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載 [a] 施振榮對於亞投行和台灣未能加入成為創始國會員之一的看法,在明眼人看來實在是錯的離譜:

他重申,「台灣的定位是大家的朋友,韓國是大家的敵人,大陸是大家的機會,日本是大家的教訓」。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是韓籍人士,就連世界銀行的行長也是韓裔的金墉。兩位在各自崗位也不是一兩年的事,幾乎各種場合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在國際上早就為南韓帶來不知多少實質的朋友。南韓(不是韓國)怎麼會是大家的敵人?

年輕一點的有韓裔的 Todd Park,是美國開國以來第二任的聯邦 CTO。

以施振榮的高度來說,或是明白一點說好了,如何從失敗的 ADOC [b] 學到一點教訓,如果要讓台灣在亞投行這件事對人類貢獻更多,或許要好好想想:

  • 倡議成立亞投行的 oversight 機制
  • 提倡開放治理與開放資料
  • 善用本地相對自由的言論環境,成就亞投行 oversight mechanism 的建立
  • 讓 IoT 成為基建的一環(好吧這點有爭議)

所謂的 oversight mechanism 可以是:

  • 學者是否真有維運國際化組織和佈署 oversight mechanism 能耐的試金石
  • 政府是否真有意願扮演國際化 oversight 機制重要環節的試金石
  • 讓台灣各種開放治理 (open governance) 和開放資料 (open data) 有個長期的國際試金石

世行在2009年開始提倡開放資料為的就是自身改革,而這股風潮也在2013年陸續吹到了台灣也是會員的亞洲開發銀行 (ADB)。如果施振榮覺得台灣的定位是大家的朋友,那在高齡早該交棒之際,除了號召 EXA Summit [c] 和 Wangdao Alliance [d] 之外,應該不要錯過歷史給您的好機會。

脫離狹隘的產業,交手給能人吧。把哲學貢獻在更有意義的價值。

[a] http://money.udn.com/storypage.php?sub_id=5641&art_id=834385
[b] http://www.apecdoc.org/site/
[c] http://www.exa-summit.com
[d] https://www.linkedin.com/company/wangdao-alliance