「我有什麼給你看」,或是「讓你更好用」這樣。例如(一)什麼是「政府」資訊(二)其法定地位(三)其之為交易媒介(四)自由流通的特性(五)拿貨幣來為惡為善都不是貨幣的錯(六)什麼的公開資訊才能稱之為「開放資料」等。
  5. 公共政策需考量符合「公共」、「公眾」等最大利益,例如:如何提供無差別之資料開放近用管道,避免因密集知識經濟造成二次數位落差,成就新的數位壟斷。勿單純將一方遊說之言聚呼為是公共政策。而剛透過網路摸索公共政策的人,也要有自己立場的自覺。
  6. 花點時間回來好好談「策略」和發展的「機制」,而不是應用。策略準了,發展才有效,機制建立了,第一步才算踏出。好的機制能讓解決方案更容易浮現檯面,好的利益相關者溝通模式機制,能讓資料的開放不只是寫程式,或是只落在廣義的技術層面上應該怎麼做。好的策略和更為包容 (inclusive) 的機制,能讓不同的「步驟」在地方政府顯得更有意義,更有執行的天然助力。
  7. 多關注各國地方政府的資料開放作為,這年頭管道不勝枚舉,信手都是。許多本地相關討論、作為甚至是付梓的白皮書,嚴重缺乏地域和城市視感。號稱發展到亞洲最蓬勃的生態,資料開放不會只有中央視角。中央認識的各國中央政府當然是多到不知有多少,但地方政府和其他不同國家的地方政府,很需要協助。但積極的地方政府(如五都)在這個年代,除了 credit 之外,可能會越來越不需要中央政府。中央對國際各個城市的發展理解,事實上是很零碎薄弱的。
  8. 避免在任何文書和溝通用「加值」一語,用了這個詞表示你在想這事,不是偷懶,就是沒有實務經驗。語詞的貧乏代表了思想和實務經驗的貧乏。

快述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